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5

0|0评论|49人气|2021-09-16 21:34:36

好,我们今天继续再跟各位谈经教行法中的另一个特色。这个特色就是教学体系的建立。在所有的行法中,几乎没有教学体系可言。而经教行法呢,它可以有这样的一个体系。教学体系是我们现代教育普及跟发达以后所用的术语,那么主要是用在大脑思惟的教育制度上面。但是经教行法的教学体系,它不是大脑思惟的知识性教育,而是生命性教育的这个特质,我们照样是可以运用的。这一点我们可要跟各位说一个真正的原由。


大家知道修行这件事情,是一种生命的内在体验。一个民族要想能够永续的在这个世间存在下来,它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基本关键,就是这种民族它要有人能够去追求内在生命的体验。假如这个民族没有那种追求内在生命体验的这种机制,那个民族很快就会消灭。


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它没有那种生命生存的条件。现在我们跟各位谈这个问题,你可能感觉不到,因为这是一个大生命,不是一个小生命。小生命有得吃就可以了,不要天灾地变就可以了。但是大生命,不是有人能活下去就好。为什么那些古文明流传到今天,那些民族都不在了,只有中国这个民族跟印度这个民族还存在。


为什么?因为只有这两个民族,它有去探讨生命内在的这种经验,有这种能力。所以这种民族尽管在政治上在军事上可能被打败而投降,但是它不会消失,它会继续存在着。因为这样的民族生命存续的DNA,利用现在的话来讲叫作基因,这个基因就是那一种体验内在生命的能力。各位慢慢去体会这个东西。


内在生命的体验不是你想要体验就体验得到。你的大脑会说,那你告诉我,我怎么样去体验。各位大概有做过所谓的按摩,Spa对不对?按摩很简单,要按摩你的肚子,那十个手指头抓一抓就可以了。你会听到很多按摩师告诉你说,我这个已经接触到你身体很深很深的地方。


告诉你,你这身体再深,前后不过一台尺而已,十英寸就穿透过了。你有什么深度呢?但是内在生命的那个体验,那个深度深不可测。不是几寸不是几尺,那个是真的功夫。要去体验这个内在的经验,那只有用生命的方法,用大脑的知识体验不到。佛教跟印度的印度教系统,所有的宗教里头它的指导,都是针对这个部份来的。道教,儒家也有这一种指导。你能不能够透过它的语言模式、思惟模式以及一般的行为模式,而去探测到你那个内在生命的存在。有没有呢?


今天各位不管你是来这里听的,或者你在电视机面前听的,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都是为这个目标而来的。不管你这一个内在生命的体验是把它叫作真理,或者佛力、神力,或者什么万有本体论等等,那个都不管。这一个体验,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五大古文明当中,真正的核心跟精华也是在这个地方。任何的经典、著作,叙说的要是离开这种内在生命体验的部分,离开这个核心的话,那通通都是知识,以往我们叫作小学。对于这种内在生命存在的验证这个我们叫作大学,中国传统就有。你常常念但是你很不屑的,就是那六个字,洒扫、应对、进退。现在的教育都不教这些,那多无聊,吸尘器吸一吸就好了,还要什么洒扫,有没有?


洒扫指的不是拿扫把扫地而已,就是你生活中一切事情你怎么处理。生活中的事你都会,没有一个不会的,但是呢要怎么样子井然地序,这个叫洒扫。包括你洗衣服、晾衣服、煮饭、碗筷、整理家庭,都属于洒扫的范围;应对,现在的人最麻烦的就是应对,不会跟人家来往。怎么应对啊?不是家里的那些人有问题,包括我们自己都有问题。你在应对上常常出事,所以烦恼很多,你去注意看看;进退那更麻烦,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那你拿捏不住。这些东西看起来很平常,又很不值钱,但是它直接扣住你内在生命的体验。你一天当中你去注意看看,你跟人家应对,人家跟你应对,你会发现很多人很不得体。为什么?它就在洒扫应对进退上面。


