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生活与修行——生命故乡的呼唤 第一册

0|0评论|49人气|2021-05-26 19:23:18



一般有心的朋友或广大的社会群众都有一种观念:修行,在生活中就可以修行了。这个观念对不对,值得我们来探讨。


就修行来讲,它有三个层面:第一个是纯修行;第二个是生活随缘,能够把修行应用进去;第三个是修行跟生活紧密的结合。专业术语来讲,第一种叫「奢摩他」,第二种叫「三摩地」,第三种叫「禅那」。


我们现在所讲的修行到底是哪一种?以南传佛教来讲是「奢摩他」,因此他们就不太赞同生活中有修行这回事,修行就是修行,出家人连生活都在修行,这是严格的修行方式。日本刚好相反,他们的生活就是修行,所以佛教很生活化,和尚可以结婚、成家、立业,道场也经营种种事业,甚至于卡拉OK、柏青哥都来,只要能赚钱、好赚钱都可以。这种情况,你认为这是修行吗?


上述两者间,差别很大。所以我们说,日本的佛教是居士的佛教。可是台湾社会里,有些在家人的生活很像出家人,所以日本人说,我们的佛教,即使在家人过的,也都是出家人的生活。


我们发现以上这些都有一种偏激、极端的状况。其实,上述两种生活跟修行都各有专长,问题是,我们没有抓到专长的部分,而产生了一种偏激的现象,那就很遗憾了。


这里所要探讨的生活与修行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所谓修行跟生活能够紧密结合。目前台湾社会里所讲的是一种广泛的概念,没有明确的定义,因此,谈到修行,你说「生活中就是修行」,可是一真正进入生活,却把修行忘得一干二净,这就不是真的「生活中修行」了。


我们还是得先回归到专业术语里来说分明。「奢摩他」是一个严格的基本教条的修行训练;生活中也能够表现出来,叫做「随缘止」;「随缘」是随这世间的生活,把心安定,这是一般大乘行法中最常用的。而大乘的精进修行,用的就是「禅那」,这个行法把生活也包括进去,例如吃饭。


台湾比较有规模的寺院,中午都有所谓「过堂用斋」。过堂用斋即是一堂功课、一个修行,换句话说,吃午饭也是修行。吃午饭怎么修行?午饭之前要供佛,供佛以后绕佛,绕佛以后进斋堂(「五观堂」,就是我们所讲的餐厅)吃饭,吃完饭以后,又要出来绕佛,绕佛完毕才作回向。


要知道,吃饭是这样一个行法中的一部分而已。你偶尔参加一次,会吃得很别扭、很难过,觉得这里面规矩相当多,但修行人这时候却是很轻松的。可是今天一般寺院里即使有「过堂用斋」,大概也只是应付交差,──他也坐在餐桌上,他也唱供养偈,唱完以后也有结斋偈,然后屁股拍拍,碗盘洗一洗就结束了。这不是修行,这只是应付了事。


事实上,他要在佛前大供,供养完毕就绕佛,绕佛完毕才进入餐厅。进入餐厅以后要不要供养其实不重要,但是通常还会有个简单的「摄心供养」,大概唱个几句话便开始用餐了,然后按一定规矩把饭菜整理完毕。这时候,临斋如临坛,结束以后,开始结斋,结斋完毕以后出堂进入大殿,进入大殿再绕佛,然后作回向。这是一整套的修行方式,如果称之为「禅那」的话,可以!但叫作「三摩地」就不行了。


我们现在要谈的,不是这种严谨的生活,不是这种用来修行的禅那方式,因为这恐怕不是一般人所能认可接受的,所以我们要谈的是「三摩地」的修法,也就是日常生活中,要怎么样「用心」才能够进入状况。


「三摩地」的修行要领,简单讲,就是文殊菩萨所说的:「善用其心」──要怎么用心、懂得用心。洗衣服时,怎么用心?洗澡时,怎么用心?丢垃圾的时候,怎么用心?你随便一丢啊!那就没有用心了。我们现在丢垃圾,要懂得分类和资源回收。同样地,在用水用电上面,也要如此用心。这一来,我们会发现一种状况,叫认真生活、认真工作。其实,这就是一种修行。


