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让心活起来——生命故乡的呼唤系列一

0|0评论|96人气|2021-05-26 18:57:26

今天要跟各位共同来研究「让心活起来」。

我们都知道,现在社会非常富裕跟繁荣,可是还有很多朋友活得并不快乐。我们常常探讨这个原因,他不是物质不够宽裕,也不是没东西可用。从前人们物质匮乏,环境不好,甚至满身红豆冰、臭头烂耳,在这种情况下,人的生活却很美好。

想想四、五十年前那种环境,有柏油路吗?没有!连电风扇都很稀奇。但是那个时代到处是蝴蝶、满天的飞鸟、蓝天白云,河里有鱼有虾,可以在里面嬉玩,满山遍野绿草如茵,好美啊!今天大楼林立,无论家里或外面,冷气、豪华设备,高级咖啡厅、餐厅、游戏场、百货公司到处都有。

我们拥有这么丰富的物质,可是大家并不是真的很快乐,有的只是一些声光刺激的享乐而已,过后便觉得乏味。所以整个社会,口腹之欲也好、声光之乐也好,一直在改变,三、五年不变,人家就说落伍了。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几千年来蓝天白云,没有人说落伍,今天这么高级的设备跟享乐,为什么会落伍呢?

这不是外在环境的落伍,而是我们内心的僵化;当内心僵化的时候,所有东西也都发生问题了。僵化的心,是不会闪动的。既然无动于衷,家里设备再美好,也都变成几何线条,变成毫无生趣的环境,这跟地狱其实没两样。

当然我们不会真的把它看成地狱,可是这里面就是缺少了什么?其实不是心也不是生命,所缺少的就是「活起来」;它没办法「活起来」!拥有一个很活泼、很活跃的心,那才是真正的自在,然而这个心为什么会僵化呢?

我们可以分析几个问题,第一个最主要的,就是来自社会的压力。我们有很多观念没办法扯清楚,在古代可能,在今天就变成不可能。台湾是以男人为中心的社会,很多人要求男女平等:上班回来后,夫妻两个人应该共同下厨、共同煮饭、吃饭,然后一起把碗盘洗好,这是多美的一种画面。

然而现实上,男生跟女生社会奋斗的情况不同。有些人接受命令,依教奉行,做完就算了,这时他的心力没有多余的付出。各位要知道,虽然只是墨守成规地执行任务,却可以保有充分的心力,而这可以让人持续活泼下去。这样的人通常在居家生活中,比较具有生命的活力,除非他是个意识形态非常僵化的老夫子,否则他会接受分担家务,而且生活也会比较多变化。

可是我们看到今天的社会并非如此,尤其男生,在激烈的竞争下,要创造业绩,要跟朋友同事以及同业竞争、向未来挑战。当这种情势一产生,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了。他全身的体力、心力、所有时间,都完全投注在事业上,唯有在事业场合里当一条龙,充分展现生命力,才有可能成功,跃登龙首,接受媒体采访,成为社会的风云人物。

这样成功的人其实很有限,失败的人却是满坑满谷。这些人还是要回家,可是一回到家,却变成了一条虫。你要他跟太太一起下厨,你想,这条虫煮出来的饭能吃吗?在这样的环境里,你说我们是否该给这些商场上拚命竞争而败下阵来的先生们一点鼓励,给予他们一点余裕休息,让他们能平心静气地享受太太所准备的晚餐。可是站在女权主义、男女平等的立场,这样的主张似乎不合逻辑。

我提出这个问题观点,不是要向男女平权挑战,只是要让大家了解现实的差异。这当然不一定是指男生,有些女生也差不多啦!回到家里懒洋洋、全身瘫痪。所以现在这个时代,大家都流行吃外食而不回家作饭,因为实在是太疲倦了。何况现代人吃饭也不定时,我们常常看到八、九点钟,还有人要进餐厅去吃饭,为什么呢?因为强烈的竞争,让我们身心俱疲了。