今天全世界所有的教育全部失败,就在于这三件事没有做好。洒扫又不能考试,应对也没有办法考试,它没有办法量化,进退那更麻烦。那么到了今天,大家都不会的时候,你只会很烦,那个人我很讨厌,为什么讨厌?说不上来就是讨厌。其实你看看没有什么,就是应对进退有问题。你去仔细想想看没有别的事,就是这一种不起眼的小事,但是它障碍你一切。


告诉各位,有人常常问什么叫福报,福报就是洒扫、应对、进退。这个人平庸,很平庸,可是呢,人家就是喜欢他。为什么?因为他有福报。怎么会有福报?因为他应对得体,进退得宜。该来的时候他来了,该走的时候他走了,而我们不是,该来不来,该走也不走,就在那边纠缠不清,看你就讨厌,这不得体。你说你什么能干,能干什么?能干要你你不来,现在没你的事,你也不走,你再能干有用吗?你自己想想看,我不是数落专家的不对,是这种做人应对上面的问题。


做人很简单,做人有什么难呢?妈妈把你生出来,你也没有少一个,你鼻子还是直的眼睛还是横的。又不是说你一定要把鼻子贴在哪里,或眼睛一定要坚起来,没有。就在应对进退上面。所以我们一般讲,你去注意看看,做人处事是大学问呐。专业知识没什么。


我们常常看到,专业本身很简单的事,真的,专业很简单。是你要钻进去不简单,钻进去根本就没什么了。但是做人这件事情麻烦,每天瞬息万变。一个电话,某人他现在住院了,你怎么办?你该不该去看他,你得到一个消息以后,应该做何反应?是在适当的时间,还是不适当的时间,你出现,你处理。关键就在这里,有没有?这个是真的大学问呐,很遗憾的是我们完全忽略了。


大家一直在叫,从我们小时候就听了,教育失败啊,教育失败啊,从来没有人讲哪里失败。我们李远哲博士还为了这里搞了一塌糊涂,结果呢一鼻子灰。有没有搞好?搞不好。搞到最后呢,大学学校比学生还多。为什么?弄错了,我们要的是这些做人处理方面的。但是难,因为它没有一定的标准。可是呢,它又有一定的标准,那你自己要去拿捏。


今天要重新再处理这件事情,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我们要进行的生命教育,其实就是指这个部份。那大家知道五大古文明,它最了不起的也是指这个部份。今天这种文明我跟各位讲,随着时间的流逝,它自然就消失了没有意义。你不要以为大楼盖那么多,我跟你讲这些大楼不要两百年统统不见了。两百年它都撑不住啊,没有什么价值跟意义。你的物质文明那么丰富,那照讲应该人类很幸福很快乐,可是并没有,没有比以前快乐。可见物质文明,大脑知识所创造的这种文明,一点价值都没有。


真正的价值是在这个地方,为人、处事。这里面它产生一种状况,我们看到五大古文明,除了印度,除了中国,这两个民族很完整的还保留着以外,巴比伦我们找不到了。没有巴比伦人,埃及人也不是当年的埃及人,希腊罗马人也不是当年的希腊罗马了。它虽然最短,也不过一千多年而已,但是你已经找不到那些人了。因为他们对于内在生命体验这一块完全忽略了。虽然还有一些,极少数的人在进行所谓的灵修,但是已经做不到了。


因为这两大民族,现在所仅存的这两大民族,印度跟中国民族,它有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要教人家去体验,虽然教的很不好。我们知道真正能够验证内在生命存在的那个部份的人,比起这两大民族的族群来讲,比例非常少。


各位要注意,能够证得成就解脱的人非常少,比例上非常少。但是这种教育它很普及。包括各位,你都在接受这种教育。就像我现在讲给你听一样,虽然你听的一头雾水,虽然也听的头歪歪的,有时候嘴巴还歪一边。不知道听的太累呢,还是不相信我也搞不懂。反正我尽量讲你也尽量听,但是你要知道,这个维系的这个叫作生命力,它是维持你生命族群就是这个民族族群,生命继续存在的基本动力。它不会被消灭的。而且它还有一股力量,它会去融合其它的民族,所以这种民族它只会越来越大。