你可能会怀疑:「这有什么效果呢?」认真生活的本身没什么效果,并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一种良知和责任。修行的目的不在于那些特异功能上面。前面讲过了,追求特异功能根本就是外道修法。我们会不会拥有特异功能呢?不用担心,那是真正修行的过程中必然会有的一种奖励,但它绝不是目标。就像好好工作是我们的目的,而赚钱只是一种奖励。今天的社会都弄颠倒了,以赚钱为目的,结果工作不认真、投机取巧、偷工减料;在官场上奉承阿谀、油腔滑调、长袖善舞,处处以追求奖品为目标。这不是真正生活!


在商场上、官场上,我们要记得以生活为重点。所谓生活,就是把事情做好,认真去做就好,至于赚钱、升官并不重要,名利、权力都不是目标,那都只是奖品。今天你有那个福报,只要认真做,就会成功,成功以后自然就会有名、有利,甚至拥有权力。


生活本身,应该就是认真地生活。「认真」是你的良知、你的责任。假如意识到这一点而认真工作,你的生命质量会非常高尚。我们要了解,名望、地位、财富跟权力,都只是人生中的一种奖励,不要太在意;有,当然值得恭喜,没有,也无所谓。不中奖也没关系,因为目的本来就不在于中奖啊!可是今天不然,大家都为了这个奖品来到世间,所以生活得很痛苦、很逼迫。你赚了很多钱却根本享受不到?有了那个地位名望、权力要做什么?我们所丧失的,比所得到的那些虚妄东西,多得太多了。


我们要懂得善用其心。善用心,重点就在于对自己的良知、对自己的工作、对自己的生活,好好地负起那份责任,认真生活、认真工作。在这个前提下,你不会太在意其它的事:别人对我的看法?别人关不关心我?别人心目中有没有我的存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成功了又怎样?失败了又如何?得第一又怎样?殿后又如何?你总是要过生活吧!失败了,明天太阳照样升起;成功了,太阳也是升起,成功以后还是要生活,你过的是成功者的生活吗?或者只是徒有虚名?或者是忙于应酬?这有意义吗?也许刚开始觉得还不错,有些新鲜感、满足感,事实上这可能就是最严重的障碍,而你浑然不知。


我们在修行中、在生活中,一旦明白了真实性的生命价值与意义,那么生活的本身,事实上就是在修行。你也毋须再去区别生活是什么,修行是什么,以及如何把两者调和在一起了。甚至「生活即修行,修行即生活」,你也没必要再这样子去定义了。


懂得终极目标在哪里?了解生命来到这个世间,它的价值、意义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奋斗方向在哪里?生命来到这里,你有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生命的真相是什么?当你把这些弄清楚以后,你就会发现,要认真生活、认真工作,并不是为了得到人家的爱,也不是为了赚很多的钱,更不是为了地位、权力,而是为良知、责任,就这样而已。


至于人家爱不爱我、赞不赞叹我?人家看好我,还是不看好我?给我什么地位、财富,或者赚很多钱、拥有什么权力,怎样又怎样……这些都只是奖品,不是目的。当然在社会价值观的驱策下,我们往往会搞错方向,整个社会都迷惘了,迷失在情啊,欲望啊,金钱啊,财富啊,手机品牌啊……迷失在权力、意识形态当中。


想想看,自己为何而活?生来这个世间又是为什么?今天有那个因缘把你拱到这个场合去,假如把这因缘重新组合一番,你可能又被拱到另一个场合去了。那你敢打包票说,现在这样奋斗一定对吗?我们只能说,不管任何场合,我们都认真工作、认真生活,那就对了。所以呢,情爱也好,金钱财富也好,地位、名声,或者权力都好,不要太在意,都是人生的一种虚幻的假象。


了解这个前提以后,再回过头来看,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善用其心。教导孩子,怎么用心?你可能会说:「我很用心替他选择学校、老师、科系。」这不是用心,这叫「错用心」。真正该用心的地方是,你有没有真正看到孩子的成长,孩子的欲望是什么?


