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让生命更精彩——生命故乡的呼唤系列一

0|0评论|103人气|2021-05-26 18:49:30

今天要讲的主题是「让生命更精采」。生命要如何更精采?之前提过,要活出生命的芬芳、生命的光辉来,这时会发觉有个问题:为什么佛法告诉我们,人生是错误的、虚幻的?真实的人生是什么?这样问其实有一点颠倒,因为人生本来就是虚幻的。你会问为什么?我们就从佛教的基本教义谈起。


佛教的基本为「四圣谛」,即「苦、集、灭、道」。「人生是苦」,那是传统的定义,从知识的立场来讲,人生也是苦。可是我们发觉,很多人说:「哪会苦啊?不会啊!三个月换一次手机,好棒啊!怎么会苦?」


有位朋友曾经跟我说:「师父,你说人生是苦,我觉得当人不错啊!」她看起来年纪蛮轻的,我问她:「妳几岁啊?」她说:「我孩子读高中了。」哇,天啊!孩子都读高中了!怎么看起来像个高中生。」想想看,这样的人,人生哪会苦?在家里,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长大后,一毕业就结婚了,又是先生的最爱。你说她会苦吗?她不是真的没有苦,她其实还是有她的逼迫。


「苦」是个通称,我们对「苦」认识不够。人生的逼迫、压力和恐惧怎么会没有呢?现代社会里,竞争的压力不是苦吗?有些伟大的事业家一到办公室,首先就看白板、黑板。看什么?看业绩如何。他很恐惧黑板上的业绩落后。怎么办呢?每个人都活在这种战战兢兢的情况之下。


这不是人造成的,是制度逼出来的,我们就活在这种制度的逼迫之下,这叫社会结构病变,也是人生最大的盲点。同样的,生命在这种结构下所追求的目标,则是生命结构的病变。


这种结构性的病变,是人类的知识所造就出来的。人类知识可以激发很高的效率,可以创造财富、名望、地位与权力,也因此吸引着每一个聪明才智之士汲汲营营去追求,每个人都认为这样追求才对。什么叫「这样才对」?符合社会结构性病变的就对了,因此也造成个人生命结构的病变。


好了!有志之士、社会的睿智者发现不对,太功利主义了。但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自己造成的嘛!你说功利主义不对,但每个人都在追求功利啊!教育是这样教的,当然就这样合理的推理啊!所以哪儿错了呢?


合理的推理本身没错,但是它的前提却错了。只有在生命的教育里,才看得出这种结构性的病变是错误的。可是今天的生命教育还没有推动上轨,包括喊着这种教育不对的人,也因为不知道错在哪里而改来改去。


有个笑话这么说:三位分别来自韩国、大陆和台湾的教授到欧洲去开会。韩国教授打开手提箱看一看,就把好多人蔘丢掉,另两位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们那里满街都是,带在身上太麻烦了。」接着,大陆教授也打开行李箱,把貂皮都丢掉,其它二人惊讶地问:「咦!为什么丢掉?」他回答:「我们那里貂皮太多了。」台湾教授一看这种状况,就把身边的大学生都丢掉。他说:「在台湾,几乎人人都是大学生。」


这说明什么?我们的教育结构产生什么变化?满街的大学生追求的是什么?社会价值的偏差,让生命结构也产生了病变。这个部分无法洞悉,整个社会就会扭曲,产生偏差。要如何看出这种结构性的病变,那就要从生命的教育来着手进行。


生命要活出光采,并且更灿烂精采,首先就要分析一个很特殊的命题:我们在结构性病变的社会中,生命是怎样运作的?

所谓「生命」,我把它分「第一生命」与「第二生命」。第一生命是建立在我们这个色身(身体)的基础上面;身体由「地、水、火、风」合成,统称为物理现象的生命。「第二生命」指的则是所谓的「法身」。


身体的「四大」,佛教术语叫做「色蕴」或「色」。其实佛教讲生命有「五蕴」,「色」以外,还有「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在人类知识领域里,唯一能够运作的只有心理现象。但心理现象要解释四大,是解释不出来的。要知道这个「识蕴」,心理现象难以完全解读,解读出来的只能够说是九牛一毛。


人类唯一比较能够控制的是「色蕴」,即色身的层面;透过物理、化学、医学、生物科技……等等,人类大概所能控制的,也不过十分之一而已。对于其它四蕴的解读,那根本还不到万分之一。我们人的生命,完全活在无知的情况中,这不是很可怜吗?


