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找回失落的人性——生命故乡的呼唤系列一

5|0评论|248人气|2021-05-26 19:01:43

经今天要谈的是「找回失落的人性」。人性在我们身上,怎么会失落呢?它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我们把它遗忘了,在生活中失落了这个本来应该当家作主的人性。现在先来了解一下,我们如何失落了人性,然后再来看如何找回人性。


首先,我们看到整个社会的价值结构产生病变,而社会价值结构是来自社会共同的意识形态。自从经济学兴起以后,竞争成为社会主流,演变至今,已经不只是生产与生产之间,或销售与销售之间的竞争,这里面产生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叫「泛竞争化」。


在社会结构中,不只企业竞争,政治的竞争甚至比企业的竞争还来得恐怖。企业生产是一种良性的竞争,它运用所有的生产资源跟社会条件做公平竞争,以价格为取向、利润为成败标准。可是现在全社会投入的竞争,已经是运用人性的弱点,做各种投机取巧乃至莫须有的抹黑。


这其实已经超出了人性经济的范围,也侵犯了很多不宜公开的私人领域,即社会学所说的「隐私权」或「自主权」的部分;更不用说有人用取巧、抹黑的手段,达到其政治目的。尤其政治开放以来,很多人不惜一切,尤其新兴一代为了夺权,更是用各种巧诈手段,拿人性作赌注,让人心给沉沦了。


我们非常痛心,虽然不参与这些权力的争逐,可是看到人性被践踏,实在是一种无法承受的痛;因为被践踏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我们的良知。


记得二、三十年前,常听朋友们说:「我什么节目都不看,只看新闻节目。」现在朋友们却普遍地说:「什么节目都好看,就是新闻节目不看。」这个变化,道出了整个社会结构的病变。新闻节目原本在于导引知识成长,现在却为何被唾弃?因为它已经走偏锋了。


社会价值结构的病变,造成了人性的沦落。然而谁来照顾我们的人性?我们知道新闻、思想、言论自由的可贵,可是这些都建立在人性的尊严上面,一旦人性沦落了,这些便全都是假的,只是权力斗争下的一种口号。没有人性作基础,有什么言论、思想和自由民主可说?人已经不存在了,变成一个僵化的工具,光说这些可贵,又有什么意义?


有人说立法院是怪物、舆论是怪物,怪物在哪里?在于整个社会价值结构的病变。我们不责备立法不公,也不责备新闻从业朋友们,但是整个社会结构的病变要如何重新矫正、重新来过,这又该由谁来负责呢?立法委员愿意承担吗?你说他没担当,只顾一己之利,那还不是我们投票给他的?你说舆论界朋友不对,可是他报导的新闻你为什么又抢着看?可见问题不完全出在他们身上,重点是我们这些主角,必须好好检讨自己、重新出发。


我们是社会的一份子,今天社会结构会产生这样的病变,是我们共同参与所造成的,不能怪别人,这只能够说是整个社会的共业。我们必须从本身找回人性,重新矫正,进而扭转这个社会结构的病变。


该怎么处理这些状况?首先要谈的是中心价值观的缺乏。原来的社会有一个中心价值观,虽然未必完美,但只要有一个社会价值或社会判断的中心标准存在,那就一定会对某些边缘人造成伤害,这是不可避免的现象。现在把这个中心摧毁以后,社会边缘人分布得更广泛了;没有了中心价值,大家变得好自由,这时候整个社会的人性会顿失所依而消失殆尽,于是变得人人自危。


我们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反对贵族学校、反对中心思想,这是社会边缘人的一种想法。当然,礼教杀人、道德杀人这些情况曾经发生过,并由此产生两种边缘人:一种是无法在社会结构之下生活的人,他们直接反抗社会的中心价值观;另一种则是非常乖巧、体贴、善解人意,明白社会价值取向,因而扭曲自己成为乖儿子、乖女儿或社会乖宝宝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很不错,事实上心理却有着百般的压抑跟扭曲。铁达尼号的女主角就属于后者,由于她的反抗,我们也见识到生命好美。