在政治上很可能一塌糊涂,但是呢这民族的力量会越来越大,这个就是不可思议。你用大脑没办法想,大脑只能够在政治在军事上去努力,它没有办法在民族的生命力上去努力。这一点你现在全世界第一群,这一群人第一次听到。


我们要了解到一个民族能够存续到今天,这是我们的光荣。这世间民族很多都消失了,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你说它消失了吗?其实它没消失,它还在这个世间,可是面目全非。因为那民族已经不在了,那个民族的名字已经变成历史了。还能够继续存在的,以它的文化的特质而活着,那个才叫作族群的民族生命。而我们今天很庆幸的,我们延续着这两大民族的民族生命。


应该来讲是三大民族,一个是中国文化的民族,一个是印度佛教文化的民族,第三个就是中国佛教文化这个新的民族出现。我们是属于这样的一个民族。这个生命它一直持续着而且这个民族,中国佛教文化的这一个族群呢,从来不涉及政治。换句话说它从诞生以来就一直被人家管,被人家管的很快乐。虽然有几次人家有迫害,所谓破佛毁法有法难,但是这民族是因为法难而越来越兴盛。你去留意看看。


所以我们跟各位讲生命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用大脑去思考的。虽然佛教这样的一个族群,从来不掌握政治权力或军事权力,但是这个族群非常的强盛,这个叫族群的生命力。那么这几大民族,它们的形成都被大脑所欺骗,而会涉及到所谓政治、军事这种斗争,但是呢佛教没有。它特别是在生命的领域里头,这种体验来得特别的殊胜。


那我们跟各位讲五大古文明,它在各种纵横交错的过程当中,它是来自于中亚细亚这一块草原。假如各位你打开地图来看的话,它这一块草原很特殊,就是五大古文明交会的地方。它们所产生的历史背景都很相近,但是都到中亚细亚这个大草原来交流。现在是叫草原,因为是我们跟它取的名字。在两千五百年前的时代里,这里应该是森林非常茂盛的地方。虽然我没去过。


依照文化史上的状况来看,五大古文明交流的地方是以这个地方为兴盛,它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是森林密布的地方,所以这里的人生存应该是很自在的。它没有什么特别的灭难或者谋生的困难。虽然四季分明,但是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天国。由于是这种福报,所以各大文明古国发生动乱的时候,所有的人逃难通通到这里来。逃到这里来,人口突然增加,那么森林就大量被砍伐,所以是这样没落下来的。所以你看起来这个地方都没有强盛的国家,是因为这里就跟我们现在看的中南半岛这个地方一样,它人口不能过多,过多的话它很快就会自然的覆亡。


那么这当然说我不像这些教授们写论文找证据,那我们是从人类文明史的立场来看,这个五大古文明它汇集最后,思想的精华跟这五大古文明的这种文明的颠峰状态,那就来到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个地方,生命教育。尤其是华严经的整套生命改造的过程,实践的步骤以及理论的部分,全部汇集在这里。所以我们说华严经是人类五大古文明的颠峰之作,是人类五大古文明的精华部分,原因就在这里。而这个精华就在指导我们怎么样做生命的改造工程,这个就是它殊胜的地方,我们很少人能够体会到这一点。


今天我们运用欧洲系统所发展出来的新文明,从十八世纪以来工业革命以后,所谓民主政治教育普及等等,它建立了一套很完整的大脑知识性的教学体系。那这一套呢只会使我们这个世间更混乱,它没有办法保证我们这个世间从此相安无事,你放心大脑越用天下越乱。那在某些部分是有好处的,可是它所产生的好处很少能够被正面的采用,譬如原子能的运用。原子能的运用,用来发电,采用它的能量,对人类应该是有好处的,可是这个正面可能很少被使用。那么拿来做原子弹恐赫别人,这个可是很普遍。


所以大脑发展出来的东西可能背面副作用的这个部分,被人类拿来用的机率比较大,而在正面拿来使用的我看比较小。原子弹爆炸的时候,核能发电厂还没发明。人类发明这个理论应该是要来做核能发电厂,可是很不幸,它拿来做原子弹先用。那你就可以知道负面的效果,往往比正面的效果来得快。但是呢,这一个大脑发展出来的东西,我们可以取它的正面来用。所以教育的结果是不好没有错,可是它的教学系统我们可以用。同样的,禅法可以有禅法的教学体系;密法可有密法的教学体系;净土可以有净土的教学体系;戒律可以有戒律的教学体系。但是遗憾的就是今天我们还没有开动这个部分。


