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册 06 社会结构性病变,寻找生命中的清净——生命故乡的呼唤

0|0评论|18人气|2021-11-06 14:26:33

我们的社会到底怎么了?这是大家常用的口头禅。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发现社会出了问题。


整个社会的存在,其实是一种生态平衡的关系,它并非由某个人所策划出来的,它是由一群人共同生活而产生的一种自然平衡状态。千万不要忘了——平衡状态!今天大家都会问:“我们的社会到底怎么了?”却忘了社会结构已经失去平衡,然而它怎么会失衡呢?


我们看到几种状况,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个人主义凸显否定了社会结构存在的价值。以往君主时代、神权时代里充斥某些特权,于今来看,当然觉得不公平,然而说实在的,我们东方人的这种认知,根本也是出于一种不公平的心态。对于已成就者,多半认为他靠剥削而来,这种观念普遍存在,所以当今社会无法真心看待一位成功者。社会上众多菁英经过异常辛苦的奋斗而得成就,却少有人以公平的态度和立场加以恭敬、尊重、赞叹,除了某些因意识形态而结合的特定族群,做一些无谓而肉麻的恭维、瞎捧之外,其实少有真正的崇敬。


一位真正的成就者是透过实力获取成功的,并非趁着社会结构发生病变,从夹缝中窜出获利。当然,历史上的确出了不少这类乱世枭雄,藉由社会结构的病态,利用社会之病和人性的弱点,建立一席之地。


我们在此谈平衡状态,必须兼顾两个部分:一是人性的存在与尊重,一是社会的祥和运作。对于人性的存在,我们必须绝对加以尊重;社会要运作下去,先决条件就是祥和。今天为了所谓民主主义、个人主义,为了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无端扩大个人的意识形态,既非阐扬人性,也不是为了社会的正常运转。这时人人为己,社会的运作和结构当然就产生病变了。

社会结构的病变当中,包含两个因素:第一,人性被糟蹋了;第二,祥和社会被破坏了。我们所看到的社会乱象,就是不祥和当中所衍生的人性受糟蹋的状况。认识此一实质内容以后,我们才能够了解本身的社会到底怎么了。


我们每个人,社会的每一份子,就好比血液中的细胞一样,当这细胞的基因被破坏时,一如人性被糟蹋一般。换言之,人性的糟蹋,彷若血液中正常的细胞功能被破坏了,健康亮起了红灯,社会结构产生了病变。我们该如何争取,让社会恢复平衡、让社会病变得以消除?就从每个细胞下手,使之恢复健康。血液若是含氧量不足,称之为“血浊”。人性遭到破坏,犹如血液携氧功能不足,因此社会才会产生病变。而我们该如何透过个人,予以均衡发展?每一个人应如何平衡发展呢?那就是我们的生态平衡。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专长与能力,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所能地施展长才,毋庸限制。在此发展前提下,我们才有可能让社会更壮大、进步、祥和。所以,如何让人能够健康、人性能够具足,那便是尽情任其发展!将自身的生命能量充分发挥出来,社会结构自然会祥和,不致于产生病变。


这是我们在探讨社会到底怎么了,应有的一个正确认知。假如没有这种认知,那充其量不过是个毛躁份子,空有满腹的社会正义感,但是却毫无能力,只是徒增社会的紧张性罢了,下焉者还会让这个结构更严重地导向崩溃。现在,社会结构不良产生了病变没有错,可是我们必须找出症结所在,然后才能对症下药。


社会发生了病变,我们要如何来改变?这是一件非常大的工程。前面提过,要建立一个美丽的人生不难,但建构一个美丽的世界却不容易。建立美丽人生,只需调伏自己这头牛而已,然而要建立美丽的社会,则对于每个众生、社会上每个人,都必须能够加以调伏啊!这好比赶一百头野牛排队上高速公路上,然后还要能一声令下,就让牠们齐步奔跑。这谈何容易呢?更何况这社会有无量多的人,你怎么去调伏?