在寒冷的冬天里,你可能一大早就要把孩子挖醒:「上课了,乖,赶快起床!」可能被窝一蠕动,冷空气一进去,他人缩得更厉害了。这时候,作父母的可能就开始大吼大叫了:「快迟到了啊!小孩子怎么这个样子?没规矩!」你是否感觉到,他的被窝好温暖,来自爸妈的喝斥和教导(或许应该说是呵护与引导),却是冷冰冰的。这时候孩子的内心已经有了缺失,好像漏损了什么,他每天所渴望的一点温暖,就在这里被剥夺了。


孩子们的观察力很敏锐,他用体贴迎合这个社会和家庭以求生存。他调适得很快,而且很厉害,能穿透父母的心。他为了要获得赞美或躲避惩罚,可能很快、很坚强地适应,甚至不用你叫,时间一到,闹钟一响,马上溜下来,完成大人的期望,但他却已经丧失了温暖的人性。过了十几年,当他长大以后,他不知道自己缺少什么,可是内心里头却隐隐有一股想要去填补那份空洞与缺憾的渴望与骚动,所以促使他一再去追求。拥有了权力,不能满足;拥有了财富,还是不能满足;有了爱情,依旧不能满足,因为他的人性已经破损。

我们要能了解,不要让小孩子的内心有那种伤害,那是无法弥补的,除非透过严格、精进的禅定训练。我们人在禅定之中,会回溯孩童期,会发现内心的漏失,从禅定中会得到补偿,然后恢复人性的圆满。这时候只要一个动作过去,就可以回到生命的原乡。


今天我们这个人性缺憾的鸿沟,若是存在的话,那要回到生命的故乡,绝对无法跨过去,所有宗教仪式都没办法弥补这个部分。大家都说:「回到上帝的身边」、「回到金母娘娘的身边」。瑶池金母要收你,上帝要宠召你,有这个鸿沟在,你绝然无法跨越。上帝的身边也好,瑶池的仙乡也好,都是你生命的原乡,想要回到那里去,就必须先把这个创口给弥补起来,否则回不去。


刚才提到,对子女千万不要那么冷冰,要记得这个关键!不幸的是,这种状况时常发生。「起床!起床!」你一直叫,他内心的缺口便一直产生。你曾否想过该如何弥补呢?要叫孩子起床,你应该先把事情办好、早餐准备好,然后再回过头来,钻入他的被窝里跟他搔痒、逗他玩,他会很高兴跟你一起玩。就在玩的过程中,他清醒了、起床了,这时候去刷牙洗脸,一定满心欢喜,不会有缺憾。一个六、七岁或八、九岁的孩子,非常需要呵护。你这样子逗他一个礼拜、一年……转眼之间他便长大了。这时候的他,了无缺憾、没有空虚感。问题就出在我们不会用心,往往弄错了。


还有第二种现象。刚才第一种现象是妈妈没有用心,造成下一代内心的遗憾。其实自古以来,我们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世代,有这样冷酷、严厉的妈妈。除了妈妈,爸爸也一样。爸爸西装笔挺,带着手提箱,皮鞋亮晶晶的,下了班回家。孩子在门口玩得浑身脏兮兮,刚才又跟人家吵一架,一脸的眼泪、鼻涕和泥巴,看到爸爸回来,他冲过去,就往爸爸身上抱去。那一幕多可爱啊!可是爸爸一看:「站好!怎么玩成这样?野孩子!手帕掏出来擦!你这样趴过来,我这套西装就完蛋了。回去!赶快洗好澡,再来抱抱。」甚至还有更倒霉的时候,碰到爸爸在公司里或事业上遇到挫折,回来遇到这种情况,一巴掌就打过去了。


这叫「严父的杀伤力」,孩子纯洁的心灵跟渴望父爱的梦想,整个被摧毁、破碎了,而且一次又一次……你想想看,这小小的心灵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那将会是一辈子永恒的失落!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感受到这一层遗憾,每次看到这种社会案例,都非常令人伤心。现在很多问题青年、问题儿童从哪里来?从这两个地方来!