然而佛法不仅完全解决了「受、想、行、识」,连物理现象的「色蕴」也可以做最佳的处理。我不是说佛法可以让人活到几千岁、几万岁,长生不死,而是在有生之年,可以活出价值、活出意义、活出芬芳、活得灿烂,关键在这个地方。


先来看看这色身「第一生命」是怎么活的?其实所有的解释,基本上都离不开以下一个公式:色身生命的运作,是以大脑记忆的数据为前提,这是第一个因素;根据这些记忆的知识,开始去进行所谓合理的推理,那是第二个因素;而合理的推理有一个目标,就是一般所谓的人生的目标,那是第三个。人生就在这三个因素里头流转。


你记忆的知识有哪些?你会配合家庭的因素去运作。一个靠祖业余荫的人,他的人生观跟一个赤手空拳打天下的人,是不一样的。基础不同,人生观也在不同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推理;能达到推理目标的人,就叫「有福报」、「人生如意」,而不能达到的人一定错了吗?不!他只不过在合理的推理过程中产生了病变,因而达不到目标,简单地讲,只是「不如意」而已。


每个人所记忆的数据不同,所进行的合理的推理也肯定不同,据此推断出来的答案也就不一样。这种人生并非真理,因为没有一个真理的目标。即使你弄出一个自认是真理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价值跟意义,那终究是知识推理出来的答案,终究是虚幻的人生。

你出生的环境有父母的疼爱,跟一个姥姥不疼、父母不爱的人,你们对事情的看法会一致吗?有的母亲告诉女儿说,天底下的男生都是坏人,以后你要小心;有些家庭的女儿却看到爸爸很体贴妈妈。这样出身于两个截然不同环境的人,她的人生观,对男生这个动物的看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其它呢?人生的推理呢?你的合理推理会一样吗?有的父亲很认真、努力,但老是被社会遗弃,不是失败就是被老板炒鱿鱼。他对子女心理的影响,跟一个事业顺利、上班很受器重的父亲,所给予子女的人生观会一样吗?我们看到社会的百态形形色色,主要都来自于记忆的不同,而这个记忆的不同,佛法叫作「我执」。


第二个因素,每个人都在做合理的推理,而这个推理,都来自于社会的价值结构。大家都想追求财富、名望、地位与权力,所有推理都朝着此一目标进行。每个人的基础条件不同,所追求的一定都成功吗?你认为这是命定的福报,还是人生的因缘、因素组合不当呢?


我们常听人家讲:「只欠东风。」其实他欠的不只是一个东风,而是无量的东风。他跟人相处圆满吗?有很多得力的朋友吗?有足够的知识吗?有果断的毅力吗?有判别正确、好坏的智慧吗?当这些因素不足的时候,努力跟IQ根本没有用。


我们讲的福报,不是命定的、抽象的福报。刚才所讲的,都属于福报。你有没有足够的人际关系?跟人相处很妥善、很完美、人家很喜欢你?或者你给人家的就是小头锐面、竞争、勾心斗角习气的人?或者你有足够的良师益友可以指导你?或者你有很好的家庭和知识背景作为助力?假如没有,光只有蛮干跟IQ是没有用的。


这些东西是目前年轻人最大的忌讳。常常听人家讲:「他就是长得漂亮,会巴结、会撒娇,像我们这种能干的人没用。」并不是能干的人没用,你的能力也许比他高一点,但是人际或与上级的关系,可能就比他差了。他这两部分成绩的总合若高过你,当然升官就轮不到你了。你只谈自己优越的一面,怎么不谈缺失的一面呢?


现代人在做这种价值判断跟合理推理时,会产生这种偏差,因此你的目标能不能达成,就在这个地方看出来。佛法说这种合理的推理叫作「法执」,就是指你有偏差的状况。既然合理的推理未必正确,而虚幻的人生是活在这种「我执」、「法执」所设定的目标上。其中为人生带来多少灾难跟痛苦,又有谁能体会?