如此庞杂的问题,并非此处所要解决的。我先举个例子。记得读书时代看过一本书,叫作︽清朝四大恶讼师︾,古代的讼师即相当于今天的律师。这个恶讼师其实也非坏人,他擅长兴讼辩论,名闻遐迩。我们一见“恶讼师”之名,大概就联想到捻着两撇胡子、手拿扇子摇啊摇的形象。这个讼师有种冷面杀手的调调,人人怕他。


有一天,讼师走到一座独木桥的桥头,正想过桥时,有个挑水肥的农夫已经快走到这一头了。农夫一见恶讼师站在那儿,便愣在桥上不知如何是好,向前走,怕惹恼他,想要调头走,桥那么窄,实在也不知该如何转身调头,于是犹豫起来。恶讼师始终沉默地站在桥头的这一端,既不走也不开口,就一直伫立在那儿。农夫挑着水肥,光站着发抖,时间一久,便从桥上摔了下去。恶讼师见状,扭头便走。这农夫爬起来后,感到愤恨不平:“好可恶,害我摔到桥下去,损失了一担肥。”事后,朋友们都劝道:“还好只损失一担肥而已,不要紧啦!”


这恶讼师口齿犀利,与人争辩不曾输过,很厉害,但这挑水肥的跟他有何关系?光是两眼对看,竟也吓得发抖。这讼师有错吗?“我又没有叫你不能走,我只是站在这里等你过来,然后我再过去啊,你自己不过来,愣在那边,还吓得摔下桥去,干我何事啊!”这不是很奇怪吗?社会上的人一见你就怕,却不知所惧为何?


事实上,这社会结构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在此作个结论,各位可以看到一个事实,一个恶讼师竟然让社会产生这么大的一股压力,连一个单纯老百姓都怕他怕成那个样子,然而讼师也没做什么,他只是站在那里而已。你看,这社会的真理何在?


今天我们的社会有好多类似这讼师的人,而且是真正的恶讼师。政府官员是恶讼师,立法院诸公,堂堂国会殿堂不立法,却天天吵架,也是恶讼师。舆论界的朋友也和恶讼师无异,社会事件一发生,还没搞清楚状况,媒体就先批判了。而那些自以为是的专家学者,在公众场合高谈阔论,不负言论责任,也是恶讼师(这么说起来,我现在可能也算在内了)。


恶讼师常常造成社会的压力。想想看,一个恶讼师就让寻常老百姓吓成那个样子了,那么当整个群体都充斥着恶讼师时,社会能不扭曲吗?责任谁属呢?大家都撇得一乾二净,谁肯承认自己就是恶讼师呢?社会扭曲、结构性病变的责任没人肯负,那我们该怎么办?是否得自己挺起来?


这台社会列车要朝哪个方向开去?我们一头雾水。好好一个老百姓待在家里,装了电视能不看吗?但打开电视都是恶讼师的镜头,怎么办?能否还给我们一个清净的环境?我们要看一个清净的、不受污染的节目,可以吗?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我们认为扭曲人性、糟蹋人性的,就是恶讼师。我们的社会必须能够从人性出发,不依循欲望而设定目标或以之为出发点,因为这些模仿的结果,不但增长我们的欲望,还摧毁了人性。我们希望以人性为前提,让社会尽快恢复健康,否则人性将沦为社会斗争的成本,待将来想回头再重新架设社会价值观时,将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


五十年来,我们为了追求经济成长,已经付出了两代的青春,如今第三代肯定是完蛋了。假如不赶紧有所觉醒、补救,或许还得再多花两代的时间才能挽回,到时民主将永远沉沦。希望大家能尽快挽救我们的人性。现在明白了社会结构性病变的某些状况,也了解社会正处于转变,我们如何能理出一条健康的坦途,让每个人、每个家都有个准绳,让社会可以循序走上健康人性的大道,这是我们所衷心期盼的。


社会是整体的运作,当恶讼师们运用个人技巧,利用大众所汲汲追求的个人主义、民主观念、思想言论的自由时,他便发挥一种语言暴力作用,左右和糟蹋我们的人性,置群众的存在于不顾。很显然地,我们一直被干扰,久而久之,年轻一代所学到的是“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尊重他人,这时候就完了!社会变成了脱缰的野马,成为失序的族群,人人都贪图快速成就、短期致富。


各位,没有这回事!生命的成长有一定的过程。小孩子出生,你想要拉拔他快快长大,一暝大一寸,我看拉个三暝就得急救了。成长需一定的时间和工夫,可是在竞相模仿、刺激物欲的社会现状中,没有竞争就别想超越他人,获致成功。各位没想过,一个人的成功是多少人失败的结果啊?成功失败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活下去。我们怎么活下去呢?这才是重点。成功者要活得有成功的样子,失败者一样得活下去啊!假如你一味地追求自己成功的目标,那你置其它人、其它事于何地呢?