身心疲倦容易使人依循现有的环境,只想赶快睡觉休息,培养足够的体力,好应付明天的激烈战况;我们更发现这样的人,脑筋的活动逐渐窄化了,而且是严重窄化。各位有没有留意,亲戚朋友谁会有几本真正看过、有价值、有意义的书籍?有没有办法定期阅读?不要说一个月一本,三个月一本就好,有没有?台湾社会买书的人有,看书的人几乎很少,原因在哪里?就是因为我们心力憔悴了。

当这种情况产生时,人的思惟只剩下一个,就是生存和安全。假如他工作不保,安全受到威胁,但是却又必须保有工作、生存下去的时候,那要怎么办呢?只有变成专业了。我们看到,绝大部分的商场高手,除了工程技术等等很专业以外,在人际当中都是百般计较,因为他愈能计较,也就愈专。他的「专」是在人性上观察跟计较,他不是发挥人性的优点,反而是逮住人性的弱点,然后展开种种的攻势,这就是所谓僵化的心。

僵化的心有一个特色,就是往下堕落。我们看看整个社会,不止工商界,包括政治、舆论界都竭尽所能地揭露人性的弱点,然后加以攻击跟挞伐。我们不说这叫「抹黑」或「吐槽」,但发现这种情况真的让人心破碎、人性瓦解,整个社会往下沈沦。上升的社会应是菁英集中心力于人性的优点,并加以发扬光大才对;我们却集中心力抓住人性的弱点、缺点,然后集中火力去揭发他、打败他。

人性的缺点,人皆有之,但是却被你逮到、被你揭发。其实这部分涉及隐私权,你毫不保留地揭发出来,别人的生活就缺少了自主的空间。当一个人没有自主空间的时候,就好比生活在集中营里一样。我们是一个社会,可是在这样的舆论打击下,个人失去了自主的空间,人人自危。各位想想,在这样的环境中,怎么能够自在?这时候心理开始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他不敢放心,只好活在某种约束之下。

现在某些朋友们稍微谈论到一些比较私密性的事,就马上会说:「注意喔!有没有某周刊的记者在?」这是多恐怖的现象。这些杂志记者怎么会变得那么恐怖呢?他们彷佛丧失了人性,在我们社会中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人生活在一种无形的监督之下。心,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逐渐凝塑成一种缺乏弹性、没有自主的心境,这就叫「僵化的心」。

压力,来自整体社会的结构,我们的结构设计了这种竞争的情况;竞争促使社会进步,竞争也使人患得患失。这种让人患得患失的心,会使社会形成一股恐慌。这种忧患意识未能促进社会成长,反而促使人们的思惟空间更加窄化,这是我们的不幸。

我们面对它,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它,否则整个社会的人都会有一种无明的恐惧。成功者固然成功,但是成功更可怕,因为他的压力比别人来得大,他怕丧失的也比别人来得大、来得多。这时候,我们需要因应的方案。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抒解和排遣社会压力的方法,其中最好的管道就是家庭。可是我们也发现,当一个人很不快乐时,事实上也正是家庭难以发挥功能的时候。

我们现在都是小家庭,对子女的教育往往失败,而夫妻两个又各自奋斗,这时家人相处的时间当然就非常少了;即使在一起,子女与家长之间未必有对话。我们现在提出一个呼吁,家庭成员之间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家庭的对话,这个对话时间,至少每个礼拜一次。父母子女三、四个人,一整晚不接电话、不做任何的事,大家坐着泡茶、喝汽水也好,聊聊天,把一个礼拜以来所遭受的种种提出来谈一谈。

或者看看电影,看完电影后聊一聊也好。总要有个共同的话题,谈谈彼此在生活中、在与人相处的过程当中遭遇到什么。没有得失评断,只是谈论一下内心对社会、对生活,以及对生命的感受。

这一点非常重要,假如没有相互之间的安慰跟鼓励,来自社会的压力会让人紧绷,很容易就崩溃了。假如每个礼拜最少有一次可以彼此疏导一下,就好像把那绷紧的神经揉一揉、搓一搓,舒缓一下,那才有力量再应付下一波的挑战;才不会遭遇挫折后,不知如何保有自己的弹性跟空间,来应付种种挫折。

现代社会不是不够富裕,也不是没有成功,是没有办法承受挫折。有的孩子升学考试考不好就放火自杀,在学校考九十八分,认为不满意,就跳楼自杀。各位想想,考九十八分不满意,可见这孩子一向都考一百分,那一次九十八分的挫折,为什么对他会打击那么大呢?