这个虚幻的人生,给我们带来一种逼迫。逼迫在哪里?就在合理的推理上面。所以当「合理的推理」这种生命的因素愈淡泊时,就愈不会尝到那种痛苦。因此「法执」愈轻的人,痛苦愈少,「我执」愈淡的人,痛苦也愈少。有一种人很能干、精明、伶俐,我们说他「业力」重,为什么呢?因为他的「法执」重,所以假如他能够憨厚一点,或者在聪明伶俐当中,能够更周圆一点,那就未必是痛苦,而是一种福报了。


所以我们看到虚幻的人生有两种:其一,是透过「法执」、「我执」表现出来的人生,是一种轻盈的现象;其二,是一种混浊的现象。而这两者又可归纳出三个层次:第一种是幻想、妄想、欲望很多很多的人,通常属于混浊型;这是一种依赖,依赖着金钱、财富、名声、名望、地位与权力。当你执着、依赖这方面而生活,就叫堕落。


一般而言,金钱、财富、名位、权力和声望本身并没什么不好,可是当它们跟欲望相结合的时候,就会产生斗争,甚至不择手段,那时候心性的黑暗面就全部展现了。这种生命是堕落的,佛教一般称为「欲界」;依赖此种情况而生存,便是「欲界」的人。


第二种是依于艺术、美术雕刻、音乐、绘画等等偏重精神层面的有形的东西,这种情况我们叫「色界」。这是就一般的事业而言,尤其指艺术方面,当然包括工程师。


很多公务人员,上班时生龙活虎,一退休很快就死亡了。为什么呢?因为他突然间失去依赖,却又不会转移。他应该从低层次的有形依赖,转移成更高层次的依赖。这个依赖,我们叫「色界」,其中是不夹杂任何欲望的。所以我们看到艺术家或创作者们,会觉得他们很高尚、很轻盈、很有灵性,就是因为他们对欲望比较超脱。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也是依赖,但其所依者乃思想、想象,思想的创作、学问的创作。这叫「识」跟「想」,我们称之为「无色界」,它所凭借的并非有形的东西。


以上三种层次,我们统称「三界」。「色界」跟「无色界」是比较轻盈的,而「欲界」则是混浊,甚至会堕落,造成斗争的。艺术创作本身不会伤害别人,公务人员服务也不会伤害别人;「贪、瞋、痴」发生,甚至因为欲望而去伤害别人,那就更不对了,那是堕落!这时候不是依赖「色界」,而是依赖欲望,才会伤害别人。那么依赖思想呢?那便是一种无形的奉献。


佛教中讲的「欲界」、「色界」、「无色界」,在这里面奋斗的人通通叫「三界轮回」。了解这「三界」,了解这种生死奋斗即是生死轮回,而后能够出离,就叫「出三界」。了生死、出三界,修行就这么简单!问题是,我们看不清楚这种情况,因为知识的记忆、合理的推理跟企求的目标,乃生死轮回的三大结构基本公式。


要记得这三个生死轮回本啊,生活在其中,就叫「虚幻的人生」,也即是苦的本质。看看自己有没有受这种逼迫?这再清楚不过了,可是广大的人都不知道。这是苦的本质啊,为什么还要执着它?由此也导出佛教的第二圣谛,叫「苦集谛」或「苦集圣谛」,传统的讲法叫「苦的根源」。苦的根源何在?明知它是错的,为什么还要执着它?问题就在于我们不知道它是错的,因为我们的思想、生命结构就是这个样子,社会结构也是如此,所以这个盲点也就看不到。看不到,反而觉得这样才对,那就是苦的根源了。


在这种苦的情况下,我们所遭受的压力非常大。要怎样挣脱呢?通常我们会用逃避、不负责任的方法,但这样并没有了脱。自杀,一死了之,解决问题了吗?没有!这是逃避而不负责任的方法,不足为取。我们要看清楚它,看清楚它,可以让它变得完美;因为不能看清楚,所以也就无法加以肯定。


