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生命的羞涩与惊艳——生命故乡的呼唤 第一册

0|0评论|71人气|2021-05-26 19:28:03



我们常常感受「世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相信大家都听过,也用这句话去安慰过人家,这句概念性的话欺骗了天下苍生,却没人知道。


世间事嘛——吃饭、睡觉、走路(包括开车或搭车)、工作、子女、健康、睡觉、与人相处、赚钱和读书,假设今天你有这十件事情,其中就有八、九件不如意。换句话说,你只有一件事情肯定如意的。吃饭你如意吗?那上厕所可能就不如意了,也许你一上厕所就找不到卫生纸;搭车,一定出事?子女、健康、吃饭各方面……真的十件事当中,有八、九件不如意?


我相信不是这样,可是我们却常讲:「世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尤其佛教讲「无常观」,这句话更贴切了。不过,绝对不是这样!令人惊讶的是,大家都习以为常。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其实世间事不如意的,百分之一就不得了了,哪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事呢?这个世间如意的事太多、太多了,但是为什么我们老觉得不如意的事很多,甚至坐困愁城呢?所以,我们才会把这句话挂在嘴上,甚至还说:「屋漏偏逢连夜雨」。


各位想想看,什么时候不如意的事接二连三地出现呢?你在高速公路上,一天被警察拦下两次的机会有多少?一天连续两次不如意,那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可是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实在微乎其微。这种观念从哪里来?我想不是空穴来风,人生的经验告诉我们这句话好像很贴切,可是仔细分析,却不是如此。幻境,让我们觉得活在不如意的环境中,为什么?现在就来探讨这个问题。


人生、人性大约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朝喜悦的方向走,一个是朝忧伤的方向走。人对于喜悦的感染很容易忘记;对于悲伤、挫折、忧愁却有很强烈的记忆力,而且有很深的黏着性。高兴的时候,很快就忘记,因此你会发现,人在欢乐中,日子过得很快;在忧伤中,时间反而好像停住了。高兴、喜悦,都很容易流失,忧伤却又常常黏住,尤其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它还会再回头来找,这是问题的所在。


我们在修行中让忧伤先远离,不让它黏着,然后让喜悦黏着。人哪,生命有一个喜悦的DNA,但是这个DNA好像一直在质变,倒是那个忧伤的DNA像癌细胞那样一直在扩增,这就是佛法所讲的「末法时代」。


所谓「正法」时代,是指喜悦的DNA一直扩散;到了「像法」时代,喜悦跟忧伤的DNA大概一半一半;到了「末法」时期,忧伤的DNA已经大过喜悦的DNA了,所以喜悦的情境很快消逝,忧伤的情境却快速增生;日常生活中只要遇上一点挫折,那个忧伤的DNA马上扩散出来,覆盖生活面的一切,于是整天就处在忧伤中。其实只有一点不顺遂而已,它撞击了忧伤的DNA以后,却大大扩散了,让人看什么都不如意。那个忧伤一直发酵、一直作用,即使其它事情引起喜悦,都没有用了。


有人说你一个是非、侮辱你、误会你,或者挖苦你,其实人家也不过是小小恶作剧、开个玩笑,或者打个幽默,你一下子转不过来,马上便陷入愁云惨雾中,这时候人家跟你道歉、带你去吃好的,你一点都不领情了。你忧伤的DNA已经把喜悦给污染,整个人陷在那种情境中,当然统统都不如意嘛!


不但如此,你可能对那个人已经产生了否定的态度,严重的话,甚至对所有人都不信任。这样,问题就严重了。因为你的人性开始陷入了扭曲,人格不健全,心理的伤害也随之产生,不如意的事便更加扩大。


我们受到这种伤害的影响太多了,以致坐困愁城,觉得不如意的事情接二连三,屋漏偏逢连夜雨,甚至天下人皆负我。这样的人,其实是忧伤的DNA、忧伤的癌细胞,扩散得太厉害了。这个癌细胞非除掉不可!要不然,你就好像戴着有色眼镜看这世间事一样,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这都是心理伤害所引起的。


讲到这里,各位需要冷静下来看看自己的周遭。在这样的一个竞争激烈的时代里,我们的大脑都想要获取成功,这当然不容易。从成败的立场来看,世事不如意者当然十常八九,恐怕还不止,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成败的比例,往往是一比好几万。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得意,那是难上加难。可是前面也分析过,整个人群中只能有一个第一,那我们何苦一定要争第一呢?得成功的人不多啊!为什么非得强出头不可呢?


