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1

0|0评论|74人气|2021-09-16 21:28:33

今天我们开始一连有五天的时间,要跟各位探讨经教的行法。经教算不算是一种修行,这个历史上还没有人很正式地去面对它。最近由于知识的发达,那么很多偏向慧门的同修,他忽略了定门的存在,而变成否认定慧等持,主张只要慧门能开悟就好了。


只有慧门能不能开悟呢?那假如只有慧门能够开悟的话,那定慧等持、福慧双修就是多余的,或许有极少数的人,单提一个慧门就可以开悟,那是极少数,我们在整个历史上,还没有遇到过。那么你可能会讲善来比丘,那就头发自落、袈裟披身、证阿罗汉,记载有,你不要以为,那个就是我。


那个不是你也不是我,因为你既没有办法头发自落,更没有办法袈裟披身,那你怎么证阿罗汉呢?那你把这些要件都除掉,就认为说我知道了,那叫作开悟,那就大错特错,它不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我们要告诉各位,只有经教,只有这个慧门,也就是说你靠着听经、读经就想开悟,大概无有是处。大概,我不敢说你不是,但是也可以说大概无有是处。你是不是另外的那一个例外,那我不敢说,但是我们可以肯定,应该没有,没有这回事。你不要以为说,六祖惠能听人家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就开悟了。


还没,他假如有开悟的话,不必去找弘忍大师,那他既然找了忍大师,又证明他开悟,他不必躲在猎人队十五年,那你就知道他在猎人队里,十五年是在干什么的,这个大概没有人去问过,你也要到猎人队里头,去待上十五年再讲。所以修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回事,恐怕不是我们自己想像的。


今天我们要跟各位谈的是,你要止住这一个妄想。那我们在跟各位谈,经教行法的时候,会不会跟这个前提有矛盾呢,那这个就是我们要探讨的地方,尤其现在这个时代,修行的人懒,叫他来修,他不愿意,叫他来听他很愿意。听经五百个人,修行大概不到一个人。大家算算看,你算不算。那么有些人连听都不想来听,要嘛,钱多少拿去,他愿意护持道场。


那这个人,也大概五百个人,有一个会来听经。那么在这些发心护持以外呢,那还有一种人,那就是,讲归讲、信归信,他也会拜归拜,叫他出钱,少来。大概五百个人有一个会出钱;五百个出钱的,有一个会参加法会;五百个参加法会,有一个会来听经;五百个听经,有一个会修行;五百个修行的大概有一个会成就。那你去算算看,从芸芸大众当中,算到有成就的这个人来讲,他在基础上,比例上是非常地渺小。那各位想想看,你想不想成就?这个要问你自己,这不是问我。


师父很希望每一个都成就,每一个都明心见性,每一个都开悟。但是呢我们发现,有很多人是很想明心见性、很想开悟、证阿罗汉、成佛。他很想,但是最好不要叫我修,假如能够不修,能够证阿罗汉成佛,那他绝对愿意。但是要他来修,那就是问题了。现在问题是在这里。


因为要修行这三个字,要修行这三个字,不好讲。要成佛这很简单,你告诉我要多少钱。他愿意出钱,要成佛这个有。假如我们能够的话,来开一个成佛保证班,你说要缴多少钱,他一定缴。我告诉你这个世界,这个证阿罗汉保证班,开悟保证班,明心见性保证班,你要跟他收个几千万,他一定会缴。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要告诉各位,经教假如它是个行法的话,那它就不是你讲的那一种看书、听经的经教,它还是修行。


透过经教,它本身呢,也是定慧等持。你要先有这种认知,不要以为说经教也是个行法,那我来听经就能开悟,那不算。听经只能够说知道了,那我们跟各位讲,知道的不算,要做到的才算,那你要怎么去做到,这个才叫修行。所以我们是叫修行,不是修听,也不是修看,是修,那个修要去实践才叫作行。


假如不实践的话那不算。那么你在听、讲、读的过程当中,能不能够造成一种实践呢?这个就是关键处。我要讲给你听,我也要听人家讲,那我也要看,在这个看、读、听、讲这当中,它也是一个行法,那关键就在这里。你怎么样去进行这样的一个行法,它是比禅修来得更抽象的部分。