台湾社会也有上将夫人跟着传令兵私奔的例子,这就是乖女儿症候群,她压抑了半个世纪的叛逆,最后爆发出生命的伟大力量。从生命的立场来看,它是非常美的,然而她的叛逆却使整个社会受到伤害,这就是中心价值观对人性压抑所产生的「边缘人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这种人不宜过分呵责,因为他们所受的是社会中心价值所带来的压力。


可是,如果整个中心价值都被摧毁了,那也会让人感到彷徨,因为没有判准的依据。现在社会,大声的人就赢,没有一个标准。大家在马路上占地为王,即使法令不准。有一些畸零地,到底是公有、私有?不知道,反正先占有、围起来、架设「禁止停车」,自己的车可以停,就是不准别人停。这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对于国有土地,大家也普遍存在着先占有、然后等着放领的心态。这种心态本身,促使整个社会在做违法的事,那是很不好的,可是究竟应该由谁来建立真正的秩序呢?


不只如此,在台湾社会,开车的人不是注意交通号志,而是在看有没有警察,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没有中心价值观,所以人人投机取巧。如果整个社会没有标准,再往下走,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犹如一艘没有航向的船,不仅整个社会如此,而且每一个人都这样,不知为何而活。这难道不是人性的沉沦吗?


我们应该重建社会中心价值观、重建社会判断的价值标准,否则整个社会将是一盘散沙。今天的台湾正是这般状况,一盘散沙、人性沦落!所以我在这里必须提出一些观念让各位参考。社会是否真的有必要这样建立,那不是我个人可以决定的事,但是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具有某些条件。


第一,要有感恩的心。面对今天的社会,大家应该感恩过去先贤的努力。今天这个时代,是有前面好几代奋斗的成果,有的奋斗得很好,值得歌颂;有的奋斗不佳,受人唾骂。要知道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当时的环境、当时他们的决定使然;时间过去了,他们成功与失败的经验,累积出我们今天的成就,那就应该要感恩;他们的失败是我们整体的失败,他们的成功也是我们整体的成功。不管如何,都是过去努力的结果,所以不要因为有一些过失,就不感恩而一再咒骂。


我们现在的努力,百分之百正确吗?会不会受到后代子孙的咒骂呢?我们不希望如此,所以应该秉着对历史传承的尊重,对前代的荜路蓝缕之功,给予绝对的肯定与感恩。这并不是说他们所做的都对,不是!他们也和我们一样,犯了很多过失,也遭遇很多的失败,但不要因为这样,就否认别人一生的努力,至少人家总是在努力的。要记得这一点,并且永远具有一颗感恩的心!


现今社会是一个非常不懂感恩的时代,没有人歌颂前贤,当然三十、四十年前的歌颂,可能是为了政治利益或政治口号,甚至有些造假。这些我们不管,可是对于前人荜路蓝缕的轨迹,总体性的感恩是非常需要的。


感恩是社会凝聚的动力,假如不懂感恩,这个社会将是一盘散沙。希望透过感恩,来凝聚我们的共识,重新架构价值标准,把整个社会重新组合起来,在无形当中将这个结构性的病变矫正过来,这是首先要提出来谈的。


第二个要谈的是「人格性的完整」。现在从法令上看整个社会,人的成熟与否是从生理年龄来看。生理年龄是由时间堆砌出来的,可是很多人的心智年龄、社会年龄,根本就没有跟着成长。外表已三、四十岁了,可是讲话跟做事却可能跟七、八岁或十一、二岁的孩子差不多。生理结构虽然已经为人父母,心智年龄却还只七、八岁,那要怎么办呢?