问题不在于成功或第一,而在于要好好活下去!


上次讲过,要认真生活、认真工作,向良知与责任来负责、交代。在这个前提下,成功或失败、第一不第一的问题已经除掉了,这里面已经没有百分比的问题,剩下的只是好好地生活。


现代年轻人有一句很好的话:「哇!我又被打败了!」他欣然接受失败,虽然输了,却输得很高兴,这是一种健康的心态。我们看小孩子打棒球,根本就没有章法,可是好像又有理路可寻。你看他兵分两队,投手才投出去而已,哇!不管打击队跟防守队都很高兴,因为谁赢谁输都不要紧,反正大家晚上回去都累得半死很好睡。可是成人的运动,韩国打入了四强,人家说是贿赂、裁判作弊……。


为什么大人的世界里有这些?因为得失心在作祟。输的输不起,那赢的呢?赢的不甘心;有输有赢,有成有败,对立于焉产生。这世间,真正不如意的,不在于世间事,而在心理上。因为心中有那个忧伤的DNA,它的感染力太强,以致于喜悦的DNA被侵蚀而萎缩,容易被忘记,所以你会烦恼。


相信各位都有经验,哪个人比较没责任感,他就是比较喜悦的人,通常他讲过就算了,这时候你会觉得他很没责任感、讲话不算数。你还会发现,愈有责任感的人,脸上愈没有笑容。为什么?人,究竟是应该活得喜悦呢?还是活在那个没有笑容的责任心当中呢?


提醒诸位,向自己负责,并不是得失心的责任,那是生命的责任,只要把事情做好就好,得与失不要紧。得跟失,都是生命中的一种回馈,得不到就算了嘛!我并非为了成功而负这些责任,我只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所以当我愈负责的时候,我就愈喜悦。


各位一定要了解,假如是向成功负责的话,这个责任一定会让我们变成苦瓜脸,而不是像一朵花。可是当你向生命的存在负责的时候,那么,当下就是一朵花,绝不至于变苦瓜。所以,得失是一种对立,而生命,则是一种绝对。我们向绝对负责,那是喜悦的;向得失的对立负责,那是一种压迫。这个生命的真相你把它看清楚,那么来这个世间就会多么快乐、多么自在!这么美好的时空,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享用呢?


我们弄了个小房间,创造一个小天地,把冷气打开,去坐一张叫作电动按摩椅的,躺在那里好像有人跟你搥背,你跷二郎腿看书,这叫幸福吗?高科技,真享受?或者是关在一个自我创造的鸟笼世界里,封闭在象牙塔中,这叫幸福、这叫享受吗?你把老天所赐予的蓝天白云、阳光空气、凉风和绿草坪统统摒除在外,然后在屋子里拉上窗帘、开电灯、穿棉袄、吹冷气。你不觉得人是多么矛盾的一种动物吗?想想看,这得失之间差距有多少?

人类在这种环境中便自以为了不起,自诩人定胜天,双手万能,手脑并用。这都是大脑倾向的思惟模式,套用佛教的术语,叫「识性发达」。人类发明了这种「罐头思想」,把自己装在里面,一会儿热,一会儿冷;这种罐头式的三温暖人生,满足了现代人的虚荣心,却让生命步入了象牙塔、铁罐子、死胡同。


人,因为做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步,所以自称「万物之灵」,反而旁边那只小狗,趴在阳台栏杆上,望着天际,偶尔一只小鸟飞过,牠汪汪两声,小鸟绕着吱吱喳喳,这样的好风好云,多么自在呀!我们呢,拿着遥控器,自己一个人面对屏幕里的情节——演戏的像疯子,看戏的像神经病。就这样子过日子,还拍拍胸脯说:「自有历史以来,我们这一代最幸福。」我们科技的进步神速,倒是真的。尤其这一百年来,物质的提升已然超过祖先几千年来的历史,但是很可悲,生命感也随之丧失殆尽。我们活在自以为是的天地里,你不觉得这是多么可悲、多么可笑的一种生命观吗?