我们前面禅净律密都跟各位讲了,我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讲完了,最后才讲经教。你从禅法、净土、密法跟戒律当中,那个行法,假如你抓不到重点的话,那经教是个行法你绝对抓不到。因为它不像禅法要打坐,然后置心一处那么清楚;它也不像密法,有个音声,有个平衡点在。这个部分,比起世间种种,它已经非常地微细,非常的抽象。那比较经教行法讲,那它又很具体。因为经教行法,没有办法提供给各位说,置心一处在哪里,或者某一个平衡点在哪里。那你要去找到那个心路轨迹,那就不一样。


经教行法,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法。而这个行法我可以告诉各位,那就是华严当中它所最特殊的行法,因为只有华严有这个理论,叫作事事无碍法界。经教行法是直接从事相上直接下手的,所以看表相它很具体,看实相你摸不到。所以经教行法很容易掉入一个所谓的把柄上面。你这样讲,你有没有这样做?你要这样讲又这样做的时候,它可能发生一个问题,那就是流于社会上的修养,而不是修行。那这个时候你所进行的,它就不是事事无碍法界,它叫事法界,留意到叫事法界。


事事无碍法界跟事法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可是你要是这个修行的要领,就是那个心法抓不到的话,你事事无碍走不上去,你只能在事法界里头转来转去。那个时候呢,你所走的就是修养的道路,不是修行的途径,那这个很难很难跟各位讲清楚。这一次我们要用这五天的时间,跟各位讨论的也是这个问题。


事事无碍,省掉一个字就变事法界了。这个是华严宗里头特别提出来的一个论点,也是华严宗里头它最大的特色。那我们提供给各位,要各位了解的,它的关键也在这里,所以它的经教行法能够展开,不是没有道理的。那我们能不能掌握这一点呢?现在我们要告诉各位的就是,你怎么样透过这一些事相,要讨论这个事相,我们就要首先跟各位区别出来,你把它区别出来,一个叫作教理,一个叫作教相。


假如你只有在教理上转的话,那么能够完全通达而没有偏差,这个叫做理法界。教理你有没有办法完全通达,而没有偏差呢?我想每一个想到台面上来讲经的人,他一定有这个自负:我讲的教理我当然懂。那我们在看那叫作当然不懂。因为他只能够照本宣科,他没有办法讲出那个名相里面的东西。假如名相里面的东西,你没有办法很明确地表达出来,那你不能叫作了解,换句话说你连了解都不了解,你怎么通达呢?


我们很简单讲一个菩提心,我相信大家都发菩提心,什么叫菩提心你想想看,菩提心你都讲不清楚,我还能叫作你发菩提心吗?你只能够说像小孩子一样,爸爸一打说我要乖、我要乖,爸爸说跪好,等一下就把弟弟再捏一下,给弟弟哭了以后他就很乖。他不想乖吗?他很乖。他很想乖,可是他不知道什么叫乖。所以只要看到弟弟,就把它捏一下,欺负一下。为什么?生命本身是动的,他只是在跟他互动而已。可是爸爸要打的时候,他就我要乖。爸爸一走他就不乖了。他不知道要乖吗?他知道要乖,但乖是什么,他不会定义。他不知道乖的内容。


现在各位发菩提心,跟那小朋友一样。我要发菩提心。那个佛祖是坐在上头,佛祖如果下来问说什么叫菩提心,你一定昏倒在地。你根本就讲不出什么叫菩提心,你怎么发菩提心呢。可是既然进了佛门,每个法师都说要发菩提心,每个同修都在发菩提心,那我也只好跟着强强滚,对不对?大家都发了,那我总不能不发,所以我也发了。可是当人家问你那是什么,你问我,我若不是掷筊不然我哪知道。这个都不算,现在就问题在这个地方。你名相、相都不通达,就不可能。所以我们在修行第一个要求,就是要通达菩提心。菩提心不通达不算,通达还不算,通达以后才要修菩提心。你菩提心都还没修,你怎么发菩提心?对不对。菩提是什么?就菩提。菩提树的菩提。有啊,是没有错。是菩提树的菩提没有错。可是菩提心是什么讲不出来。这个就是我们先提一个给各位的一个疑情。


