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戒律不是用来绑人的——生命故乡的呼唤 第一册

0|0评论|49人气|2021-05-26 19:40:52


本单元要谈「戒律」的问题——戒律不是用来绑人的。今天的文明人类,几乎都有一种宗教冷感症,为什么对宗教不感兴趣呢?它来自两方面。


一方面是宗教长久以来的种种限制,让我们产生一种疲乏感。原先宗教所赋予的限制,应该会产生殊胜感,可是我们发现并没有。换句话说,宗教的教义已经逐渐从人心剥落。

第二方面是戒律的问题。任何宗教都有各自的戒律,戒律是用来限制教徒应该如此、不应该如此,要做或不做的事。但随着时空的转移,许多地方都已经不再存在了。君权时代、神权时代,那种宗教的神圣使命俨然已经完成。进入民权、自由的时代之后,那种对神权、君权绝对奉献、遵守的规章,已经不合时宜了。可是宗教界没有那种睿智可以兴废这些早期所订下的律令,因此戒律就变成一种无谓的束缚,而大众对宗教直接的联想,就是这些无谓的戒律束缚,所以也就更感受到那种疏离感,对宗教的冷感症就是这么来的。但是站在佛教的立场来看戒律,我们不这样认为。


戒律是人生的蓝图与游戏规则,它不是用来限制人,也不是用来绑人的。真正的佛教戒律有四条,一般所谓五戒,有一条是弹性的,称作「遮戒」,有四条称作「性戒」:第一条「不杀戒」、第二条「不偷盗戒」、第三条「不邪淫戒」、第四条「不妄语戒」。你打妄语欺骗人家、伤害人家,这是一般做人所不见容的,邪淫也一样。古代如此、今天也如此、将来也一样。


人家不愿意,你不能胁迫人家;不偷盗,别人的东西你为什么要强占为己有呢?凡是以非法手段所获得的财物,像贪污、偷工减料都属于偷盗;或者明明说的是高山,结果卖的却是平地;说是古董,结果是现代做的赝品;说是正牌的,结果拿仿冒货,这都算是偷盗。我想,凡是仁人君子都不屑这些行为。


不杀人,那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不会说「所欺骗的不是人」,没有这回事;你去跟动物说谎话,去欺骗动物,也没有这回事;你去跟动物有性行为,那更没这回事;所以不杀戒还是针对人而言。台湾的佛教界比较特殊——不杀,从蟑螂到蚂蚁都不杀,虽然这是个横亘古今的律令,但现在有点本末倒置。有关于公共环境卫生的,在戒律上都要开,这称作「开戒」。猪八戒大开杀戒,那个是开戒,但我们不是轻易就开戒,像蚊子在那边飞,你没事干嘛跑去追杀牠,可是站在公共环境卫生的立场,登革热正在泛滥的时候,你不能让蚊子来杀人。这很明显的牵涉到人生基本的四大规则。酒戒则是适可而止,站在基本生活的立场,不光只是酒,所有的毒品、所有会伤害人身的都不可以。我们要了解这是一个基本的人生规范。


至于其它的菩萨戒、其它种种的戒律,都随时有开有遮,如果你想当圣僧或圣人,就得严格秉持那些戒律。简单地这样介绍,目的是要跟各位谈,戒律本身是个游戏规则,就好像足球场上各国好手的比赛,这些世界级的国脚踢来踢去,足球规则就是他们的戒律。篮球场上叱咤风云的选手们,也一定谨守篮球的规则,这些规则就是戒律。如果足球、棒球、篮球这些戒律、规则被球员疏忽了,那么这球赛好看吗?这球赛绝对不精彩。我们发现游戏规则愈严格执行,球赛就愈精彩。而人生的游戏规则也是愈严格,它就愈精彩。


但是,这些游戏规则不能无谓的延伸,什么叫做无谓的延伸?譬如篮球场上不能带球跑,否则犯规,结果你带球上公交车还继续运球,这算什么东西嘛?事实上,这时候必须「带球跑」,而不可以在捷运或公交车上继续运球。你说:「这样犯规!」是吗?这就是无限延伸。所以戒律如果是这样持法的话,会让人觉得像是个怪物。