父母都说孩子很乖,老师也说他品学兼优,那为什么考了九十八分,还要去自杀?因为这孩子的心不止是僵化,而且根本就僵硬了,无法忍受一点点的挫折。他连遇到「少了二分」的挫折都没办法调适,这不是很恐怖吗?因为他的心性已经僵化了,他没办法适应这样的挫折。一个僵化的心,就好比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会在我们的社会中引爆。

这样的损失太大了!生命是无价的,人与人也是平等的,家庭与社会栽培这样一个孩子到这种程度,却在僵化的情境中完全给毁掉了,社会的损失还不够大吗?

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回过头来冷静思考,在这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怎样拥有一个比较具有弹性的心。假如心理状态没有足够的弹性,那也就无法应付频频发生的挫折。大家知道「世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假如一个人经常遇到不如意,我相信他会有足够的弹性;但是如果一个人从来没遇过挫折,往往一次失败就把他折断了。

当然,一个人要是一生经常不如意,又不得谅解,那也是可怕的事。所以这个时候、这个世代,我们叫作「娑婆世界」,「娑婆」就是「堪忍」,还可以忍受的意思。遇到一些挫折我们都还可以忍受,当然更希望所有的挫折,都能够忍受。

家,是我们人生最后的避风港。它可以让我们倾诉、休养生息、重新出发。它让我们了解,如何在竞争无情的社会里,温暖自己的心,重新再出发。这是第一个,我提出来保养我们「活泼之心」的基地。

此外,我们更呼吁人人都能够养成「欣赏」的眼光。欣赏人家的成功,更要能欣赏人家的失败;不但要能欣赏别人的失败,更要能欣赏自己的失败。不要说考九十八分,就算考零分,你也要能够欣赏。

我们讲说欣赏别人的失败,可能有取笑别人的意味,但是假若能欣赏自己的失败,那就是非常豁达的胸襟了。大家都尽力而为,努力地朝成功的方向前进,弄到最后,可能一塌糊涂。这时候你能不能平心静气好好想一想,这是多美的时光啊!成功的时候,你忙啊,马不停蹄!只有在失败的时候,你才有驻足、休息与欣赏的空闲。想想看,此刻放眼天地、蓝天白云,周遭的人有多亲切、有多美!

人在朝向成功时,两眼只瞪着目标看,注意力完全在前方,周遭一切什么也没看到。那种人生多么僵化与乏味!可是一旦你突然被挡住了、停下来了,不能再前进了,才会左右顾视,驻足欣赏。事业上好像失败了,可是呢?你会有更多的时间跟家人相处,可以好好饱餐一顿,不受干扰;早晨起来可以在床上多磨蹭两下,徜徉在晨曦中;跟家人喝杯咖啡、茶或果汁,不再那样匆匆忙忙赶着去上班;你待在家里翘二郎腿,好好咀嚼一下!几十年来的奋斗,换得现在所谓的「失败」,不也正是享清福的时候?你不觉得这很美吗?

人会有成功、也会遭遇失败。成功不是目的,成功以后怎么做?失败也不是目的,失败以后怎么做?我们总要活下去,那要怎么活?成功要活下去,要生活;失败也要活下去,也要生活。各位,竞争场合中失败的人,从生活中所获得的利益,往往比竞争成功的人获益要来得多。竞争场合成功的人,在生活中所失去的更多,他所博取的只是虚名;而失败者所得的乃真实的利益。因为社会的焦点在成功者身上,而家庭的焦点则在失败者身上。

其实成功、失败这种字眼是很尖酸、很刻薄对立的一种词汇。在生活中,老天疼爱失败的人,它是跟失败的人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成功的人跟虚名、跟镜头结合在一起,他的人生飘浮在那虚幻的媒体上面。我们很难看到成功的人会在夜市出现,即使出现,也不过是来作秀的而已。我们什么时候看过哪个市长、立委或总统,真的在士林夜市或高雄六合夜市的摊位上,好好饱餐一顿,享受悠闲呢?那根本就是稀有动物嘛!