先教相要通达。教相不通达教理不通达。你教理更不用讲通达了,因为你从文字上来,你根本就摸不清楚。佛教里头讲的东西,都是你内心里面,生命内心深层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你哪有可能去弄清楚呢?不要想。“我知道了”跟你讲知道没有用。在我们的这种群众中听经的人,只要听过几个月,大概这些名相都很清楚,好像懂了,没有用。光是我跟你讲,语言模式跟思维模式你都摸不清楚了。语言模式是什么?思维模式是什么?现在我们用国语讲的。你把它换成台语,你就一定要用另外一个讲法。你不能一字一字讲下去,没有办法一字一字翻。事法界,简单吧。理法界,简单吧,理事无碍法界台语怎么讲?事事无碍法界你怎么讲?你不能这样对着翻,不会通。你要换一个能通的。你恐怕要闭关一个礼拜。才能想出一个比较像样的辞汇,相对的辞汇。


很多人在跟我讲说,师父你讲经怎么不用台语讲,他的动机在哪里我们不管,台语的文化,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这个地方没办法。用一字对一字当然我会翻,可是台语没有那个东西。没有那个东西,你翻不过去。所以我们才跟各位讲说,你要了解古人在译经是怎么样。译经跟译书不同,译书,翻译书本一定要靠字典。所以那个字是什么意思,你就把它翻过来这边是什么意思。可是翻译经典不一样,翻译经典是生命的一种什么交流。那个语言文字的文化系统里面有的东西,这个语言文字里头没有那个东西,知道吗?同样讲台语,我们是宜兰人,我常讲大家都摸不着边。我说那么 ki ji ki ji ni 大家都你讲啥。听懂吗?有些东西你还可以感觉得到,我读大学的时候,我在找我说谁有shung lion我就在找了,他说你在找什么,我说橡皮筋。你刚才说啥。我说shung lion。你就骗我说你能翻,你来翻给我听。


同样都讲台语的人,你都有那么大的差别了。我到台南去,我说你那怎都没有凘仔。他说哪没有凘仔,凘仔啥?原来我们叫凘仔,他们叫冰。你讲汤匙,他说调羹。你说盘子他说pela,那你去对。有一些这些还比较具体,只是讲法不同而已,但有很多东西,你根本没有办法把内在那个抽象,那个感觉对翻。


你没有办法用辞典来翻,没有办法用字典来翻。那个生命里头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不能用意识形态来框这个东西。但是经教它告诉你的就是,你能够很灵活地去掌握它。知道吗?台语有一句话,你想想看国语怎么翻好,“迷迷阿笑”。


有没有?迷迷阿笑。微笑很像吧。是吗?你大概会翻成微微的笑,对不对?迷迷阿笑。就是内心有东西。对不对?但是那个内心有的那个东西,微微笑,微笑,你没有办法把它表达出来。知道吗?好,那你要把那个东西。表达出来的时候要怎么讲?这个里面,它有一个抛物线的相应关系,那个共振关系。这边没有,但这边在响的时候这边自然会响,它们之间没关系,它是有那种生命有那种共振关系。这个部分,对于经教行法的人,假如掌握不到这一点的话,这个法门对你来讲无有是处。你慢慢去体会这种状况。


那么这一个能够掌握左边,就能发现右边。同样都是个东西,这个叫事事无碍。就是每一件事情当中,它有一种共振或共鸣的这种关联性。经教行法的人,他在这里特别敏感,我跟各位讲特别敏感。这个事与事之间,有一种关联存在,而不是事与事之间没关联。你知道吗?


我发觉有一个,有一门科学,到这个时代人类还没有去发展的。就是两个种子,在同样的土壤,同样的阳光、空气、水之下,它长出来的东西怎么会不一样。你会发现这两个种子不同。不信的话你们回去,去卖花的地方去买种子。


卖菜的地方去买种子。你跟他买西瓜子,我要种西瓜,他卖给你的那一包西瓜子里头,一定是西瓜。看起来每一颗种子都一样,但种下去长出来的,那瓜子就不一样。他算是专家了,他把种子都分类好了,看起来也都一样了,同样的水就那一块土地,同样的泥土、同样的阳光、同样的养份,长出来的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当然你现在有一个很笼统的概念,它们里面的DNA跟基因不同,对不对?那为什么那个DNA基因,那么小的那么一块里头,外面展开会那么多?你以为说这个是我找茬的,这个就是事事无碍法界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关键,叫作疑情。你不带有疑情,你就不能产生那种共鸣现象。所以你假如缺少这个东西,那么,你再怎么修都叫修养。