同样的,戒律有一定的范围。没有必要就不打杀蚊子,这是当然的!人家在那边飞,活得很自在,干嘛一定要把它打死?可是登革热正在流行,公共环境卫生就必须弄好,这时就必须要开了。你不能说这样冒犯戒律!不是!此时不开戒,才真的是冒犯戒律。


我们要了解在宗教领域里,基本上是协助我们拥有幸福、快乐、自在、解脱的人生,宗教绝对不会陷害教徒,让人活得既难过又痛苦。各位要知道,如果你生活得很难过、很痛苦,宗教是要协助你的,如果不能协助你,就失去宗教的意义了。


今天全世界任何的宗教都一样,没有一位教主会说,他来这世间是要虐待众生的,任何一位教主都是要引导众生趋向解脱、快乐跟幸福的生活。有哪个宗教会订定戒律来限制你,使你产生痛苦?如果这样,很显然的,这已经跟宗教本身存在和产生的原始动机相违背了。我们在一个宗教领域里,如果混到这种地步,那可真是该死啊!我们应该从宗教当中获得幸福、获得快乐、获得解脱。我们有没有荣幸可以亲临这真正的圣域?有!佛教门中把这个称作「愿解如来真实义」。


因此,戒律的存在对我们而言,真像是一幅人生的蓝图。如同游戏规则的基本架构,人生也有一定的基本架构,那么这架构如何运用呢?我们看到愈是精湛、高水平的球员,对于球场规则的拿捏一定是愈殊胜,愈糟糕的球员就愈容易犯规。今天如果一直觉得这些游戏规则对我们是种障碍的话,可见我们还很生涩、不了解。对于佛法、对于人生,我们应该要有这一层认识。


尤其只要有人、有生命、有生活的地方,就一定需要佛法,不管你学不学佛、信哪个宗教都一样。如果拥有原来的宗教信仰,再来接受佛法的训练,我相信你的主、你的上帝会更光彩、更有殊胜感,你会更以祂的存在而感受到那份荣耀。佛法绝对会为你的人生、你的信仰加分,而且不会带来困扰。


我们对于佛法所产生的误解,是来自社会与传统历史所累积下来的弊端。譬如说时代已经改变了,台湾五十年来的环境进步跟变化,总成绩已经超过西方五百年的奋斗,西方世界从文艺复兴以来到现在,十六世纪到二十一世纪已经六、七百年了,他们进步的程度,我们用五十年的时间就迎头赶上。不过,物质建设虽然跟上了,但文化、社会、心理却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因此,农业时代的佛教、文盲时代的佛教、封闭又稳定时代的佛教,一来到这高度文明、信息频繁的e世纪、来到这教育普及而几乎人人都是大学毕业的时代,那些佛教活动仪式有许多已经不合时宜,不适用了。


想想看,那种还倡导着君权、神权,和尚、皇上都分不清的状况,如果来到民主、自由、个人主义的时代,它的文化礼仪还能用吗?照理说,时代虽然变了,佛教的真理却依然不变,而佛教的活动、礼仪、制度、典章是要跟着时代变的。可是呢,我们却都没变,譬如佛教的寺院。我们在国外看人家的教堂好美,每个教堂都盖得不一样,我问他们的建筑师说:「你们最喜欢盖什么?」他们答说:「最喜欢盖教堂。」我问:「佛教寺院怎么不这样盖?」他说,最不喜欢盖的就是佛教寺院──了无新意,对一位建筑师而言,那是很大的耻辱!


今天我们连寺院的造型都没有办法改,连这身服装都没办法改,这么炎热的天气,我们穿的长袖有几层,哪个人敢倡议说把它改成短袖的?没有人敢!谁敢提出来,一定遭殃!在这种情况下,佛教的颟顸、落后当然无所遁形。但是我们发觉,不要去在意这些佛教的文化、仪式活动,尽管它们落后,但佛教的真理万古长青;不要因为它穿着破旧、住的破烂就嫌弃它。在这破敝的外表下,它的内涵散发着永恒的青春,洋溢着亘古不灭的生命魅力和芬芳。我们要的是真理的、生命的存在,而不汲汲营营于这些文化和仪式,因为文化、仪式都会随时代而转变。


我们再看看,天主教这几十年来的改革和兴盛,也不过是教宗保禄就任以来所做的兴革而已,他今天能够在三十年的时间内,改变整个天主教世界。我想,只要佛教界有心,三十年同样可以改造整个佛教,因为这是文化和仪式的问题,只要有心一定做得到。可是现在真正遇到的问题,是我们对于佛教真理的体验,包括对戒律的认识,远远不足。


