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父子之间 》 生命故乡的呼唤 第三册 08

1|0评论|73人气|2021-08-09 17:46:30

       父子间的问题是普遍存在的。父子关系怎么产生?孩子被生下来,他跟父母亲之间的关系便理所当然存在了。可是我们今天所碰到的问题好像不单纯如此,这是社会复杂化以后所产生的一种现象。我们似乎应该更进一步去了解,父母子女间的关系到底怎么了?父亲对子女,究竟该负什么责任?并非生来本如此,出生后父子关系即告成立没错,但往后父亲是否尽了应尽的责任,如果没有,那他能否要求子女也该尽孝道。这一点,我们似乎都没仔细想过。

      

        孩子出生后,父母亲很辛苦地为他“把屎把尿”,从小拉拔到大,等你老了,子女却说:“我为什么要养你?有养老院、有社会福利啊!”结果把他送出去了。这样合不合理?时下很多青年人就常有这种主张。父母老了就送养老院的观念,巳然普遍展开。


        这其实已不光是老人的问题了,而是牵涉到孩子出生后,年轻的父母如何对待子女,是否善尽父母的职责,否则老了以后,又怎能要求子女反哺呢?宏观来看,这当中确实存在着很大的矛盾。

社会是宏观的,它如何要求是一回事,而我们应该如何施予教育,这才重要。现今社会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最严重的问题在于没有中心价值观。旧社会的价值观崩溃了,当今社会的政治领袖们又不肯正视此一问题,都把焦点放到权力斗争上,想想看,这整个社会如何重新架构起应有的运作伦理呢?


        不要一讲到伦理就诅咒它,伦理是整个社会运作的程序,就像选举已经不可免,它便成为我们社会的一种伦理,你若要轻易予以废除,行得通吗?这是产生社会领袖的方法,尽管还有可议之处,但至少是眼前大家所能一致接受的方法。


        同样地,社会其它方面是否也该进行架构,包括所有家庭、父母、子女间的关系,这跟进行大规模选举以产生社会领袖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社会毫无架构,那种混乱的观念也会像洪水猛兽般到处流窜,那么大家会有好日子过吗?

        

        我们发现,父母对子女的责任有个很大的落差与代沟,若没好好处理,我们所遇的痛苦就不只这样而已。如今做父亲的为了生存,尤其奉子女之命而成婚的父母,为生活打拼都已经来不及了,子女的出生成了很严重的负担,他们本身尚需人家来教育,何况要他去教育子女呢!这时,父母子女间的关系只有更形恶化,整个社会风气也为之愈趋混乱。

这种情况不只发生在父母子女间,同时也已波及师生、主雇等关系,校园伦理及职场伦理都受到挑战与考验。可见,父母子女间的责任归属问题若未被厘清,流风所及,社会各层面都将受到影响。


         事实上,就以买卖为例。买卖关系中,卖方就如父亲,买方则如子女。我们买了东西付了钱,会要求卖方应该怎样又怎样……你看,这像不像现代子女对父母的观念;卖方亦然,东西卖给你,你就应该给钱,否则告你。这俨然已成为今天亲子关系的写照。世风日下、民情浇薄到这种地步,是人性的不幸,也是社会的灾难,可是我们却毫无警觉。社会糜烂,享乐依旧,可是整体架构已然腐败,这是很可怕的现象。


        我们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呼吁大家正视这个问题。一方面,个别的家庭应该好好进行“沟通”这个教育。沟通,是亲子交流最重要的一环,其目的在于厘清状况,认识彼此的内在世界。但由于社会结构导致我们对彼此的内心世界不够了解,因而伤害了下一代。我们老觉得子女不能体贴父母心,子女则觉得父母老是喜欢谈其人生老经验,于是抗议:“时代不同了,别再讲那些了啦!”两代间产生了绝缘现象,无法引发共鸣。

父母子女间如何建立共识?如何有所共鸣?彼此怎么在家里、在人生旅程上,真正拥有所谓生命的默契。一个人一旦无法了解人生是什么,其实会活得很盲目,而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他甚至不懂何谓盲目,更遑论人生标的了。你指他盲目,他不承认,你说人生要有目标,他质疑目标一斤值多少,这怎么办?