你在读经、辞典、注解、各种疏钞、论著,你会说,什么人在什么著作里,他讲这个东西就是什么东西,这很清楚。这个叫作读书,不叫读经。这个叫学问,不叫经教。记得啊,这个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都读过书了,我们也看过很多论文,也曾经自己都写过。写论文有论文的写法,我们发现,写论文的人,都在创作第二手资料。他去研究别人的第一手资料,然后整理以后写出第二手资料,这个叫“做学问”。经教不是,经教是在创造第一手资料,你要留意到这一点。它是专门在创造第一手资料,不作第二手资料。那第一手资料从哪里来?就是从你的生命里,跟这个宇宙间法界里,一种相应共鸣的情况,这个叫事事无碍。假如你只有做第二手资料的,那叫作事法界,那就是修养了,不是修行。


因为有这样的一种状况,我们从事事无碍的这个立场来看,经教行法,它是本然存在的。所以经教行法,你不能够否认说它是个行法。那么这一个为了达到这种共振,或是共鸣的这种情况,他本身要有绝对的定力,这是个先决条件。换句话说,你想要来从事经教行法的话,定力的训练是绝对必要,而且一定要取得定力训练的及格证书以后,你才有可能真正进入经教行法里。换句话说,它的门槛本来就那么高,你要先修定修完以后,才有可能有经教行法。那我们假如这个定不够的话,那你从经教中要来修定,那也可以。那你要比别人修定,加好几倍的努力。


定有很多种,四禅八定、奢摩他、三摩地、禅那,你要从哪边来都可以。但不管怎么样,你比别人所要下的功夫,要大得多。经教行法是存在的,但是呢,绝对不是我们刚才讲的,只有慧门没有定门。它定门是绝对需要的,你不管是已经成就定门以后,再来进行经教行法,或者是同时进行也可以。同时进行要去摸索,来找寻事事无碍之间的关系,那是比较容易。这个成就也会比较大,但是会比较慢,所要吃的苦头,跟承受的时间压力会更长。会比一般的把定修好以后,再来进行经教行法的要比较长,而且你要走的冤枉路跟失败的概率也会比较大。我现在跟各位讲的这段话,是很真实的。不要以为我就这样讲过去就算了,我知道这个地方在讲,你感受不到。因为大家都坐在那里。因为你根本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我这个地方在讲什么,你根本不知道。


我要跟各位表达的是,经教行法的存在性与必然性是当然的。但是呢,不是一般人讲的只要修慧门就好,不要修定门。不是,经教行法更重视定的部分,要不然你不能产生那种共鸣的现象。你对于事事之间的,那种关系你看不到。你只能够变成事法界,就每一件事每一件事,做一个很好的修养。温温的,不会发脾气,都属于那清汤挂面型的标准的行者。


那个说生命力,没有什么生命力,生命感,没有什么生命感,因为不能太显露。那个太显露出来,那常常会让人家觉得,修行人不是这样。修行人应该就是这样,斯斯文文的,白白的,总是所谓的不能游泳,所谓不能游泳就是不能露太多。那都一直要保留在某一个框框里面的,那个叫修养。因为你在这个事里头,这个事件里头,你要维护的是什么,这个社会的标准。你没有办法展现那个生命真正存在的价值跟意义,那这个就不是行者了。那经教行法的人,他更需要表达这个部分,尤其在表达上面。


这表达对修行者来讲是很忌讳的事,第一个不能讲太大声,就像人家常常跟我讲,你不要讲那么快,那么没修养,没修行。人家有修行的人,像证严法师,像净空法师,你看你听他一句话等下一句话,等到睡着了他还没吐出来,因为他讲的很慢。你有没有听过他讲过?没有听过的不知道,听过的就知道。我听他这样摇摇摇,那是他的风格,但是他那个很迷人。


因为等他吐第二句的时候,你第一句已经忘了嘛,每一句都很精采,所以这个很好。像我,像机关枪答答答一直打过去,你已经累的昏头转向,不知道我在讲什么。这个是表示什么,个人的性格不一样,可以这么说。但更重要的你要留意到,这里面有一个生命质感的部分。它能够展现出那个生命质感的话,怎么表现都不要紧。快有快的那种性格,慢有慢的性格。都不要紧。那问题是那生命质感有没有出来,这一点才是重点。