我在一个民俗商店里遇到朋友,他带着三个孩子在吃饭,老板见孩子趴着吃,便笑笑地讲:「小朋友吃饭的时候应该坐端正,把碗端起来。」这个爸爸很生气说:「我还不是一样趴着吃!」是啊!狗也一样趴着吃啊。


趴着吃饭本身没有罪,可是这种心智年龄非常低,大庭广众之下尤其不可。这是与人相处时,起码要有的尊重。站在个人自由的立场,在家里即使要像狗一样趴着吃,也没人管你!可是大庭广众之下,特别是已经为人父母了,却还像小孩子一样趴着吃,靠着桌角,碗也不端起来,那好看吗?你怎么给自己的小孩子一个好榜样呢?


心智年龄不成熟,只要不犯法,法令就拿你没辄。有些心智年龄不成熟的人犯法,是很可怕的。你赋予他公民权,可是他的心智年龄却还没有达到那个标准,会乱讲话、乱控告。他有很多的行为是从生理上出发的,他不高兴就从心理上来反对,天大的危机就这样发生了。他随时可以诽谤你,说你欺骗他、侮辱他,即使当初是他所愿意、他所期望的,可是现在心理不平衡,一翻两瞪眼,当事者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各位要知道,心智年龄跟生理年龄是不一样的,必须长久相处以后才能发现。可是等你发现的时候,却已经不得了了。当一个公司用了一个四十岁、应该很成熟的人,但这个人的心智年龄,要是只有七、八岁或十几岁,老板要怎么办?几年以后才发现这么糟糕,已经完蛋了,因为牵涉到的社会法令规章,会给予他应有的保障,这老板恐怕吃亏甚大。


我们不是鼓励你去区隔或排挤他,而是要正视这个问题。这里面所衍生的是人格的不健全。心智年龄还没成熟,照讲应该受父母的保护,可是他的生理年龄已经达到法定的公民资格,于是他所表现的人格,就在社会上产生很大的伤害。所以人格性的完整,是非常的重要。


人格性的第一个部分就是一般所谓的「道德约束的人格」。通常「人格」二字是指,在道德和法律约束之下,让我们的社会行为能够更合群,这才称得上「人格」的标准。假如这部分不能达到六、七十分,那么这样的人格是不健康的。很多人讲,无商不奸、无官不贪,各位想想,这种人格怎么办呢?点滴在心头啊!


人格性的第二个部分是「心理健康」。刚才讲心智年龄不健全的人,心理也绝对不健康;而心理不健康的人,通常心智年龄也都不够。这些人普遍地在社会上穿梭,都是衣冠楚楚者,除了精神病患或街头的流浪汉之外,大概都不容易看出他心理不健全的状况。这种人在社会上,更是普遍充斥的一种流动炸弹,谁碰上了,谁就可能遭殃。


第三个是「人性的压抑和扭曲」。由于道德教育引发的长期压抑,很多乖宝宝都产生了这种症候群。他压抑、想要反抗,可是不敢,因为碍于社会现实。从小就善体人意,非常体贴人心,知道父母的要求是什么,也知道社会的要求是什么,所以倾全力读书,成绩斐然。可是这种人通常进入社会就适应不良,即使勉强谋得一官半职,通常也只是糊口而已。


为什么那些高学历、高文凭、成绩很好的人,出了社会却没没无闻,难以生存?尤其是女众,这种情况更严重。就是因为她乖,他为了顺于父母、师长和社会,所以压抑自己。尤其能干的父母,常常会出一些软脚虾子女。因为父母太能干了,孩子又是乖乖牌,只能等长大。通常这种人都只是扭曲而不叛逆,可是一旦叛逆起来,社会所付出的代价就更惨痛了。


我们有一种经验,感觉小孩子愈早叛逆,所付出的成本愈少;愈晚叛逆,所付出的成本愈大。像将军的太太,到了六十几岁才要叛逆,整个社会都跟着赔进去了。这不是赞同或不赞同的问题,而是必须去认识和了解它。假如不能看清这种状况,那便无法肯定自我的存在,在社会上就没办法独立生存,而必须依附在其它地方。当他发觉该怎么样的时候,为时晚矣!