         我们认为,在家里需要培养出对生命的那种默契和共识。家庭是一切一切的基础,是人生的基地,它不是一个房子里摆上两个人偶,那是庙而不是家。家庭是父母子女生命旅程中建立共识的基地,如果它不能发挥这种作用,就不称其为家了。家庭既然是建立和取得生命价值与意义的基地,那么父母子女间存在一种沟通机制,就显得很重要了。


       首先,父母对子女不光是给予社会意识的规范。就社会意识规范而言,子女好比被社会信托给父母来教养,乃是一种信托关系,而我们所认识的大概也仅止于这层关系,可是偏偏又厘不清楚。为何说是信托关系呢?父母与子女有血缘血脉之关联。他是你生的啊,你认为你们之间本来就这样子,果真如此,那就不属社会意识的规范,而属生命存在的一种抉择,其间意义完全不同。他既然是你生的,你的生命就透过他来传衍。你帮他取名字,你的生命转由他传承了。很遗憾地,我们往往把子女当作单纯的个体,有点像商品或财产,亦或理想的化身,将来由他来兑现某些你无法完成的理想。这种信托关系,不是很可怕的社会意识吗?


        父母与子女之间绝非这层关系而已,最重要的是,生命延续到他身上来,这时如何让他的生命比我更茁壮。倒不是给他两百万,然后由他经营成四百万再传给孙子,而是我的生命最初由生存边缘挣扎过来,如今如何让他拥有更佳的生活、生命质量,以脱离生存边缘的挣扎而进入生活领域的拥有,展现生命的尊严与荣耀,那才叫进步与成长。否则,上一代与下一代之间永远都在生存、生死边缘挣扎,生命根本毫无长进,只不过是在社会的火坑里煎熬。


       各位想想,父子间的关系是社会意识形态的关系而已呢,还是真正生命存在的延续?这是人生至为重要的一项观念。遗憾的是,目前的教育都不注重这个,而只教导大脑里的各种知识,告诉你怎么拥有赚钱和竞争的能力,如此打败对方,拥有权力。


      生命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光是这个,父子间的关系是什么,就没人能够弄得清楚。我们只是将子女当成社会意识形态下所获得的一件礼物而已,还是天地间生命存在的一种珍贵延续的宝藏?稍不留意,你就容易处在这种矛盾中。孩子出生前后,你非常疼惜。怀孕时,你做了各种准备,胎教书籍样样不缺。他尚未出世,奶粉、衣服、袜子、玩具都已备妥,连名字也想好了。可是等他出生、待他成长,你开始乱成了一团。因为,你用的是社会意识的规范。


       这个时代非常繁荣,福报广衾,要什么有什么,所有东西都有很好的选择,这些都属社会产物。而你真的体会到小生命即将降生了?他将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状况,你知道吗?他最重要的一项使命,就是来接续你的香火,延续你的生命,那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如何将我们的生命传衍给他;不是他血液里头流的血、存在的DNA而已,而是生命真正的价值观。


        我们发现,父母子女间的沟通,为何会产生两个不相交的圆呢?为何他内心世界和你有所不同?问题就出在父母亲未将其生命价值观传递给子女。如何将这个传衍给下一代,乃是父母慈悲的展现,而子女们如何接纳,则是他的智慧。慈悲与智慧必须要能相应,否则慈悲成了假慈悲,而智慧也没被激发出来。


       我们是否真正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工程——怎样把生命价值观很完整地转移到孩子的生命领域,让他也能接纳。这种教育,从小、从他出生后就必须展开。


       

 有人认为胎教很重要,其实如今所说的胎教,是一种功利主义的展现。你这生命的价值观,在尚未诞生以前就可以进行了,不过这有点抽象。你怎么抚摸肚皮,好把生命价值观传递给他?这可以做得到,但要在母胎中进行比较抽象。出生后再进行就比较具体了,例如怎么抱他、怎么背他,怎么跟他玩游戏……小孩子开始读书的那段时间尤其重要,最少大概有五年的时间,你必须进行一项工程,不是早上用闹钟把他叫醒,而是如何在他起床之际和他相处得很圆满。


       叫小孩子起床可是一项工程、一项艺术喔!父母亲白天要争生存,晚上要理家务,实在也够疲累的了。但是再怎么样,早上至少也要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先打理好一切,然后回到被窝里跟孩子游戏。你从游戏中把他叫醒,他会很高兴,然后很满足地去梳洗换衣服、吃早餐上学去。一般父母都是一起床就顺便把孩子挖醒,然后各做各的事,弄完了就一起出门。这种状况下,孩子的失落感很重,将来他要从生命旅途中去弥补这些失落,永远难以餍足。因此,这个起床的艺术需要父母亲共同来努力。


       礼拜一到礼拜五,每天早上都得如此,如果只偶尔应付个一两天,对孩子来说反而是一种刺激;如果这种温馨感完全不存在,他天天都失落,那更是一种灾难。现今的青年朋友普遍存在着这种灾难,因为没有几人能真正从这里拥有满足感。偶尔几个不失落的人啊,在社会上反而被当成异类。这是我们社会的不幸。