从修养来讲,都有。从修行来讲那就不见得,可能都没有。但是都没有,你绝对不敢讲。所以你要不是讲都有呢,要不然就各有千秋,要不然就平分秋色。都讲些温温的,没有答案的答案。你能不能很明确地说这个人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那你又说学佛人不能这样讲。那要请问你真理在哪里?标准在哪里?我也不敢跟你讲,我讲,又有人要骂我了。你怎么可以骂这个人,可以批评那个人,对不对?尤其当批评到你偶像的时候,那就更不得了了。那假如是这样下来的话,真理在哪里。真理是什么?这就是问题了。


一个修行人,他敢于向着真理的目标前进。然后自己就像一部坦克车一样,把非真理的部分全部碾平。有没有,你敢吗?这个叫不小心,去给人家骗出来的。


修行就是这样。那你要有那一种免除恶名怖的那个勇气。这时代大家都要好名声,讲经讲的好不好无所谓,就是不能够给人家批评。讲到最后都是圆圆的,椭椭,鹅卵石这样,你都找不到他棱角。他向哪一个方向,向这个方向也可以,那个方向,不管你怎么看,哪个方向都对。那真理呢?


我们现在这个时候,你不要像讲华严的广大境界。这个没有问题,什么错的都包容进来,都在华严的境界里。今天问题是你没有这种境界,当你没有这个境界,也没有这个能力,而运用这种手段的时候,这个叫什么?这个叫卑鄙,卑鄙的手段。我没有这个能力,我也没有这个境界,可是我要用这个手段。因为这个手段以后,人家都会说我好。因为人家找不到我的缺点,找不到我的犀利的言词。但是呢,你过关了。广大的群众,还是人天没有眼目,因为真理他还是看不到。


我们很多地方,你去注意看看。人家演讲又要你发问,发问以后你会觉得很麻烦,因为他答非所问。为什么?因为他要圆融,一圆融你就找不到答案了。关键就在这里。所以要讲事事无碍的领域,不是那么容易,而经教行法,它就来自于事事无碍。那假如你踏不上事事无碍,那么退而求其次,也应该是理事无碍;不能理事无碍,那最起码也要理法界通达。在教理能够很通达,那才有可能。那教理呢,那就是名相的问题了,你对名相至少要能够参。不能参透这些名相,那怎么能讲呢?这是最关键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或许可以这么说,尽管这些人讲的乱七八糟,甚至于有的根本就是胡说八道。那个三轮体空,叫作三轮车破风。那卖药的。什么叫作三轮体空,这你也不知道。三轮车破风叫作三轮体空。那你不能怪他,因为他是卖膏药的,他把佛法的三轮体空就当卖膏药一样卖出去,还不只此,实在是惨不忍睹。但是这种人也有一种功德,因为他黑白讲,那就有人黑白听。不管怎么样,反正那个人就像个法师,也讲得不错,他说原来三轮体空,叫作三轮车破风。那这样他也学会了。对不对不管,他至少三轮体空有个印象。那对不对呢,随着他因缘成熟他会转进,他会进步。那么那个人自己本身造的业,那他自己负责。因为他既然要站出来,那讲的一切他自己去背因果,是这个样子。我们也不必批评他,你批评他也没用。他既然是现出家相,那你最好不要批评他。


那你从这个地方,从华藏工程的立场,勉强挤出一点功德。一点嘛,因为他至少也现法师相,讲讲佛法叫作三轮体空,这样就好了。讲的对不对那我们不论,因为因果他自己算。糟糕到这种程度的人,都还有那么一点功德。那我们还有什么好批评?这个连事法界都没了,在事法界里头大概三恶道法界,那我们不论他。


所以,这样的一个殊胜的经教行法,在现代这样的时代。所谓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个人主义的时代里,资讯又这么泛滥的时候,那你自己要不要小心?我们就问各位了,你要不要小心?你自己抓到什么法,这就是自己来。我们要讲很简单的,很轻松的,大家听的都很喜欢的,那些佛教常识、佛教笑话、佛教故事,再加上我这个还算口沫横飞跟你加油添醋的话,那这些笑话跟故事会更精彩。我怎么不会讲?可是你假如是五千个人,或一万个人,几万个人的那我很会讲。因为那几万个人,大概都是要来听笑话的。可是我们一两百个人的时候不是,你要进行生命改造的。那我不能讲那么肤浅的东西。对不对?那你想想看。