真实的人生是什么?就是虚幻人生的反面;可是虚幻人生的反面,可不一定是真实的人生。我们因为相信合理的推理,所以就导出很多虚幻跟错误。譬如人生爱拚才会赢,那么「人生以服务为目的」就不对了啊?但事实上「爱拚才会赢」可能导致堕落的人生,而「服务为目的人生」正是导向轻盈的人生。


不过就真实的人生而言,这两者却都是虚幻的人生。至于真实的人生又是什么呢?它是一种对生命的肯定。刚才讲过虚幻人生的三个结构,那么真实人生的结构又是什么样子呢?它也有三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定位」,这个人生的定位,不是社会中一般讲的定位。这个人生的定位从「发心」开始,对生命要产生「信心」,有这两个「心」才能够定位。详细的部分,我们以后再谈。定位以后要修行,但修行是带着「疑情」。什么疑情呢?「探讨、摸索何谓虚幻的人生?」这是第一个疑情。


第二个疑情则是探究「真实的人生是什么?」虚幻的人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执着虚幻的人生?这两个并在一起,称为「对虚幻人生的觉醒」。「对于真实人生的肯定」则是一种「慕真」,即仰慕真理的一种疑情。除了探索真理、真实的人生是什么之外,还要探索如何到达真实人生的目标。修行要具备上述两个部分。


对于虚幻人生的探讨,以及人为什么会执着于虚幻的人生,这两者合一,称为「苦集疑情」;对于真实人生是什么,以及如何到达真实人生的目标,这方面的探讨则谓之「灭道疑情」;「灭道疑情」即是追求真实人生的探讨与摸索。


大家要留意,真实人生也好、虚幻人生也好,你的摸索没有那么快。但是在人生的过程中,确确实实历经过一番奋斗的人会很快,不管是男生在事业上,或是女生在理家持家方面。假如以一种抱怨的人生观来理家持家,那很难成就。


抱怨的人生观,是因为对人生没有看清楚。真实的人生,是勇于承担的。有承担的人,会看清楚现实社会的状况,并很清楚地掌握到要领。有两个年轻女孩都结婚了,一个在结婚当天,婆婆穿戴的很漂亮欢迎她进入婆家,可是第二天清晨四点半,就听到天井里有人一边劈柴,一边高声喊着:「全台湾最懒惰的新娘还在睡哩!」她受到这种压力后很快起床,把先生摇醒问道:「我现在该做什么?」外面婆婆正吼着,先生脑筋一想,叫她赶快去煮饭。糟糕!大目仔新娘进了厨房却找不到灶……。从此不管她煮什么、做什么事都不对劲。在这个状况下,她经常向亲戚、朋友抱怨婆婆怎么不好、怎么虐待她。活到六、七十岁,媳妇终于熬成婆。她讨了媳妇以后,继续抱怨媳妇的不好。这个人一生没有用,完蛋了!


另外一个,刚结婚时情况差不多,婆婆嫌她不会煮饭,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年轻女孩毕业以后就结婚,家务事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因为在娘家妈妈很疼她,现在要她自己一下子挑起别人家的事,她怎么处理呢?她可厉害了,被骂了几天,眼看情况不对,就跟婆婆说:「我不干了!」然后私底下到外面参加烹饪补习班,很认真地学了两年。


结婚二周年时,这个媳妇对婆婆说:「把所有亲戚朋友找来,我要办桌请客,今天我才叫真正的媳妇。」她弄了三桌,每桌十六道菜,完全自己一人下厨,把婆婆给吓住了:「你本来不会煮饭,怎么现在会了?」原来这两年她坚决不在家里煮饭,只在工作之余去学,如今学成才在所有亲友面前露脸。从此她承担全部家事,又告诉先生说:「我不上班,要全力理家。」婆婆从此再也不敢对她叨叨念了,她也不抱怨,只以实力做给人家看。等她讨了媳妇以后,就说:「我退休了,任务完成,剩下来的交给媳妇去处理。」这是有智慧的人。没智慧的人,每天以泪洗面,消耗自己的一辈子。


这两种人,抱怨的人一无是处,承担的人会处理事情。人生,怎么去承担?怎么完成这一期生命的任务?如何让生命能够更精采?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够在世间法中做一个勇于承担的人,而不是抱怨的人。当你成为有承担的人时,那要来追求真实的人生就容易了。