铁罐子住久了还要异想天开,到秀姑峦溪去泛舟,甚至台风天也要去登山,然后让直升机去救难……?我们并不是不赞同爬山泛舟,人本来就应该活得自然潇洒,可以天天爬山,天天泛舟,可是搞不清楚外面的自然状况而突然来那么一下,台风警报已经发布了,却还美其名要去登山「挑战」,这要付出多大的社会成本呢?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那是由于我们无法接受生活环境里的制式生活,因为那根本是人为造作出来的,不是发乎自然的。


因此我们需要重新来过,看清楚自己的生命,了解自己在干什么。先前我们有个误解,以为人生真的就那么无奈,不如意的事真的就那么多,事实上不是。真正不如意的事并不多,但是人对那么一点点不如意的事,往往会大加渲染,于是它所引发的忧伤一感染开来,就像癌细胞扩散一样,把生命中所有事物也一并污染了。结果,让我们在面对一切境界时,觉得索然无味。你一旦在这个地方有点转不开,那灾难就降临了。


我们的重点就在这里,要提醒各位,悲伤的事对我们生命的刺激比较深刻,这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喜悦的事对于生命的刺激不够深刻,那是这个时代的特性,但绝非生命的定律。因为我们在强力的竞争下,禁不起失败的打击,禁不起批评和恶意中伤,所以才会形成那么大的压力。


有个人可能说溜了嘴,讲错了一句话,或者不小心伤害了你,就这么一件简单的事而已,可是为了解释这个部分,你可能不只花半年的时间,逢人便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这样、不是那样……」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何不当作耳边风,没听到就算了,但是,这确实不那么容易做到。既然都已经听到了,却要当作没听到,难哪!这时候该怎么办?你若挺不住、捱不过,那只有听凭忧伤的DNA一再扩散,然后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中。

这点一定要克服!当你遇上这种情况时,一定是生命当中有很多无奈,那些忧伤的气氛、忧伤的DNA,为什么会扩散得那么快?刺激为什么那么强?这表示我们生命本来就潜伏着一个很大的窟窿,那是内心深处的一个陷阱。


我们从小开始就有很多缺憾、很多无奈、很多不由自主的空虚感。那个不如意的部分暗暗孳生的时候,刚好再一次创痛这个伤口,所以那个忧伤的DNA、忧伤的癌细胞,一下子便爆发出来,不可收拾。这部分,我们必须透过很冷静的内观、向内,自己好好来反省、检讨。这在佛教里,叫「忏悔法门」。


忏悔,不一定指做错事才来忏悔,而是慢慢深入生命的根源处去检讨,把那些无奈、虚无感找出来,然后渡过去。透过完整的训练,这是可以很快而且很好处理掉的,可是我们没有。第一,每个人生命深处,也就是心理的深层部分,都一再地隐藏掩饰、隐瞒,深怕去触及它,久而久之,它变成你生命中一种变态的生命因素。这个病态往往会使我们的生命结构产生一种结构性偏差,本来应该是四平八稳的,现在已经偏差了。你的生命歪一边了,所以一有状况的时候,就像大地震一样。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现象。


我们会经常遇到挫折、不如意,尤其现代生活这么繁忙紧张,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境界、各种意见都不一样。有时是误会,有时只不过是一种看法而已,无关紧要。尤其有些人语言训练不够,表达能力不足,遣词用句常常颠三倒四,你若是太在意,往往会遍体鳞伤。所以我们常强调「不要对号入座」,别人家在讲的,只是总体的人性缺点的一种表露,我们为什么要中箭呢?无意,一般人都是无意要伤害别人,我们为什么要自己选择被伤害呢?这是人世间一个很大的不幸。


