第二册 11 溜冰鞋与拐杖——生命故乡的呼唤

0|0评论|20人气|2021-11-06 14:55:23

当溜冰鞋遇到拐杖,这是个什么样的状况?溜冰鞋代表青少年,拐杖象征的是老年人,这个问题反映在人生上,我们称作上台学与下台的艺术。青年人正在成长、茁壮,老年人则已成就,步入稳定和成形的阶段,他们的人生经历完全不同。


我们的社会也存在着这几种状态:一是正朝着成长目标前进,摩拳擦掌准备上台表演;其次,刚成家立业的人则是舞台上正入戏的人,是为茁壮期,成败属另一回事,但总是该他认真投入表演。青少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还没有上台。


你可以看到很多人临上台前意气风发,一上台却如泄了气的球。为何上台前后如此判若两人,这个权且不管,每个人的人生过程本来就不一样,有人台上表现极佳,有担当又优秀,很不可思议,下台时却一跤摔落了。为什么?他不懂得下台的艺术。所以上台学也好、下台学也好,如何上台下台,均属生命教育中极重要的课程。


在台湾,学校、社会教的大概都属上台学,教你如何上场表现,但还没开演就已经摔跤的也大有人在。大家都在教怎么成功,却未留意,并非每个人都能成功。一个人的成功其实包含了多少人的失败。提醒诸位,不管胜败如何,都需要生活下去。成功者要如何活下去,是一门学问,然而失败者更须活下去,这门学问又更重要了。


成功者能否活得很好,事实上未必!这类人往往适得其反,活得很痛苦,因为他不懂上了台以后该怎么办,所以活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上。尽管事业有成,他却还想再追求更多,为追求不到而惶惶无主,为可能失去而忐忑不安,当你抱持这种念头,那就无异于挣扎在生存边缘。


譬如一个人当上了乡长,理应就此结束,等任期一满便退下来,这种成功的生活将会芬芳完美。倘若当完乡长又想当选市长,势必沦入另一番阵仗,那就在成败和生死存亡之间挣扎。若是当完市长懂得急流勇退,那也没事,算是略谙下台的艺术。可是如果放不下,还想进一步当省长,省长届满,又想选总统,那就轮回不断,永无出期了。选得上还好,如果选不上怎么办?当你一直要往上爬的时候,就一直是在为生存挣扎。


请问各位,我们为何要在生存阶段里挣扎那么久呢?为何不早点退下来生活呢?生命总是需要生活的。因此在生命教育里,我们提醒诸位,在追求所谓的成功时,仅仅一次就好。换句话说,为那种生死存亡奋斗仅仅一次就够了,过了以后就荣退下台,下台以后如何生活才是重点。如何在舞台上获致成功,固然很重要,但是上台后,更要清楚怎么下台。成功不难,但成功以后要圆满抽身,可真是不容易。


我们是个平凡人,不是皇帝,这一辈子就算能活一百年好了,如何活得幸福、快乐、自在,能够从小到大与人相处自在,处事灵活,如此而已。然而当你锁定某个目标,而一直活在生存的边缘里的话,那就注定一辈子痛苦了,你会发现自己很少有机会待在家里。


一个人活得好不好,是以待在家里的时间长短来判断。当然有病走不出去,是另一回事。一个在生活中、职场上奋斗、活蹦乱跳的人,是以其在家与家人和乐相处的时间长短,来判断其生命的可贵性。假如他没时间和家人相处,甚至互动不良,那他的生命事实上有瑕疵。


可见,人人皆须懂得如何迎向未来,那么上台便是一门学问。在社会上过了一段表面风光的日子之后,名也好、利也好,见好即收,该下来就下来,及早为下台后的生活安排。我们不是谈如何跟别人对立的情况,而是给予自己生活的一种定位。


青少年很活泼,生命能量充沛,一直想尝试新鲜事,唯有如此,他才会成长。但各位必须留意,新鲜事是从乐观面来看,任何事尝鲜之际都带有一种风险。换言之,尝试新鲜事即可能是在冒险、探险。如果只限于生活琐事,譬如学写毛笔字,尝试新字体,那倒无大碍。但如果是飚车的话,则绝对是失败率极高的冒险,万不可尝试。


尝试新鲜事具有风险,是否就意味着都不要尝试呢?当然不是。年轻人如果对新鲜事缺乏好奇,大概也不太有学习和上进的动机了,他将因此在成长过程中失去训练机会,导致将来难以做任何决定,如此,未来所要面对的风险更大。