       各位朋友,当我们提到对子女教育需要耗费那么大的精神与体力时,你是否感到很不值得?假如有这种感觉,就是中毒太深了,因为社会的污染实在太过功利主义。


       人生在世,所为何来?各位选择结婚生子一途,不像我们两袖清风、四海为家、到处云游,当然没那个负担。可是当师父的,一旦收了弟子,同样有指导弟子的责任,否则就不要收弟子嘛!一个人云游自在,走路也可,搭车也行,但收了弟子以后大不相同。你必须从人性的立场出发去教育他、引导他。当师父的,不光是坐在那边给人家拜、收红包,他的责任和使命其实很沉重,尤其很多弟子出身问题家庭,变成问题青年,你怎么教导他呢?


       回头来看,如果你选择了结婚生子之路,你便对子女负有绝对的使命,不能推说事业为重,否则就不要结婚或不要生孩子嘛!对于责任,我们毫无认识,即使为人父母,也一点都没有责任感,这不是很麻烦吗?我们的责任在哪?成家不是容易的事,成家前必须先接受婚前教育。也就是说,透过婚前教育,弄清楚对子女的责任该怎么承担。


       现代人对于这种标的,没有长远的宏观,只是眼前这样就这样,不负责任。今天社会弄成这步田地,关键就在于大家都没有责任感。孩子生下来以后,愈早送到学校去愈好,反正只要学费一缴,就通通让学校帮你负责。学校怎么帮你负责啊?你生的,你的DNA在他身上,你都不管了,学校里一个老师,怎么帮你负责呢?


       我们对孩子生命的存在,必须绝对尊重,家庭以子女而非夫妻为主人。夫妻结婚时,互以对方为生命核心,可是当孩子出生后,就得以孩子为核心。可是今天大家都以数字、以存折为核心,生命都到哪里去了?我们成了一部赚钱的机器,生命只剩下数字,已经完全缺乏活力了。

以在家人来讲,生命就是要充满活力,而活力的最重要来源即是子女,透过子女充实我们的生命感和生命力。各位如果言念及此,就会发现工作、事业其实像动物每天出去觅食、回来喂养子女而已。动物不懂得教育子女,一旦子女长大,本能产生时,就放其单飞了。而人类之所以为万物之灵,其差别关键就在这里。


       人类把生命经验传递下去,这个过程所包含的层面相当广,例如怎样认识好朋友,怎样在人生旅途中避免被坏人陷害……所以说人生旅途黑风吹起船帆,黑风指的即是陷阱。怎么样将这避开陷阱的人生经验传承下去呢?你有没有时间呢?在这里,如果你跟孩子没有共识、没有默契的话,孩子怎么和你沟通,这很容易造成后半段人生的不幸。我们之所以重视前半段,就是为了避免往后的问题。


       如何和子女建立起生命的共识与默契,这一点相当重要。这种人生经验的传承,必须在一开始就进行,不要等长大了才来。很多富贵人家常认为把孩子先送到名校去训练,等他二十岁回来,那时再把理想理念教导给他比较快。这可能吗?搞不好送回来的孩子,已成了另外一个人。从小你不曾与他沟通,等他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批判能力和价值观,这时你要把自己的理念硬塞给他,能不被他批判或推翻吗?这时候你怎么办?


      有的孩子在七、八岁,有的则到了十三、四岁,或者十五、六岁时开始产生叛逆,这时候其实他已进入后半段。孩子已经拥有自己的见解,他长大了,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果断力,那么各位想想,你能在这个时候才要介入而跟他产生冲突吗?你应该在他小时候就预先看到,为何他不吃奶了?为何他要自己选择玩具?为什么他不再让你牵手?为什么他跟同学玩、不再跟你亦步亦趋?这都表示他已经长大,不再缠着你了,所以他违逆了你的意见,而你却受不了。在这种状况下,你如果能尊重他,那还算是一种成熟的表现,否则你会表现出很多不负责任的现象。


       他不让你牵手,他要自己找朋友玩,你说他“离脚手”了,所以也放任他去玩,做他喜欢做的事……其实这也是不负责任。然而你若能真正了解并接受他的不同意见,并且适时加以引导,那表示你本身是成熟的。可是我们也发现,很多父母会动怒,指责其叛逆,这显示为人父母者还很幼稚。儿女要甩掉你的意见时,你能加以尊重,才是成熟的父母。然而绝大部分的人,无法接受这种状况,所以很多父母亲本身,其实有再接受教育的必要。