所以,小孩子能够独立、主动表达意见,那应该尊重他、让他发展,他才有一个健康和完整的心性,得以正确地在社会上奋斗,要不然在压抑之下,也不过是沉默的大多数而已。沉默的群众,生活能不能舒展得很好,那要看个人的造化,看他有没有完好的生活背景,否则压抑将会是一种扭曲。


第四个就是「人生观」。人生观要怎么健全,是非常重要的。人生观一偏差,当官的就想贪,从商的就要偷工减料,想想,这还得了?当然,假如你认为「爱拚才会赢」,我想并无不可吧!那顶多是个人的偏差、享受不到怡然真实的人生而已。


假如你有更高明的目标,以服务为目的,这样的人生观也不错。可是啊!通常冠上这么大的名号,私底下都会有所偏差,变成两面人格;再不然就是不能合群、与人相处有障碍,或者做事不负责任。就整个人格性而言,这些都是重要的评价。假如整体人格性评分太低,不满六十分,大概都会成为社会的不定时炸弹。


我们的社会普遍存在人格性成绩不及格的人,当这些情况越来越普遍的时候,社会结构的病变便愈来愈严重。我们普遍看到的是:马路上到处有人抢位置占地方、开车不守规矩……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并且已经直接影响到每一个人。不守规矩,是因为社会伦理尚未重新架设,但这是另一回事,大家至少应该要有共同谋求祥和社会的基本义务才对。否则,我们的社会进步有用吗?


想想看,每个人都要买车,可是停车位在哪里?我们能否有更健全的共识?交通要如何处理?这已经不是个人买车的问题了,包括所有交通部官员,都应该慎重考虑,交通是否该重新规划?怎样发展大众运输工具,让它深入生活圈的各个角落?这样的话,你一定会重新考虑是否要买车。可是我们没有长远的交通规划,光这个部分,就足以让我们整个社会价值判断的结构产生偏差。


台湾是一个山多平地少、人口稠密的地区,交通规划绝对关系到整个社会价值的判断,假如政府不能深入考虑的话,老百姓机将何所适从呢?你看,放着公共运输不用,大家一起塞车,每一部车只坐一个人,多么浪费社会资源啊!你有钱可以买车、买汽油没错,但这所牵涉到的,不仅仅是个人的负担,也是社会成本的负担,更是我们人生的一个大负担;这种负担使我们的生活变得非常的乏味。


本来坐公交车,大家可以很轻松,谈笑风生,偶尔问一下司机:「到哪里了?」现在不是,人人开一部车,心浮气躁,有谁真正享受开车呢?开车原本应是一种享受,花那么多钱买一部车,行驶在美好的高速公路上,应该好好享受才对。可是大家都拚命往前冲,为什么?因为整体的社会架构产生病变,所以资源没办法运用在「享受」方面,而是用到「愤怒」上。我们光看一个人的讲话与思惟模式,就知道他是开车族或飚车族。这就是社会价值产生病变的现象,我们要如何回复过来,找回失落的人性呢?这必须在个人与整体上有所搭配。


整体的部分,是政府官员们所应该进行的,但我们无法要求它一定要怎样。最重要的是,我们肯定人格性以后,要如何去调整。这是很难的,因为它通常是一个既成的事实,每个人都有这个盲点,他会自我掩饰、会伪装,你根本难以察觉。


你说人生如何不好的时候,他想:「别人也是这样!」可是他却不反躬自省。假如反省自知的能力强,可以随时观照自我、返照自己,这是一个很优秀的修行人。然而社会多半不是这样,大家认真在看的都是别人的缺点,别人的笑话。为什么?你严肃对待自己,在看别人的时候,会有距离感,这时候你一定宽以待己。


注意这一点喔!严肃看待自己时,会宽以待己,以至于跟别人保持距离,也因此严以待人,而容易看到他人的缺点;当你跟他相处频率愈来愈高,所看到的缺点也愈多,反过来,你就看不到自己的缺点,你尤其会找很多理由为自己作解释。因为我们自己处事有一个「为什么」作为前提,不论犯过犯错都有理由辩护;可是换了别人,没有那个「为什么」作前提,因此一犯错,你就直接看到他的过失,这时候,你马上会有反射动作去指责他。