尝试新鲜事既然不可免,那应该去经验什么样的新鲜事,这当中的拣择就显得很重要。其实任何新鲜事都可以去经验,问题在于如何处理风险。


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我们眼光能及,在来得及救援的前提下,所有风险都让他尝试,但必须事先让他知道风险何在。有些风险,甚至不需要你教,他遇到一次就够了。危险的内容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危险”这回事就够了。


孩子刚学爬的时候,你若是点蚊香,他在黑暗中醒来,看到红红的蚊香头,会好奇地爬过去想抓它。你第一时间内把他抓回来,告诉他危险,第二次他还是爬过去,你再警告他,结果第三次他还是爬过去,那就让他抓吧!当他烫着以后,一定痛哭流涕,这时你的警告就发生作用了。他眼睛会瞪着它,知道那就是“危险”;一次就够了,这辈子他永远有避险的观念。当他开始走上马路以后,你告诉他“危险”,虽然他不清楚什么情况,但曾经被烫伤的那个“危险”经验却能让他警觉。


风险的概念一旦成为生命的一项因素,这时不管你让他尝试什么,只要他懂得以避险为第一考虑,那就够了。将来长大飚车,他也会衡量危险的问题,如果你从小把他保护得面面俱到,不让他经历任何风险之痛的话,那他永远不知风险的代价,等长大飚车,毫无防护措施与尊重生命的观念,一次就一命呜呼了,还能怎么办?


所以孩子愈小经验到风险,成本愈小,不过是烫伤一次,用面速利达母擦擦就好。不然到了三、四十岁才初次冒险,风险更大了。就教育而言,孩子要经验任何新鲜好奇的事都让他去,而他是否真正是在冒险呢?你必须透过这个,将风险的因素移植到他生命里。这是父母带领子女成长,必须做的工作,若是不做,一辈子都会担心他的安危。他不晓得如何规避风险,很容易掉入危险的深渊。


这是年轻人、少年人成长、活泼的一种状态。至于青壮年茁壮的此刻,则是一种成就,不管是头角峥嵘,或稳定的生活形态,都是成就。剩下来的,就是壮年之后想到退休的生活而及早安排,那便是趋于稳定的形态了,这时生命价值观已然产生。没有生命价值观的人,不会懂得安排下台后的生活状态,我们既然已经预想到了,事实上就显示我们的生命价值观已然建立。


退休后想做什么?到庙里当义工服务大众,将生命历练出来的菁华与经验,无条件和大众分享。这是一种定位。退休以后,写毛笔字,学学书法,把历史佳文好好透过我的笔重新书写一番,值不值钱一回事,写下来就是精神爽嘛!这也是一种生命定位。有人几十年来都在城里讨生活,过腻了朝九晚五,退休后,老夫老妻搬到宁静的山边海角,晨起捡捡木头浇浇花,拈花惹草,两老就此隐遁山林,怡然过余生,这也很好啊!总需要有个定位,替自己安排一下。三不五时子女来访,自己也可随时随地探访子女,这样的老年生活不也挺美的。


不管怎么安排都好,这时你老年的生命价值观已经成就了。可不要被人舌灿莲花一讲,就将毕生积蓄给吸金公司或金光党吸掉了,后悔莫及。会有这种状况发生,乃是因为对人生毫无定位,生命价值观无由建立。你从未经历风险,无从判定和做决策,所以很容易上当,关键在这里。


我们了解青少年与老年人的人生状况,是两种极端情况。事实上,我们发生一种情况,不是我本身在青少年或老年时的情况,而是我现在面对这两种人的状态,该怎么办?


青少年进入了叛逆期,换句话说,他要肯定自己,青少年不愿照父母的意思来行事,我们往往会觉得:“哎呀!那有什么,不值得这样做啦!”你认为不值得,可是他没经验过,对他而言是新鲜的。少年人需要肯定自我,这时他必须亲自去体验。


很多年轻人喜欢换手机,但手机真的有那么贵吗?手机公司也不知怎么搞的,居然一支手机才一块钱。年轻人家里电话也不打,都用手机在讲电话,然后算计着办什么方案最省钱。这是当前世界的价值观,为了因应数字化的生活方式而在做调适。在我们来看,常常换手机有什么意思啊?他偏偏就爱经历这些,因为未来的世界必须他自己去适应的嘛!我们却想:“这些公司怎么搞的?搞那么多名堂吸引年轻人一直换,他不要钱吗?”这是我们无法适应他们的地方。