       今天在台湾,很多人学校毕业以后就很少再继续读书了。我们的读书气氛和习惯非常不好,尤其有关人生、生命教育的议题,更少有人关心。可是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的自我认识和责任感又不足,这时候该怎么对子女负起绝对的责任呢?而等你老了,他都已经感受到普遍的不满,你又能为他尽什么能力呢?所以我们必得要有个基本认知:父母应该与孩子同步成长,除非你是个永无止尽、自我超越的人,否则就应该在子女出生后便和他同步成长。


       孩子出生前,我们要做好准备。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们的人生才真正要开始吶!所以我们也必须重新来过、学习,与孩子同步成长。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当了父母之后,才知道生养子女的辛苦,这就是与子女同步成长的写照。


       以往,我们的生命旅途可能极坎坷,无法满足基本的生活所需,那我们更应凭借着这样的经历,来满足子女的需要。然而我们真能满足他们吗?他要五百,我给一千,给他最好的玩具,供他最好的衣服、计算机……只是这种物质上的满足吗?他需要的是这些吗?不!他所需要的是生命的质感。生命质感有多高,牵涉到父母亲本身的层次。你的生命质感若不高,那如何能要求子女不有叛逆的情况?


       我们应该活出自己的生命感、生命力,而这要从哪里来呢?不是透过事业创造财富。所谓生命感与生命力,是从在家与子女相处的状况而来。你是否老是板着脸教训孩子?抑或跟他闲话家常,畅谈内心感受,谈他所面对的世界?他生活的点点滴滴,你得要有兴趣。我们连剪个指甲都要上美容院,可是却连怎么剪的也搞不清楚,那这样会对子女有足够的关心和注意力吗?好罢!就拿剪指甲这件小事来说,你可曾想过,如果能在家里,一家人一面聊天,一面弄弄这些小事,那画面有多温馨?那真的是生命的享受啊!可是在美容院里,别人帮你弄这些,你只觉得嗲里嗲气,而你在家和子女间透过这些小动作互动,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我们看着孩子长大了,他的注意力也一直在转变,他的玩具从小予取予求,铃鼓啦、火柴盒小汽车啦……要什么有什么,然后随着他长大,注意力也转移到铅笔盒、橡皮擦等等。他的玩具变了,然后会看漫画了,从小叮当、小甜甜,到后来看运动漫画……那表示他在长大,而你是否跟着他一起成长?你感受到他的生命力、感受到他成长的过程和转变了吗?你曾否留意过孩子开始注意些什么?如果都没留意,谈得上为人父母吗?

小孩子很厉害,父母生气时他很乖,因为他感受得到,反过来看,我们感受得到子女的情绪吗?他尽力感受父母的变化,而我们对他的转折却毫不在意,等你老了,想要他来孝敬你,可能吗?当然,养儿防老并非目的,我们必须正视的是生命之流,亦即生命两造互相交流时所产生的不公平现象。到底是谁的错?你自认为教养了子女,而他对你毫不在意,事实上却是子女很在意你的变化,而你从未留意过他的情绪。因此,每当你在意之时,便是冲突之火点燃的一刻。


       身为父母的我们,根本都弄错了。我在这里很诚恳地呼吁,大家应多正视子女的成长过程,才能感受生命力的存在。当子女的生命力一再成长,而做父母的却一再忽视时,孩子的生命能量会一直累积,变得非常巨大。如果你能加以留意、导引,那么一旦他能量爆发,可能就是个不世出的天才。否则你不屑、不留意,甚或贬抑他、扭曲他,那他成长过程中的这股生命动能,该如何处理呢?


       孩子在家得不到渲泄,生命能量无由爆发,换句话说,他的才华不受肯定,所以他转而发展到学校,如果再不受重视,只好爆发到社会上去。真正到了那个地步,可能不仅止于爆发或渲泄了,而是一场灾难。

他可能认识了一些损友,可是我们又没把分辨良朋益友的生命经验传递给他。我们只告诉他不要交坏朋友,可是他怎么知道什么是坏朋友呢?他的生命能量需要爆发、需要宣泄,这时他留连在外而不想回家,家成了旅馆和餐厅的代名词,家庭悲剧于焉而生,你成了彻底失败的父母。你没有将其生命能量导引到正途,反而任由他在外胡乱宣泄,这时你能怪他叛逆吗?事实上是身为父母的你,没尽到应尽的责任;早期他在家里,你们彼此间没有建立生命的共识,缺乏一体性。


       我们说,家庭是生命共识的基地,家庭是生命价值观重构的基地。然而多数人都未与子女好好相处,都认为何必耗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与子女相处?各位,那才是人生真正的价值所在呀!你不愿在他身上多投注一点心力,那你的人生奋斗所为何来?难道是为了别人的掌声与喝采?

忽视了家庭成员的共通性与一体性,才真的是人生的灾难啊!


0收藏文章 1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