这是我们非常需要警惕的地方,所以提醒各位,人格性的部分,自己要有返照的能力。客观的部分暂且不谈,先谈主观的部分,即我们是否肯定自己生命的存在?一个人没有办法肯定自己生命的存在、价值与意义的时候,人格性也绝对无法矫正。因此我们在从事生命教育的工程时,首先要强调的就是肯定生命的存在。


假如一个人不能肯定生命的存在,他不过是被社会操纵的一颗棋子而已,他这个生命毫无价值与意义可言。我们在讲说必须要有隐私权、必须要有自主权,自己的生活空间由自己作主,在这个天地里当自己的主人或国王。这是非常重要的人性设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肯定自己的存在。


有一种病,叫「自闭症」,这种人活在自我的天地里,没有自主权,为什么?他被精神病所牵制,活在幻想里,就像小孩子,一个人拿着玩具枪,可以整天都在「砰!砰!砰!」。很多小孩子整天泡在电动玩具里,便很容易构成自闭。或是一个小女生成天抱着洋娃娃跟它讲故事讲不完,这种情况都很危险。童年固然很美,但是对着洋娃娃、玩具枪自言自语,长期发展下来,会丧失与人相处的能力。这是相当重要的。


要怎么证明自己生命的存在并给予肯定呢?这不是光靠想象,而是看你怎么跟他人相处。唯有透过与人相处,才能肯定自己生命的存在,各位要留意这一点。我们关在家里一个人享受舒适、完美的设备固然不错,但与其这样,不如邀集三、五好友到郊外野餐或相聚,不谈是非,只畅谈人生所得,那有多美呢?这时你才会肯定生命在哪里,生命是什么!

可是,人聚在一起就会跑出是非,这是危险的,一定要小心。人与人相处绝对不要产生是非,要如何不生是非呢?一定要透过欣赏,对人性好好欣赏才有可能做到。社会上固然有很多不当的事,我们也非常不满、气愤,好朋友凑在一起,老是谈那些气愤的事,对生命来讲,只是徒然消耗与浪费生命能量罢了。


我们的重点是希望透过相聚,而能完成生命的改造。因此,与人相处的时候,先给予自己生命的存在一个肯定。当你能自我肯定时,慢慢地在互动之中,就会矫正自己的极端与偏执,逐渐地挪出弹性与空间,培养出欣赏别人实力的能力。这时,我们的人格性自然会开始调整,激烈的人生观会开始矫正,不健康的心理状态也会开始有转机,重新来过。社会道德的部分,我们便会更圆融、更穷尽,即使人性有了瑕疵,也可以得到弥补及矫正,这时我们会发现,人生有多美丽,世界有多么美好!


假如我们一直封闭着,不能打开象牙塔走出来,一直关在那个鸟笼里头,那将会非常痛苦。一辈子不是只为简单的三餐,也不单只是为了事业而已,我们应该敞开胸怀与人相处。假如每个礼拜能与家人对话一次,父母与子女之间能相互沟通,以开放的心胸接纳不同层次的观念;甚至更进一步,与好友聚聚,不同的家庭交换不同的意见,那我相信,人生会更美好。我们为生命的存在、生命的肯定加分,我们的社会也将因此更趋向美好。


对自己的肯定,是社会价值结构重建的过程当中,最需要的一个基本因素。如果一个人、一个家庭不能够拥有健康的思惟模式、健康的人格性与健康的家庭组合,那么社会结构怎能不产生病变呢?社会各阶层的名流,也都是从健康的个人和家庭产生的;当健康的家庭愈多,社会的风气一定会愈好,不良家庭的因素如果愈多,社会的风气就会愈差;一旦社会风气逐渐转坏,社会的价值结构就跟着产生病变了。因此,我们从个人、家庭开始做转化的时候,社会价值结构的病变也会逐渐消失。


我们期望这一天早日来临,祝福各位,也祝福我们的社会早日走上健康的坦途。


0收藏文章 5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