我们该以何种心境、心态,来看待年轻人所面对的社会?他的社会价值观是怎样?那是我们得自我调整的,我们不能轻易将“叛逆”二字挂到他身上,这样不公平。孩子为了因应未来的变化,他需要自我作主、判断,这是他自我肯定的方式,不能叫作“叛逆”。


少年人的叛逆,其实是用大人的立场为年轻人定下的罪名;从孩子本身的立场来看,他绝不认为自己叛逆。我们不妨以较为超脱的立场来看待之。年轻人能自我肯定,为自己人生做判断,在这种案例上尚属小事,但他若未经此训练,将来肯定很难适应社会的变化,抓住世界的脉动。所以我们应该让年轻人有独立决定的空间,以适应其未来的价值观,否则他是不幸和悲哀的。所以父母们面对如此能够自我肯定的年轻人,应感到庆幸,而不要以叛逆来数落他。


你看,这时父母亲跟青少年同步成长何其重要。遗憾的是,社会发展的步调太快,父母为了讨生活,竞争、适应,已然焦头烂额,未疏于关爱已是万幸,何况是同步成长。所以做父母的应该放慢脚步,少赚一点,多一点时间待在家里陪着青少年,了解其内心世界,帮助他走正确的路,让他早点独立,承担责任。


如今青少年既要自我肯定独立,又不愿意承担家务,这其实完全是父母亲的责任。孩子何辜啊?他在成长过程中,父母没有善尽教养之责,怎么反而把责任与罪名莫名其妙地挂到孩子身上?


我们期望家有青少年儿女的父母,要开始减少工作时数,多一点时间陪孩子谈谈他的内心世界。如此,父母亲才能与子女同步成长,这样的家庭才会融为一体,不致于因为独立、叛逆而分崩离析。这是相当重要的一个人生价值观。


其次,我们面对老人的问题。现今这个时代,由于公共环境卫生、医药医疗等制度的进步,平均寿命延长了,加上退休年龄提前了,五十岁就退休,活到七老八十还很健康,这时,处在三、四十岁的人发生了两难的状况,一是底下的子女正经历所谓的叛逆期,另一个则是年迈的双亲有他们老人家的坚持。这时你怎么办?


刚才提过,老年人已经进入一种稳定期,他已经不太能变通了,他就是那个样子。老先生早餐一定要吃稀饭配酱瓜,有的则非得吃烧饼油条不可,若换成了土司牛奶,一喝牛奶就拉肚子,他难以适应。他不是不想变,而是没办法适应。而你跟他说一吃稀饭就拉肚子,他反而说你年轻人挑剔。这一来,下面子女在反抗,上面老人家在僵化,你这中青代,真是成了夹心饼干。


我们强调,要跟青少年同步成长,让他在成长过程中有多一点的自我决定和独立空间,这大概还没问题,总是自己的子女嘛!所以你会取顺。可是老人家呢?大致上来讲好像还好,他每天早安晨跑,或上纱帽山洗温泉、到澄清湖畔做运动……他样样自己打发,然而回到家里,问题就开始了。


老年人有其一套价值观,衣服怎么洗,哪个地方打几折……他开始念了:“年轻人,手机又换新了……”他看到年轻人的奢侈,两眼便冒火:“我节省了老半天,你这小鬼一下子就花掉了!”老的跟小的吵起来时,你这中间人怎么活下去?


老年人的价值观还可以随顺、不在意,然而他老了,容易生病,病了就是问题。尤其我们这一代所遇到的,多半是长期的公务员,在他们的年代里,他们也有众多理想,但受制于环境,为了生存,唯有压抑。老迈的军人更是如此,军人讲求绝对服从,所以有满腔的压抑,尤其不大不小的军人,到了某个程度退下来,他的压抑便开始展现。


各位要知道,不但有少年叛逆、中年叛逆,也有老年才叛逆的。老人叛逆就很麻烦了,他若在社会上叛逆,所引起的指责和挞伐,身为子女者更难去适应。他如果是在家里叛逆,家人也不管了,常常发现他衣服不穿,到处大小便……如果碰上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处理?把他送到老人院?在古代,人老了没用,就把老人背到山上一丢,不管他死活,那个国家称之为弃老国,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如今的老人院,则成了新时代的弃老国。你可能会想说,花个几万块由老人院来帮你处理,但要了解,老人存在的价值,不能当废弃物丢掉,这种发落本身是没有人性的。


前面提到,老年人是我们生命的归宿,最后这段生命旅程,并非人人都走得很顺。有的得了老年痴呆症,有的临老叛逆,有的一身是病……他们年轻时为了适应社会的生存,压抑、扭曲,如今才会变成这种状况,我们何忍当废弃物,丢到弃老国就算了?