前面提到过,这是因为我们处在「末法时代」,忧伤的因素容易扩散,事实上,也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太过复杂,变化的频率太快。以前是个很稳定的农业时代,夫妻一天难得讲两句话,因为日子就这样——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在外面工作的,就把事情做好,在家里的,就把家事理好,两个人碰在一起时,事情都做完了。吃饭就吃饭,吃完饭就睡觉……反正每天都这样,太阳出来,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草是绿的,风是微微徐徐的……还用得着讲什么?这些你、我都经验过,很不错啊!他们真正生活在天地间,幸福、快乐、自在又洒脱。


我们现在大不同了!你一天经历过多少事?有多少欲望获得满足?有多少失落与不自在?好了,你也一堆事,他也一堆事,当这些人碰在一起的时候,事情就冒出来了。他认为那个不重要,你认为那个很重要,这时候怎么办?


曾经有一对年轻人,吵、吵、吵,吵到我这里来,说要离婚。我问为什么?他说:「你看看,他厕所上完了,马桶盖也不翻起来。」另一个说:「上完厕所,马桶也不盖起来。」到底马桶盖是要翻起来还是盖下来呢?两个吵了快半年,得不到答案,不得已,只好决定离婚。这种问题都无法协调,日子要怎么过下去?我想其它问题会更严重。


连一个马桶盖都没办法解决了,还有什么人生大事能解决的?他们不见得不能解决人生大事,偏偏在这件小事上就转不过去,两个就在那边对立、相持不下;每次上厕所,问题就来了。我想不止如此,这可能已经扩染到生活的其它层面了。换句话说,他忧伤的DNA已经扩散得相当大了。这个DNA从哪里来?就从马桶产生。一件非常小的事,为什么会弄得那么大,任凭它扩散呢?因为我们没有处理挫折的能力,所以才让这个忧伤的癌细胞,扩散得那么厉害。


其实我们可以活得更好,不一定在这羞涩的人生中这样混过去,应该把生命更大的潜能发挥出来。要让生命发挥潜能,一定要具备处理挫折的能力。挫折不一定大,但是没办法沟通好,问题就很大。这不是双方各让一步的问题,而是整件事情该怎么处理;不光是两人的问题,而是要怎么教导子女的问题。你可以请教别人,正常的使用状况应该如何,然后再去养成那个习惯。


我相信这对小夫妻,男生可能活在男人的世界里,他一家四口,大概除了妈妈是女人外,其它三个都是男人,所以造成这种生活习惯。太太这边呢?她可能生活在女人的世界,除了爸爸以外,大概其它都是女人,爸爸一向忍气吞声,听从三个女人的摆布,所以她一向活在女人的世界里。当这两个人走出来,面对面的时候,就无法协调了。


这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在这么复杂的时代里,还有这种僵化的人,你可以想象得到他们生命结构本身的一种偏差;一个往这边偏,一个往那边偏。当两个碰在一起时,那不是天天都地震吗?两个人时时不合、都在不稳定状态中,这样的情况,基本上是不宜结婚的。这两个人都应该先接受成人的教育,学做一个主人:男主人应该怎么做?女主人应该怎么做?婚后有了子女要怎么办?


然而,我们的社会缺少这种成人教育。孩子长大了,二十几岁要结婚了便开始找对象,找到就结了。可是他有没有二十几岁的成人教育啊?要成家,那成家之后的生活怎么样?原本在家依赖父母,可艾萨克娇,可以不折棉被、不洗衣服,一回家就有饭吃。可是成家以后样样得自己来,这个你有没有办法适应?假如没办法,一结婚问题当然就出来了,因为你还没具备独立成家的要件。


结婚不是两个人办个喜事就成了,而是成家应有的心理准备与工作,你有没有具备?莫名其妙把孩子生下来,怎么教养、应该注意什么?都不懂。好了,孩子一出生,两个就紧张了:一下子哭,一下子闹,刚刚才喂饱,怎么又哭了?搞了老半天,原来尿布湿了也会哭,怎么小孩子这么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自己以前也是这个样子。那要怎么办呢?他完全没经验,糊里胡涂地结婚生子,然后又要教养小孩、又要工作……这两小如何去承担这突如其来、迥然不同的生活状况呢?于是,社会就这样又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它可能随时引爆,但怎么引爆?不知道!