即使有一天你发现,人生真正是这样吗?不对,这是虚幻的人生,给人造成痛苦。这时候,你也能很快掌握到要领。但是一个只是焚烧生命、浪费生命的人,虚幻人生是什么,他根本茫无所知。真实的人生是什么?他也不会知道。勇于承担的人,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最有效率的方法,来改造自己的生命跟人生观;他要感受虚幻的人生很快,要掌握真实的人生,也很快。


要懂得如何过一个承担的人生,因为承担的人生就在现实社会里,我们其实可以处置得很圆满。当你对现实社会能够处置得很圆满的时候,想要完成生命的改造就简单多了。

所谓生命的改造,是从虚幻的人生改造成真实的人生。要从中摸索清楚,转化为真实人生,这时候,那个转化的过程是一个要领。摸索何谓真实人生和虚幻人生,此属第一阶段,除此之外,如何从虚幻转化为真实,并且安住在真实人生里,这便是第二个工程。至于第二阶段的工程完成以后,是否要更积极地改造自己,完满真实的人生,让生命臻于至善至美的境界,这就看个人的意见和个性了。


有些人,像释迦牟尼佛,会很快一气呵成将它完满;弥勒佛则不同,他要把条件选择好才进行最后止于至善的工程,这就是弥勒佛的个性。释迦牟尼佛的个性是很积极的,而弥勒佛则是慢慢修的人。所以真实的人生定位以后,虽然因为个性不同而有精进的迟缓,但都没有不对。可是在虚幻的人生里头,你精进也错,不精进也错;你再怎么精进,都是朝错误的方向,若不精进,也只是浪费生命而已。


要怎么样让我们的生命展现真正的精采度呢?记得,就从错误、虚幻的人生中转移过来。当你到达正确的人生原点时,要如何精进已经是次要的了。现在问题是,虚幻的人生我们了解吗?真实的人生我们知道吗?假如都不了,那对于自己为何会如此执着,也必然无法看破。同时,对于要如何安住在真实人生的道路上,也必然无法掌握,人生因此始终无法转过来。所以这「苦、集、灭、道」四个部分,是现代人对人生应该有的透澈认识。

假如我们对现实人生无法真实透澈地去了解,那也就难以进行生命的改造。一旦能了解这四个部分,那要改造人生,真的不难。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摸索阶段,是否能真正摸索出何谓虚幻与真实的人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的。


有些观众或朋友听我这样讲,可能会说:「你怎么敢讲得那么肯定、那么大胆!」这绝对不是我大胆或自大,更不是吹牛或高傲,不是!我们一定要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人生的境界、人生的旅程与人生的整个过程。你必须去感受生命的价值、意义与目的,人生奋斗的方向、生命的存在与生命的真相。这六个部分要自己去看,从人生、人性或生命的立场去下手都可以。


各位,假如生命的改造是一个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巅峰,那我大可不必再讲了。今天讲佛法、不共法,就是要让我们生命到达圆满境界,不受种种拘束和限制。至于要怎样超越它,这个工程需要一段相当长的工夫,其中包括要如何克服心理、生理等等物理方面的瓶颈以及社会现象的拘束;那种心理上的负担跟障碍要怎么样去超越,然后怎么去圆满它?

不要当社会的逃兵,也不要当人生的叛徒,我们要做的是人生圆满跟社会的圆满的工程师。在进行这个心灵工程、推动心灵方程式的时候,你就是个心灵工程师。心灵工程师不在于破坏而在于建设;要破的是错误的观念,从束缚中走出来,而真正建立的部分,就是我们生命的理想境界跟目标。


这过程里面,我们可能会遇很多挫折、很多噪声。各位,弘扬佛教的正法,本来就有很多障碍。尤其我们身处于一个斗争的社会,往往非得在对立中,才能显现自己的存在和生存的价值;社会结构的病态把我们误导到只要一见面就对立、一见面就斗争的这种盲点里。

但是我们真正要的是和乐圆融的世间和生命情操!期望我们在健康的人性、健康的人生观、健康的心智年龄及健康的人格等前提之下,共同来进行生命的改造,这才是佛法不共法、佛法中正法的菁华所在。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