当然,我举的只是个例子,我相信天下父母对子女的这种无心而无情的伤害,可能到处都是。作父母的,往往有个理想自己没能做到,却希望子女去帮他达成。但是这个理想会不会伤害了幼小的心灵、伤害了未来可能主导这个世界的主人翁?我们何其不幸!既然已经有了不能如愿的缺憾,何苦还要强加在孩子身上,伤害自己的下一代?其它不用讲,光是这点,我们的用心若不够,那还要怎么谈从生活中修行?


「善用其心」讲的不是多么高远的大事,而是生活中的诸般小事。垃圾怎么丢,你怎么用心嘛?用水用电,怎么用心?整理家务事,怎么用心?在工作场合中,你又怎么用心?不是用心争名利,不是用心勾斗,而是完全凭着良知,本着生命的责任感,把工作做好,把生活过得好,这就对了!有钱、没钱一回事;有情、无情一回事;有权力、没权力、有地位、没地位,都是另外一回事。


我们心里为什么会一直渴望要有人爱、要有情呢?就是因为内心里头缺乏父母亲的这份情,所以一直想透过另一份感情来弥补缺憾。告诉你,无法弥补!表面上,情爱满足了你内心的空虚和飘浮感,但是呢,不究竟!它只是一部分而已。就世间的立场而言,这也许够了,可是从生命终极的目标来看,还不足!因为你对待下一代的方式未必完美,就算能够尽善尽美,执着也会很强。所以对于人生的成就、来自于生命的奖励,我们非常地珍惜,也很期望所有人皆能拥有,可是一旦我们起了追逐之心,内心深处其实也已经有了很严重的空虚感。


我提出这点供各位参考,当你能了解以后,就会懂得如何从生活中来修行了。并不是日常生活都戴着念珠在手上、在脖子上,就表示在修行。把十字架背在胸前,把佛像、把那卍字戴着,就是修行?这可能只表示你有诚意跟信心,只是个信徒,如此而已,或许鉴赏的价值还比较多,而跟修行完全无关,不见得说明你就是个修行人。修行,如何用心才是真正的重点。


除此之外,一些老朋友可能学佛、修行很久了,更有可能在佛门中混很久了,各大名山、长老、法门,大概无所不知。有很多人哪,印度圣地、大陆四大名山,只要有老人家、老和尚在,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统统去过了。他只能说是佛教界的老油条,一只大蟑螂而已,到处都爬过了。至于怎么修行?他根本不知道!这有意义吗?没意义!他只是走遍了佛教圣地,那叫旅游玩耍,与修行无关。


很多人常常骂我或笑我:「印度、尼泊尔、西藏的圣地都没去过,大陆的四大名山也都没去,这叫修行人吗?」是啊!从这个立场来看,根本不叫修行人,更不像个佛教徒。但是我不凑这个热闹,真正的修行不在于游历那些名山胜地。当然,有那个福报是应该要去,可是讲经弘法忙得要死,修行都快没时间了,还在意那些干嘛?五台我没去,但是五台在我心中;八大胜景我没去,八大胜景在我心中。佛陀不离我,我不离佛陀!