这就是现在社会的一种生命现象,这种情况带给我们很大的不安。我不是叫年轻人不要结婚,而是婚前应该要有一个教育,年轻人要能够了解到,怎么当男主人或女主人,婚前对家庭有没有共识?要建设成什么家庭?个人的责任是什么?权利、义务是什么?将来有了小孩,不是谁带的问题,也不是两个人要不要一起下厨的问题;如果两个都不会煮饭,一起下厨不是更糟吗?那应该要怎么办呢?


这时候,社会教育就显得很重要了。所谓「成人」,就表示已经长大了,原来在家有所依赖,从此以后就不能了;对于自己的决定要负绝对的责任,因为成功是自己的,失败也是自己的。以前在家里,你的决定是由父母亲在撑啊!你签帐、刷卡,赖给父母,父母一想到你的前途不能刷爆,就不得不帮你处理。可是如今不一样了,要自己处理了,你没钱怎么刷?所以,健全的成人教育,在这个时代是至关重要的,可是我们却完全缺乏,这是非常大的遗憾跟缺失。


我们道场一直在推动这个成人教育。怎么样拥有一个健康的人格、健康的人生和心理状态?使我们在社会上拥有健全的人生观,然后从生活中去建立一个稳定的家庭,这才是我们真正要进行的社会教育。


每个年轻人都必须拥有一个完整的教育跟训练,可是身处现代社会,很难!因为父母亲本身忙着事业,为了生存,安顿家庭,已经在外面竞争得不可开交了,怎么有多余的精力再回顾、教导子女呢?再加上整个社会的结构环境不良,生命的教育本身更糟糕。所以在此呼吁大家,要很认真、很严格地去推动生命教育,让我们的生命能够迎向阳光、迎向健康,能够很健全的发展起来。不要庸庸碌碌地活在虚幻、空洞的概念里,要活在真实的世界里,让我们每一个人彻底了解生命的状态。


生活中会经常发生挫折,但绝非十常八九,有一、二件不如意的事就不得了了。尤其忧伤、挫折、不如意的感染力会污染自己的一切,更会感染别人,所以只要家里有一个人碰上不如意,全家人就几乎都陷入了愁云惨雾中。因此,要懂得如何教导子女及作自我调整。我们必须独立面对社会,成与败全部自己承担,不能把责任推卸给别人,必须教育自己跟子女,拥有一个健康的人生。


在推动生命教育的同时,我们呼吁大家共襄盛举。不但要教导别人,自己本身也要接受再教育,让我们更健康、更具有免疫力,不受社会的污染,不受悲伤、忧愁的DNA所感染。我们要散播生命喜悦的DNA,让它扩散的范围,大过忧伤的DNA。到达这样的程度时,我们就可以禁得起挫折和不如意的打击,因为喜悦的DNA已经强过忧伤的DNA。那么碰上世间的不如意,很快地就可以抚平。


我们不可能事事顺遂、样样如意,不如意的事情不时地会发生,但是拥有处置挫折的能力,比防堵不如意的事发生还来得重要。各位要知道,人都有死亡的DNA,终有一天会死;你有生病的DNA,不可能不生病。问题是,如何处理生病或死亡的事。不如意也一样,它照样会产生,但懂得如何去处理,比你去阻止它发生还要来得重要。


期望大家记得这个原则,让我们在生命教育的领域里共同努力,让社会每一个人能够活得更舒适、更自在、更幸福。这个生命教育将会发挥无穷的威力!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