所以要到这样的一个层次来,你本身呢,就要具备有那个部分。现在你具备不具备那个程度跟能力那不重要,不是重点。现在要的是你到底有没有这个心,这是关键处。所以我们要告诉各位,经教的行法它是必然存在的,只是你要走这条路的人,那你要具备有那一种事事无碍的能力。那你没有这个能力不要紧,他要有一个产生这个能力的方法,那就是要共振。


事与事之间必然有关联,什么关联不知道,不要紧。那你要有到底有什么关联,到底有什么关系的疑情。我举个例子。大家常讲,我们很有缘,一定过去生结有什么善因缘,有没有?有没有常这样讲?我们前辈子有好因缘,所以这辈子来看到你就蛮舒服的。你怎么知道?你因为舒服,那所以就肯定前辈子有好因缘,对不对?那所以就结了,就昏了。婚了以后不好的因缘都跑出来。那你当初判断前辈子结有好因缘,根本就判断错误。对不对?那这是什么呢?我们语言可以这样讲,但是你要知道,你讲这一句话的时候,发生什么问题你知道吗?因为既结有好因缘,你跟他一定会相应可是你不知道这个相应是好的是坏的,等到发觉不对的时候,已是百年身了。陷在陷阱里要跑跑不掉,这个问题常发生。这个就好像我们读经济学的人都知道,那股票在低潮的时候要进场,股票在高潮的时候赶快丢。结果呢,你都是股票高潮的时候进场,股票低潮的时候出场。所以转一圈财产剩一半,转两圈财产剩下十分之一,再转三圈你就要被抓进去了,为什么?理论都知道,实际操作就颠倒了。


我们要告诉各位的是,你要有那个产生共鸣的能力,那就是那个能力的培养是来自于你的疑情,而你的疑情对不对呢,你会发现到有很多疑情根本就错误的,你只是疑问,然后就一直要去问。告诉各位,你产生的疑问,假如问人家问得出来的,那基本上是错的,不是疑情。那么刚开始你可能会问,譬如菩提心,什么叫菩提心?你大概问几次以后你就有答案了。可是呢,那个不是真的答案,真的那个,菩提心的那个状况,那个东西,那个标的的那个菩提心,那个才是。那个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假如没有感觉到那个,那个答案不算。


所以当你问人家,人家会给你一个答案的答案,不算。通常所谓开悟是我问你这个,你答这个,我悟到这个,这个才叫悟。你知道吗?因为我问你这个,你答我这个,我是在这边共鸣的,我知道是这个,不是语言讲的这个。现在你会问,是知识上的问,然后你知识上的问,得到是知识上的答,那个答的那个会撞击你生命内在的那个东西,你从那个地方的体会那个才是你悟到,不是他讲这一句话你悟到。假如你,他讲这一句话,那你叫知道,那哪叫悟到?悟是因为透过这个跟这里产生共鸣。那我从这个地方,其实这里,是在这里共鸣,那悟是悟到这个,不是悟到什么。这个是听到,哪叫悟到?能不能体会我讲的这个东西。(鼓掌)说这个是很累的。我坐这么高为了讲这些缩下来。


这个是疑情所产生的地方,我们常在讲疑情,各位也常在问疑情这个东西。疑情是什么?疑情不是怀疑,疑情是验证。知识上我知道,但那个呢,禅宗常讲那个,有没有?那个是什么?那个是因为你撞这里。这里嗡嗡嗡。。。那个,对不对?共鸣嘛。你要去感受到那个在哪里,不知道啊。所以你一直带有那个,那个感情,对这个疑问的感情,然后在这个地方撞击,在那个地方会开出来,你去感受那边的那个才对。因为你问的是大脑里面的知识的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在你生命那边产生作用。知道吗?生命那边产生作用,这个才是重点。


够了,这是不小心讲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会讲得那么清楚。这一会听到这个就值回票价了,值回票价下面四堂要来,你不要说够了我回去了,下面四天不来你负债了,因为你一次是买五张票,不是买了一张票。