今天台湾佛教的戒律大概只剩两条,一条要吃得少,一条要穿得破烂,这就表示修得好吗?那跟「刘罗锅」里的扬州知府不是一样吗?愈是会贪污的就穿得愈破烂!这不是我们要的佛教戒律。佛教戒律,如果从它成立的真实面来看,它是一种自我训练。


这个戒律其实分成三个部分,一是佛所说的戒律,主要有五条,其它的其实不是重点,都可以改变,可以随着时空、民族性而改变。另外就是律,律是随着时空、民族转化而来的。例如,原本佛教是托钵乞食的,道场里没有厨房餐厅,可是来到中国以后就自己设厨房餐厅。但如果去杀个猪或鸡来吃,那不是直接跟杀戒对抗吗?所以很自然就演变成吃素,这时候,我们就看到和印度原始佛教的差异了。


差异还不止如此,在印度他们不下田、不耕作,可是来到中国呢?一定得下田,那就是有名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就是修行人态度的差异,说明修行和戒律已经因时因地,完全改变了。所以「律」是各地方领袖因应其生活环境、民族性、地域性的不同而订定的,可能与原始发源地有很大的出入,而这就是最明显的地方。


服装也一样,南传、北传、藏传,穿的都不一样。从这里可以看到戒律构成了文化的特色,戒律也随着时空一直在改变,南传佛教绝不穿鞋,北传佛教不但穿鞋还穿袜子,藏传佛教还可以穿皮鞋,看看差别有多大!这当中,你不可以用单一的观念来说明这就是戒跟律。


从修行人的立场来讲,还有个人的部分,那就是自己的约束,有的人晚上不睡觉精进用功,称作「头陀行」,这起码有四条,有的修十二条,都是自己约束规定的。像清凉国师就有十条戒律,其中一条「手不释圆明之珠」,就是念珠永远拿在手上不放弃,包括洗澡、睡觉、吃饭都拿着,光是这条,我看一般人就很难做到。


从这三方面而言,就看我们的程度、精进,以及对自我生命改造所做的要求如何,不见得每个人都一样。在整个戒律的过程当中,最重要就是不要拿戒律去衡量别人,各位千万记得这一点。今天会觉得戒律是在捆人、绑人、束缚人的,就是因为大家都用戒律去看待别人。


戒律是用来看自己、衡量自己、要求自己的,如果不能用这种认知来约束自己的话,那会变成每个人都是教练。在球场上打球,如果不好好达成球赛的目标,却只注意别人是否犯规,那么双方一定会打起来。我们不是裁判,也不是教练,是个球员,在球场上自己守规矩达到目标就好,不要去管别人。所以持戒、讲戒是要求自己,不是要求别人。


现在许多人一谈到学佛,就好像变成是吃素、念佛。当然吃素、念佛是学佛,可是不吃素、不念佛也可以学佛,这点要弄清楚。常有人问:「我学佛以后要怎么办?」我想这问题许多朋友都遇到过,你或许也曾发生过这样的问题。或许有人会说弄尊佛像、香炉,再弄条念珠、一本经书,然后就叫做信佛了。这是迷信的民间信仰,学佛不是这样的。


学佛的第一个要件就是,如何让自己更快乐、更自在,如何让自己与家人更和谐、更幸福,如何让自己内心深处有所启发。对于人生的真相、生命的价值与意义能有更恳切的认识,让自己活得有价值,让自己活出生命的芬芳,活出自己生命的天地,这个才是真的学佛,真的走在佛法的菩提道上!


如果你认为学佛就是穿黑衣服,披海青,清汤挂面,不能擦胭脂、涂口红,然后每天哭丧着脸。人家问说:「好久不见!」你说:「阿弥陀佛!」这时候人家不吓一跳才怪。就你而言,可能觉得自己很精进,可是别人看来,却会怀疑你到底怎么了?想想看,学佛的目的,是把自己变成这样哭丧着脸过日子吗?不是的!我想释迦牟尼佛百千万劫勤苦修行,目的绝不在此,他的目的是要所有跟随他的人,都能够没有忧愁、没有烦恼。


我们在八相成道里看到,佛陀在岚毗尼园,佛母伸手攀无忧树的时候(不是菩提树),小太子冉冉降生。这表示佛陀的法是无忧之法,我们学佛应该没有忧愁、没有烦恼,佛陀也启示我们,人生是没必要忧愁,没必要烦恼的!可是我们今天为什么弄得忧愁、烦恼这么多?剪不断理还乱,不管到哪里,都想要将这烦恼给丢掉,可是不管到哪里都在增加烦恼!进入佛门中更不应该有烦恼,怎么又带着一堆烦恼呢?