我们社会所发生的问题也在这里。我们亟需拥有一套社会伦理,除了个人主义和独立自主的观念之外,更需要责任、沟通与协调,否则只是个人意识无限上纲,跟野狗一样为所欲为,想怎样就怎样,置别人与群体于不顾,毫不考虑“我们”的部分,如此,焉能不演变成暴力的社会?


要知道,在标榜个人主义和民主观念的同时,尤需沟通、协调与秩序,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不管沟通、协调或秩序,它更必须有“责任”为之前提。个人有个人的责任,家庭也有家庭的责任。一个人达适婚年龄时,必须考虑自己是否真能独立?个人本身的责任是什么?然后你和对方共同考虑的是,家庭能否独立?家庭责任何在?有这种“责任”的认知,才可能建立幸福美满的家庭。


很多人结婚不知所为何来,以前是奉父母之命成婚,其实那是不对的,很多人不肯承认这是错的。如今呢?奉子女之命结婚,这样对吗?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们都懵懵懂懂。问题就出在我们的教育。我们从未教导子女结婚的基本知识、观念和责任。


另外,你到社会上来领一份执事,对于公司这个单位里的工作,有没有尽责?你能否独立处理事情?沟通、协调的目的在哪里?或者你只是一上班就想着何时放假、待遇如何……从未想过怎么把工作做好,责任在哪儿、目标何在……没有!等老板要把你开除的时候,就提出劳基法抗议,这样的话,怎能为这社会、群体,发挥个人的力量呢?


个人主义、民主观念等,必须在责任的前提下进行。责任之下,有沟通、有协调、有秩序,大家在此结构前提下发挥能力,并不抹杀个人本身的存在。否则动不动即高擎个人主义的旗帜,标榜个人创意,却难以和大众和谐,这样不对。如今我们整个社会就处于这种状况。


如果你是一国之君、一位大官或单位主管,你更必须明白自己的执事和责任有多重。一群人全交到你手上了,你有责任带领大众把事情做好,不是随便推给一个口号或一个观念就了事。我们要负责任!负责经济的人,对于经济萧条、失业的问题就必须扛起责任来。失业的朋友很痛苦耶!岂容你随便编个理由搪塞。同样地,股票下跌不是光护盘就好,也不能说“自由经济,涨跌互见”便一笔带过。责任!你若没有“百姓之苦即我的痛”这样的观念,岂非尸位素餐?


我们发现,社会现状好像不是这样。有些人就在这个关键上发生问题,他是个人主义,他是某一种群体的运作,整个问题显现不出责任的存在,沟通也好、协调也好、秩序的运作等等消失了,只有表达他个人的魅力。魅力并非关键,任何职场里都一样,并非油腔滑调、长袖善舞就能把事情办好。当然,除了专业技能与知识能胜任以外,更希望人际能够圆融。然而若只为圆融而忽略专业的话,也不行,那就像买东西是买内容物而不是买包装。长袖善舞只是漂亮的外包装,包装漂亮其实无可厚非,但实质的内容才是关键,否则质感无由显现。


同样地,我们整个社会秩序、和谐、结构,能够很顺畅地运作,这一点非常重要。假如秩序、沟通、协调、责任都被抛诸不顾,而只重个人观念,相信这社会仍旧会继续的动荡不安。我们必须赶紧找出一套促进社会和谐的沟通、协调方案,以便进行社会的重构,恢复其健康的本质与能力。我们必须走出一条健康的道路。对于社会结构的病变,其实我们也不忍苛责,因为人人都有责任。并不是我在这里讲了一堆,就表示我可以撇清责任。


这一、二百年来,人类文明有着长足与快速的进步,其成就超越了过去八千年的进步总合,然而我们也感受到佛教在此过程中完全缺席了。所以此时,我们更觉得有必要将佛教的基本教义带进来,让它与社会同步前进,甚至走到时代尖端,领导群伦。当年释迦牟尼佛成道时,他所进行的即是社会改革。当时印度存在着种种不健全的社会观,他彻底的进行改革。反观今日社会,数百年来的进步,佛教竟然完全缺席,我们对此真的感到非常难过与抱歉。