想想看,当你还是小婴儿在嗷嗷待哺时,他老人家怎么为你把屎把尿,茹苦含辛地牺牲自己,把你拉拔到大,他何尝不想老来享受清福?可是他不知道,由于他的长期压抑或一再挫败,想要的得不到,或为子女牺牲享受。他一再地压抑、扭曲,无非都为子女,因为子女是他人生价值的肯定。如今他老了、病了,变态也好、叛逆也好,或者痴呆了,为人子女者,你怎么忍心把他抛弃呢?很不幸地,这个时代为了竞争和生存,你往往没有多余的时间能够照顾他。


说实在的,这种理论也难以成立。你有时间享受、交际应酬,却没时间陪着一生风尘仆仆、老来多病的父母。各位想想,自己的父母都不愿意好好伺候,你花几万块丢到弃老国,那些人岂能好好伺候你的父母?广告,当然都强调人性化管理,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照顾。然而如果我们从小到大,父母亲也把我们丢在幼儿园、安亲班、才艺班,却没时间照顾我们,只是接送往返,然后又去忙他的事,那你心里头会存在多少恨啊?


父母亲为了我们变成这个样子,我们却把他丢在弃老国,想想看,如果我们生命的归宿最后也沦丧至此,你作何感想?再想想看,这一生的奋斗,结果值得吗?万一你儿子说:「你对你老子是这样,那我对我老子也一样。」那你岂不是要去跳楼?


各位想想,我们奋斗的目的在哪里?一生中,为何而奋斗,为何而生存?我们是否该负起生命中的这份责任?对于老人家的不幸状态,该不该好好尽到应尽的责任?


我倒不是想宣说大道理或鼓吹教条,数落为人子女者应该如何孝顺等等,而是站在生命教育的立场来看生命的存在。我们总会面临那一天,生命最后的归宿,是这个样子吗?这并非我们父母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甚至是自己将来必得面对的问题,我们应该处理好,不要随便一个原则就丢出去了。


以社会标准来看,帮父母选择声誉卓著、质量奇佳的老人院,让他们赡养,每天像接安亲班的小孩那样去探望他们,这固然可行,但显得生命太没价值了。我们应该留意,老人生命最后的归宿,必须要有人性的尊严。这份荣耀不归属于他,而是我们自己的,是我们奋斗之后给自己的一份肯定。你若事业飞黄腾达,住的是豪华广厦,父母亲却身在老人院,这样没有一点生命的尊严与人生的价值。


这里必须再次叮咛,子女的存在是你“人生价值”的肯定,而老人的存在则是我们肯定自我的“生命价值”。这个观念,你得仔细去品尝。父母亲的存在,你怎么肯定?送到老人院、弃老国?你的生命价值是这样吗?或者你宁可放下一切事业,陪他老人家走最后一段旅程?扪心自问,你愿意吗?


社会教育下,我们为了竞争、生存、面子、自尊、成功,争了一堆,最后到底得到什么?任何奋斗都是以生命为根本标的。生命存在的标的就是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生命,所以凡是违背人性和生命的任何活动,都是无意义的。假如不能肯定这标的之存在,给予应有的价值观,那你在这世间奋斗所为何来?那真是搞错方向了。奋斗的目的是要荣耀我们的生命,而非为了应付社会的虚幻人生。


你看看,父母为了我们,一辈子努力,为家庭、为子女、为生活,搞到最后进老人院,这值得吗?假如你有事出国一两个月,短期间把他安顿到那里,有人照顾,这无可厚非,但如果认为从此以后让他在那边了却一生,自己图个清净,那就相当不应该了。


我们必须能体会生命的价值,以安置人生、生命最后的归宿。无论如何,直到最后一刻,也要让父母待在身边,尽到照顾的责任。千万要记得!短期请人照护算是权宜之计,但别想撇开长期的责任。这对我们本身而言也是非常不公平的事,因为你已经在压抑、扭曲自己了。等你老了,也会脱离不了到那边的命运。如果这样,你又何苦现在劳苦奋斗,何不放轻松,过个自在、逍遥的人生?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