真正有的,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我们这些所谓的失败者,可以天天徜徉在里面。同样的,你赚的那些钱很好用,他的钱却很难用,他无法用在他想用的地方,他都是在固定的、僵化的路线上行进。

我们期望每一个朋友都能够活出自己的天地,这时候,各位,「欣赏」,尤其欣赏自己失败的这种磊落风格,是人生非常重要的情操。我们要讨论的,不是成功、失败,而是那一种磊落的心胸。

人生只是走过去而已,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不论成功或失败,人人都要走过这一生,所以成、败并不是我们的标的,重点是我们要怎么走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真实的走过去,还是虚晃一遭?

大家想想看,已经过了这么长的一段岁月了,有没有体会到这一点?成功、失败,不是重点,不是我们所计较的,我们真正要感受的是,你所走过的这一段路真实吗?看看那些成功的人,在成功的这段时间里,他真的上百货公司吗?他真的去挑一件他喜欢的东西吗?我看不是,连他要穿一件什么衣服,都是秘书帮他买的。

这叫人生吗?他一生都在工作,没有为自己的享受。这样的人生是真实的吗?这根本就是虚妄的、假的,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一种生活。所以呢,我们广大的群众是活在真实的世界里,各位不要把挫折、失败看得那么严重。失败、挫折是人生的一种经历,就好像我们跋山涉水,爬山的时候往上,涉水的时候往下,往上往下一样都在走,这样的人生才是真豁达。

让我们的心活起来,这一点非常重要。利用家庭对话的时间,跟家人相互探讨人生、人性与生命;看看这个礼拜以来,遭遇又怎么样了。我想,这是人生最美的时刻。尤其这时候,提供自己失败的经验,彼此欣赏,对于家里的人来说,他不会感觉到你失败,反而会觉得更窝心、更温暖。这时候,我们的人性一定会朝正向来成长,人性的优点也会显露出来。

每个家庭假如都这样显露生命的光辉,让生命的芬芳散播开来,那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会像盆栽的花朵一样的灿烂、一样的美丽,社会将会多么温馨,那才是真正的极乐世界。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那就是开放的心,要能够接纳。现在是小家庭制,一家大概四个人,父母跟子女之间,不要太封闭、不要统一一种意识形态,要能够多元化,容许个人不同的主张。这种开放式的家庭中,任何人遇到挫折,我们都可以好好欣赏、互相激励。假如大家都同一口径,同一种意识形态,都要追求成功、创造第一,那就完蛋了。那个失败的人在家里就会变成臭虫,不要说来自社会的批判,光是家里给他的压力,他就会受不了。

一个社会的失败者,一想到家里也有同样的压力时,各位想想,他要怎么活下去?假如家里是开放的,拥有多重思惟的话,我们遇到挫折、瓶颈,家里是不是可以提供决策参谋,提供一个新的思惟领域与开放空间呢?所以怎么让家里活泼起来,让家里拥有多重思考,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现在的社会,一再地要打压异己成为同一口径的思惟模式,这是社会的价值取向,我们无法左右,可是家里应该可以创造多元化的思惟空间。然而这里面又牵涉到你的家庭教育,所谓比较好的家教环境,大概都是一元化的教育,这时候你没有办法接纳第二重教育。那我们就要留意了,真正好的家教,不是单面唯一的价值取向。

就好像拥有良好历史观的人一样,他不是把历史上的事件背得很清楚,而是他能纵横剖析历史的存在事项,了解当时的社会、文化背景和生活现况,能够拥有这种活泼的心性来看历史,才能够拥有宏观的、良好的历史观。假如只是背一些事件,很清楚哪年、哪月、哪个朝代、哪个皇帝、哪个地方发生什么事,那也不过是书虫,跟计算机记忆的数据一样,这个不叫作历史观。

同样的,拥有良好的家教,是指生命具有活力,不只是教养好,而是家庭里的每一个成员都可以拥有良好的判断,成与败之间能够欣赏。家庭教育不只是道德跟礼仪教育,最重要的是人性的教育、生命的存在。要怎么凝塑出来一个健康的人格,就要从家庭开始。