所以想要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就应该从学佛开始,学佛是人生的觉醒。让我们重新来过,从今天开始过一个崭新的人生、崭新的生命。而这新人生、新生命不是外在赋予的,是内在的觉醒,我们选择一条幸福、快乐、解脱、自在的人生道路。这幸福解脱的人生道路,不是加诸更多的束缚,而是要将束缚完全解除掉。解除这些束缚,最重要的就是解除意识形态的束缚。今天不管你对戒律有什么误解,我们可以告诉各位,不是戒律本身对你的束缚,是文化的束缚。


学佛一定要拜佛吗?我想不是这样的,南传佛教有这样拜吗?藏传佛教有这样拜吗?学佛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我们应该朝着终极目标去,而不是在这些枝枝节节的末端上面斤斤计较。今天会造成这些枝枝节节,那是文化的意识形态。同样地,你以为戒律是在束缚我们?不是!不是戒律束缚我们,而是文化在束缚我们。


今天世界各大宗教,不管是佛教、回教、天主教、基督教,或者其它的犹太教、印度教或道教,我们都可以发现,在他们的族群里,经过一、二千年的历史包袱,已经形成各自的宗教意识形态,并且融入民族生活的范围里。这时所产生的是文化,文化牵制着人类的思想,然后就让人掉入所谓虚妄的人生、虚妄的生命里!然后你开始用大脑的意识形态,而不是运用生命。


佛法所给予我们的希望,就是不要掉入大脑的思惟模式里,而应该用生命的智慧来生活,生命是存在的、生命是全方位的!


今天由于佛法的修行、训练和熏修非常普遍,在这样的族群里,同样会以最容易为人接受的概念来存续着,那就是最具体的戒律。你看台湾的戒律歪七扭八、奇形怪状,不准吃肉、不准打蚊子、不准打蟑螂,家里有老鼠把牠放生,你住楼上抓到蟑螂把牠往下丢。然后呢,由十楼飞到八楼,八楼又飞到六楼,这叫作放生?让他去伤害别人,这是佛教的慈悲吗?这种掩耳盗铃的事、这种迷信的佛教徒,却普遍存在着。这不是戒律,而是文化的意识形态,是低层族群的一种意识形态,它不是佛法修行和训练的真正标的。


所以在这里告诉各位,不要将这种文化的束缚说成是戒律的束缚,戒律没有这些。戒律的本身还有开、有遮,戒律没有说不可以吃槟榔,但是我们遮掉;戒律也没有说不准抽香烟,但是我们也要遮掉;戒律更没有说不准吸毒,但是我们一定要遮掉。为什么?这些东西对身体都有害。如果对身体无害、对众生无害的,基本上并不禁止;会伤害众生或伤害自己生命的,自然就要遮掉、要禁止。


同样的,在某些无伤大雅或特殊的情况下,戒律还是必须要开。就像佛教徒没有说不可以当兵,当然也不喜欢杀人、更不可以杀人,可是法令规定需要当兵,那么戒律上就必须开、必须去当兵。万一发生战争,也一样要打仗,不可以说「我有不杀戒,所以不去打仗」,这时候戒律是开,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去完成任务。所以戒律本身是非常灵活的,可是文化、社会的意识形态却往往是僵固不化,顽强不变的,要转变非常的难。所以束缚我们、捆绑我们的,是文化、是意识形态,与戒律无关,各位一定要了解这一点。


宗教对于生命存在的启示,绝对是给予众生正面的价值与意义,其它的宗教应该也大致如此。只是这些宗教领袖和神职人员,可能没有体会到这一点,因为绝大部分的神职人员或佛教僧侣,光是为了一日三餐,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对于佛教所启示的真理,以及真理实质作用的价值与意义,恐怕都疏于注意、疏于照顾与锻炼。因此只好等因奉持,上一代怎么说,这一代继续讲,时代已经变了,它还是一样,那就没办法了。