今后我们该怎么样介入呢?尽我们的原则提出人性的立场,思惟此一观念。必要时,还得积极参与心灵工程与心灵建设。我们所提倡的生命教育,正是为这项工程而努力,期望大家共同来参与,以重构社会的人性,否则种种乱象将持续不断,变成永无止尽的恶梦。


我们至今已经牺牲了三代。过去牺牲的两代,我们看得很清楚,而接下来的第三代显然也濒临完蛋。各位可能觉得槟榔西施的存在,好像很亮丽多彩,但她终有一天也要嫁作人妇、身为人母,到时她要如何教育子女呢?这一代肯定是被牺牲掉了,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挽救呢?今天不努力,将是以后的遗憾,来日子孙将会臭骂我们为何让他们堕落。我们应该尽己所能去挽救人性,不让世间沉沦下去。


我们为各位分析过,今日社会的结构病变主要导因于人性受糟蹋,以及社会丧失了和谐的运作,这也是社会存在价值的来源。人性被糟蹋是由于个人主义的高张,谁大声谁就赢,或者为了遂行个人目的而不惜一切手段、牺牲人性。只要你敢,有什么不行。你敢,人家就忍,结果敢的人赢了,忍的人吃亏。就在忍的当下,人性被糟蹋了。若为求自保,他起而抗衡,于是暴力冲突也出现了。如此一来,社会岂有宁日,岂能不趋向崩溃。我们不妨这么说:个人逞能的观念实为社会结构病变的罪魁祸首。

社会在恶讼师的影响下,普遍产生许多小恶讼师起而效尤,到处作怪,一群大魔鬼在舞台上张牙舞爪,一群小魔鬼跟着在台下狐假虎威,把那些挑水肥的平实百姓吓得团团转,尽作一些无谓的牺牲,甚至民主政治结构下应有的权利,都反而在恶讼师的阴影笼罩下丧失殆尽。


以往在君主、帝制之下,有所谓白道恐怖,畏惧白道,寻常百姓尚可回避,只要安份守己,帝力与我有何哉!如今你走在路上,人家若看不惯你,你就倒霉了。飞车大盗,公权力无法制止,东西丢了去报警,警察首先问你家里有没有装铁窗?还劝诫你要看好门户,多装几道锁。奇怪了!我们到底该怎么样过生活?


这就是社会恶讼师所造成的。我们恐怖的并非政府的问题,政府无能,那么社会呢?恶讼师的存在所引起的人心恐慌,那才真正叫人惶恐。我们衷心期盼,这种逞能的观念能够尽快消失。要让这种观念消失,必须提出所谓“自制的能力”予以对治。个人主义在发展过程中,若无半点自制能力,那么社会结构定然会被扭曲。我们期盼人人能够免除恐惧,可是发展到最后,却是某些特权人士、有能力者仗着语言暴力,有恃无恐地制宰广大的群众,这是民主观念及个人主义当道的一种悲剧。


我们并非诅咒民主政治或个人主义,只是强调人性需要受维护和保障,有能者欲发展,固然该给予鼓励,但必须在公平互惠的原则下,才有民主可言。否则,敢的人就拿去吃,大声的就赢,那么善良的老百姓们势必成为刀俎上的鱼肉,形同那位担水肥、被人蹂躏的欧吉桑。谁伤害他了?表面上看是没有,但社会普遍存在的恶讼师却足以让他活在恐惧的阴影中。

我们认为有能力的社会菁英们,不应该再活在帝制时代的官僚层次里,挟恃着恶讼师的颟顸与独裁观作威作福、兴风作浪,而应努力成为新民主时代的清廉官僚才对。这些有能力的人、待机窜起的新秀们,若能多点自制能力,那我们将可在民主政治、个人主义、言论自由都完全自在的架构上,建立一个祥和的社会,而不必承担恐惧、暴力(尤其是语言暴力)的病态结构。


今天的社会真的很严重地存在这种社会病变,要想改变它,当务之急就是对逞能的观念加以改善,也因此非得有自制能力不可。不但老百姓要自制,拥有特殊能力者或菁英份子更需自制,切勿沦限在语言暴力当中,否则我们的社会结构将会崩溃得一塌糊涂,阿弥陀佛!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