家庭的人格教育,跟学校的人格教育不一样。学校的人格教育,是社会道德、法律、知识的教育;家庭的人格教育,是生命存在的教育。所以我们看到父母亲要求子女的,是活得好、活得健康、活得安全,而非要求成败这种东西。注意到这一点,学校是要创造成功的,所以成功了,那就在学校庆祝吧,家庭不是庆祝成功的。当然成功会庆祝也无可厚非啦!我只是说,在家庭里,平常对挫折的处理,比对成功的强调要来得重要。

那么学校有没有办法帮你处理人生的挫折呢?它没有办法处理,它只有给予成功者奖励而已,遇到挫折的人,全部要到家庭里来。可是我们家庭里,已经丧失了那种功能,要怎么办呢?只有靠宗教团体。宗教是负责社会教育,社会本身就是有成有败,宗教里一律平等,它不能够针对成功的人给予褒扬,宗教更需要对社会上奋斗失败的人给予鼓励、给予安慰。假如宗教不能发挥作用,这个社会就崩溃了。

我们在这种激烈竞争的时代里,家长都投入竞争,子女已经失去照顾,我们要求的家庭教育,也几乎不可能了。我们发现,只有那些原来就是成功的家庭,才能够保有那一份良好的家教传统。可是这一份家教传统也逐渐在消失当中,成功的家庭,价值一元化越来越严重;失败的家庭为了追求成功,已经完全不顾家教了。

这时我们就发现到,宗教教育非常重要,道场里,不管教堂也好、寺院也好,它要发挥的就是教育的功能,尤其是人格养成教育。这个人格养成教育,跟学校的道德养成教育不同,它主要的是安抚,安抚身心受到创伤的人,要怎么让他恢复健康,再面对社会的挑战,再投入社会竞争的行列。

我们没办法拒绝每一个人去接受社会的挑战,而那广大的群众当中,遭遇挫折与失败的人相当多,我们期望,遇到挫折与失败,不要采取暴力、报复或恐怖的行径。我们应该冷静下来回到道场里。道场是一个开放空间,这里头的人是健康的、人格健康的,都能够接受失败,重新起来再接受挑战。因为在这个社会上,我们知道,一个成功的人,会有无数失败的人做背景,那些失败的人怎么办呢?

宗教正发挥着这种作用,尤其当家庭已经失去了这种安抚功能的时候,这一种开放的心胸,是宗教里头最具有的专长。所以期望每一个朋友,在奋斗成功的时候应该懂得回馈,在挫折伤心之余,或者遇到瓶颈之际,应该回归宗教,由宗教来协助你,让生命、人性恢复健康。一旦你在人生旅途中具足了生命的能量,重新再出发,认真的、努力的再一次打拚,那就不至于再受挫折与失败的伤害,乃至走入极端。这是一个拥有活泼和健康心性的人,在社会奋斗的整个过程。

我们走过家教,也走过学校教育,进入社会以后,却变得非常的茫然。各位,道场是你非常重要的一个依靠,这里能够帮助你把心活起来。尤其在佛教的《华严经》里,我们的生命就像一个大花园,每个生命都像一朵花。

《华严经》把社会当作一个花园,「杂花庄严」,各种花朵盛开,里头没有什么不能容纳的。所以每个人奋斗的过程当中,假如认为有必要,任何宗教的道场,应该都会发挥这个功能,提供一个最后的避风港,让各位重新整顿、重新出发。尤其当我们在这激烈竞争的时代里,让我们重新整饬身心,再一次出来奋斗,宗教绝对可以担得起这个责任。

我们期望每一个人,能够进入这个领域。假如你现在还可以给子女家庭教育,就应该给他多元化的家庭教育。进入学校主要是求知,知识教育帮助我们在社会上拚命跟奋斗。当你出了社会以后,可能已经离开家庭教育了,尤其很多父母本身遇到挫折的时候,子女还很小,要怎么办?我们知道,父母跟兄弟也是期望我们成功的,所以你会在这个时候感受更大的压力。那么,道场就是你最后抒解压力的地方,它能很快让各位恢复活力,重新面对社会的竞争跟挑战,让我们再来一次新的出发。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