我们要明白,修行不是那样的奔波法,那只是观光而已,价值与意义何在?是的!那里有很多高僧大德在修行,但是去的人真能值遇那些高僧大德吗?你又真能从高僧大德那里获取什么呢?大概花钱让人家赞叹你,说你了不起以外,什么也没有。我们要的是真实的,而不是虚伪的假名。


刚才讲过,世间的情爱、名望、地位、权利都已经放下了,那么还在佛门中搞这趟虚名,有意义吗?真正的修行不在这里,懂得从生活中调整好,让它圆满化,这才是生活中修行。我们从生活中来,从生活中做起,先圆满做人之道。做人,不要说一百分,孔夫子算算看有没有一百分?我想八十、八十五分的标准,是我们应该要达到的自我要求。能够更高,那更好。


一定要先做到这一点!让我们的人格圆满、健康,人生观很健全,人性没有缺憾、不扭曲,人际关系非常良好,这样就好了。其它人家的批评,无所谓。管他怎么骂,管他怎么批评,只要认真生活,担负起应有的良知和责任,其它的,嘴巴长在人家脸上,随他怎么讲;头壳长在他身上,管他怎么想。我们向因果负责,向自己的良知负责,这就是修行了。


各位要了解,佛法中所讲的殊胜的解脱道,也是从这个基础上。这些叫「世间善法」没有错,但你能够圆满「世间善法」,才有可能真正地实修。否则,你难以精进修行;一精进,一定出事。佛门中常提到妖魔、精怪,那到底是什么?就是人格不健全的人。这种人一旦精进修行,势必男成魔、女成精。人格不健全、心理不健康,做人都有问题了,还要怎么精进?修得一身特殊功能,不兴风作浪才怪。所以在此特别呼吁,要讲修行,先把人格性圆满。


我们不要求一百分,留一点差距,反而是人格性的一种缺憾美,但也不能差太多。如果人格性连十分、二十分都不到,怎么修行啊?在世间处事待人都有问题了,更遑论修行了。好好把人做好,这才是重点。有了这个根本以后,才能进一步成就佛法讲的「法身慧命」,亦即以真理、以法为身。


身就是本体,以真理作为我们生命的本体,用智慧让生命起作用,这就叫「法身慧命」。法身慧命的成长,本身是慢慢来的。就像养小孩子一样,养孩子你只要负责喂奶。当我们一再重复这简单的工作时,小孩子就一直成长。你会看到他手脚乱踢、会翻身,然后看他像游泳一样,慢慢地会爬了、会坐起来,然后扶着东西开始走了……没有为什么!不用你教,只要喂奶,让他吃饱,他本能地、自然地就会。


关键就在这个地方。可是现代人往往不是这样。他一心追求如何成就、如何成功,却忘了最基本的。就好像我们常讲「一暝大一寸」,小孩子生出来,你就把他拉一个晚上,拉长一尺,看看会不会出问题?我们对自己的「法身慧命」,为什么也要这般揠苗助长?要知道,生命成长的本身有其根本之道,我们必须按照这个成长的轨迹和历程,一步一步来。不苛求、不急促、不冒进,慢慢来,做好本份的事,自然就会很圆满。


想要了脱世间的种种烦恼跟障碍,以真正的真理作为我们的本质,用智慧来加以运用,这些其实都不难,难的地方在于我们不能稳住,不能从根本找到健全的人格性。完整的人格、健康的心理、健全的人生观、良好的人际关系、人性没有缺憾、没有扭曲,这就是我们的「圣胎」。法身慧命的胎儿降生了以后,好好地灌溉、栽培,在日常生活中,善用其心,认真工作、认真生活,这个圣人的胎儿、法身慧命的基础,它自然就会持续成长出来。


这就是生活中修行的一个真谛。它的奇妙、神奇之处,不在于成就什么特异功能,没有!就从日常生活中来,断除烦恼,止住没有必要的欲望,你自然就会成功,自然就得成就。这当中,没有人欺骗我们,没有人会伤害我们。我们要的不是外道那种腾云驾雾的特异功能,也不奢望做审判世界的伟人。我们只是一个平凡、快乐、自在而没有束缚的解脱人。

佛法所指导我们的就是,怎么在一个非常轻松、自在、幸福又快乐的人生里,迈向生命的原乡,回溯怡然的本地风光,找到本来的面目。让我们可以在任何的环境中,过一个自在、美好的人生,这是我们最大的期望,而不在于追求那些特异功能。各位,千万记住!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