这是个关键处。因为我自己是这样,讲个夸口一点来讲,我蛮自负的。我相信我讲经讲的不错,也让人家常常讲有够膨风又大我慢,讲得那么肯定好像已经开悟了。事实上我跟你讲,我根本就不是好像已经开悟了,那另外一句话你自己作答。(鼓掌)


因为这个部分我们知道。但是我知道的不是这个地方,是另外一个地方。但我只能讲知道,我不能讲悟到,讲悟到又太可恶了,对不对?这个就是因为,经常我们产生那种状况,而我也经常试着要做这种表达。那不见得每次都讲得出来。你知道吗?我不是每次都讲得出来。今天是不小心,因为题目在这里。


这个对每一个行者来讲,我认为是非常要紧。尤其知识份子,传统的话叫作士大夫,古人,尤其这些禅师,为什么讨厌读书人?可是读书人假如真的令你讨厌,他不会一直要来问,这个就是桥梁没有办法架构起来,这个桥梁。读书人他应该去进行的经教行法的部分,那么在古代没人去指导这个部分。那么禅师呢,或许他也到达所谓的事事无碍法界的这种境界,可是他可能没有学到共振或共鸣这个词汇,所以呢,他就不会去做这种表达。所以我们常讲说,我们这一代的读书人应该比古代的人来讲那幸运好多,因为我们有比古代人更多的工具跟理论。那你就应该把它弄好,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我们相信今后我们的子孙会有更好的工具来帮助他解脱,帮助他开悟,帮助他明心见性。


那这个时候你就看到,我们在这样的历史的分水岭上面,你在进行一个什么样的工作。这是很伟大的,所以我们现在修行,不是只为你自己解脱,事实上我们可以做个更好的工程,就是帮助未来的子孙,有一个更好的解脱大道。古人有,不过那条路很不好走,因为现代呢,同样一条路,它已经铺上高速公路了,对不对?以前呢,他只能骑马,现在呢,宾士五百,嘎嘎叫对不对。


所以我们看看以前假如说真的是乾隆皇帝下江南,他要是骑马从北京骑到宁波来,我那一天到宁波去看,乾隆皇帝七十八岁的时候到江南住的那一次,第五次。我看说遥想当年那乾隆君骑马,我看屁股裂成四瓣,大概都烂掉了。但是现在呢,那不一样,我看一百次都可以赶下来,为什么?整个环境不一样。


所以古人要到达成就,就开悟、解脱的这个阶段,大概已经筋疲力尽了。我们也看到,历史上我们看到,释迦牟尼佛经过十二年的苦修,他才开悟。开悟以后,他用尽种种方法,讲了将近五十年,对不对?四十九年。那么他的弟子们,当然经过他的演译开示以后开悟比较快了。对不对?那假如没有的话。你怎么进入佛陀开悟的领域。在他之前没人,他自己要花十二年的时间,你想想看。那他第二代,第三代以后就很快了。那很快以后呢?他没有办法走下一步,所以好多阿罗汉就想自杀。那阿罗汉想自杀是因为内守空寂,活着无聊。因为他已经出离三界,那再在这个世间里呢,他觉得无意义。那叫他出来行菩萨道呢,他也动不了。我们很多同修,等我有成就再出来度众生。我告诉你别这样,因为有成就以后,你会觉得坐生这么龌龊。你知道吗?趁着你还没有成就跟众生差不多差不多,半斤八两的时候,赶快跟众生结缘。当你有成就的时候就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你觉得你很清净。你已经到达某一个程度。你讲某些东西他们根本听不懂,这个时候是很麻烦的事。


    真的要发大心,就好像我这个摩尼宝珠弄的这么干净,结果下去都被你们污染了。你进去不污染行吗?一定要进去污染。污染呢,你又舍不得。枉费修得要死。一落红尘,然后什么腥膻污秽通通搞上来。有没有可能。你有没有可能说,我进红尘就一身就清清净净的,那你什么众生都别度了。那你要怎么样跟众生混在一起呢?那个地方要做些哪些工作呢?自己又能够肯定你的心,不要说你的身,身语意难讲,你的心能不能维持绝对纯净无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处。这个是跟各位提起经教行法它存在的状况,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继续跟各位作说明。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华严六科—经教

联系信息 ·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6

0赞  0评论  51人气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5

0赞  0评论  49人气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4

0赞  0评论  53人气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3

0赞  0评论  205人气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