这种情况古今中外皆然,不只我们教内如此,其它宗教也一样,这是宗教界的通病,这通病来自人类本身的惰性。因为前人已经订下标准,我们照着做就对了,要自己另订标准,可能会有几种恐惧:第一个,怕恶名、不好的名声,会使既得的利益消失,这是「恶名怖」,恐惧恶名。


第二个,「大众怖」,则是恐惧大众。要订定一个新办法、新规矩,但是群众可能无法适应。我遇到一个人这么说:「蚊子叮你时,不能把牠赶走。」你看,赶走都不行,更何况把它打死。我问为什么?他说:「蚊子叮你时,把它赶走会让它吓一跳,那支嘴巴会留在皮肤里面,它没有嘴巴就会死!」你看,这家伙这么慈悲。这是慈悲吗?这是愚蠢而不是慈悲,不晓得他是从哪里看来或听来的,而认为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当普遍的人群产生这种意识的时候,而你想要扭转的话,那就完了。你一定会跟人们发生冲突,因为他们的慈悲是这么细微。你要是轻描淡写地说:「哎呀!没那回事,不是这样啦!」想想看,你在他心目中会是怎样?尤其当你是个领袖时,那就更担心群众的质疑,担心地位会因此动摇。这时「大众怖」加上「恶名怖」会令人噤若寒蝉,即使知道它不合时宜,应该修正改进,可就是不敢说。当这两个前提存在时,所有一切的改革大概都会全部当掉。如果这样,我们势必会一直停留在落伍的时代,也许等到土崩瓦解的时候,才幡然醒悟必须重新来过。这不是更糟、更难吗?


在这新、旧时代交替的时空中,有没有一位宗教先知、社会的睿智者能挺身而出,为我们重新拟定一个新的标准,让佛法以崭新的文化迈向新的时代?我想,这样的人才很少,这样的宏举更是难能可贵,所以看到教宗保禄二世的改革,令人非常赞叹!在宗教界普遍沈迷的时代,他能够起而励精图治是非常难得的。不晓得佛教界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重新来过?这是我们在检视种种情况与弊端时,应该有的一种省思。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戒律实际上就是一幅人生的蓝图、是人生的游戏规则。要想让人生活得有价值、活得很精彩、有意义,那就应该要有所训练、有所规范,但这规范不一定得运用旧有的规矩,这时代可以有新的戒律,在此提供几条给各位做参考。


第一个,你可以订这样一条戒律:以一个礼拜为原则,训练自己不用电,用电就犯戒。各位想想看,如果停电一个礼拜,会怎么样?现在我们在十一楼,如果停电了,而且一天要上上下下来回走三次,那大概也等于住在高山上了。接下来,要怎么煮饭?怎么洗澡?大小便要怎么清理掉?在不用电的情况下,要有办法生活。这一条戒律是要告诉你,不是不可以用电,而是要约束、训练自己,没有电的时候怎么办?


第二条,不用车子。这时代假设没有汽油、没有车子让你开,你要怎么办?我们现在因为有汽车,南来北往好自在。想想以前,从台北走到新竹,晚上要在中坜休息,中坜是中间站,脚程比较短的,只能到内坜,脚程比较长的,超过了中坜,扬眉吐气,就到杨梅。然而今天台北和新竹之间,一天不晓得可以来回多少次!那么假如没有车子、没有电,请问你要怎么生活?


这种自我的约束、锻炼,就是戒律。我相信如果能这样严格地要求和训练,对人生而言会很有意义,但是它无关犯戒不犯戒,也无关所谓的因果如何。我相信愈严格的自我训练,人生就会愈精彩。就好像球员接受训练,训练愈严格,球场上的表现就愈精彩;如果受训时懒懒散散,我看连比赛的资格都谈不上。


我们严格到什么样的程度,精彩就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所以呼吁各位,必须要有严格的戒律训练,但是不必硬将戒律无限延伸到生活中的每个角落,因为有些在其它状况并不适用,就像球场的运动规矩不适用于球场外。


在人生旅途中经过这样的严格训练之后,相信我们在任何场合都可以顶天立地,都能具有一股浩浩然的正气和人格情操。


我们祝福各位正视戒律对人生的价值与意义。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