今天我们所用的还是旧有的方法。灵修、禅修不管怎么修全部用旧有的,新的教学系统还没有人展开。那我们告诉各位可以展开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戒律的本身它就是一种制度,一种组织,一种经营,一种管理。那假如是从组织跟制度上面来看的话,那教学体系是可以建立的;从有效的经营跟管理上面来看的话,那应该可以使生命教育趋向于一个能够产生实质效果的这个结论。这是从戒律的立场来看。


第二个呢,就是从经教的立场。经教它是事事无碍。我们假如经过了禅、净、律、密的各种训练过程,理事能够无碍。那你就能够建立一套教学体系。而且这边我们跟各位提过,理论是可以来验证的。为什么要用理论来验证呢?因为你不可能照着理论去修。理论是思惟模式,你要修行是要按照教相来修,不是按照教理来修。按照教理来叫作知道了,按照教相来才能叫作做到了。做到那你才能够叫作证道、证得。那么古来祖师大德也有这种分判,他辨别这个东西。他当然讲的不像我们讲的这么清楚,可是他讲的已经够清楚了。


它一个叫解悟,一个叫作证悟。解悟就是从教理上来你有悟,证悟就是从教相上修上来的叫证悟。有没有?又有叫作心解脱跟身解脱。这告诉我们身解脱跟心解脱的差别,就是一个从教理来一个从教相来,差别在这里。那我们在进行这个部份的时候,我们是从教相的实践来。那么用教理上来验证,说我实践所到达的这个地方,那是不是理论上所标示出来的这个部分。你能够两方面同时来进行的话,这个教学体系的建立绝对没问题。


那么从经教的行法中来看,它比戒律上面的状况来看那会更有效。因为经教行者他本身是走过一遍,那戒律行者呢,他未必,可是他按照戒律的基本要件来讲它也可以建立,但是建立以后需要去检验。那要从经教行者的立场来出发的话,那么制度建立以后他所需要的是微调,而且每一个人的行法跟接受教育的状况是本来就有差异的,所以从经教的立场来讲,它不会制订那一种一成不变的教育体系,各位要留意到这一点。这个是我们讲生命教育的过程里这种教学体系是可以建立的。


那我们现在,现代人所受的教育非常的普及,层次也可以说相当的高,那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同修来讲,这个就是福报,你有很大的福报,你有这么完整的社会教育。那假如我们想一想,你把这套现有的社会教育制度,把我们学佛的方法怎么样带进去,然后做一种微调,这个制度就会很完美。


因为我们不用知识教育的考试方法,可是呢我们可以有知识教育的那种鞭策,要求自己每个月每个月进步,每年每年进步。那这个时候,拿捏就在个人的分寸上面。假如你能够找到这样的一个模式,行为模式,在教学体系上的行为模式,你能掌握到,那我告诉各位,你就可以是一个法行人。


假如你没有办法找到,那你只好依教奉行,做个老老实实的信行人。法行人、信行人,我们就不再详细跟各位讲了,过去讲很多了。法行人就自己可以修的,不管你对佛教懂不懂,你只要带着疑情你就可以精进。信行人就不太行了,带疑情是带疑情,常常会变枯木禅。


这个时候就要有上师的逼迫,要有善友的加持。加持知道吗?夹起来,拿起来叫作加持。要常常受人家的鞭策,你才有可能前进。而这种鞭策,很抱歉,没有办法做合理的推理。你要知道在生命教育的领域里,很难用爱的教育,很难用人性,人道的这种规范。假如真的都要用爱的教育,要用好好鼓励,多多赞美,那我告诉你这没有办法。你要留意赞美是可以,我讲跟人家赞美可以,但是我要对自己训练的时候,不能用赞美的方法。这一点你就不能适应了,因为你被人家赞美惯了,这个社会讲的都是爱的教育。这个时候要怎么来呢?


我告诉各位,每一个真正有成就的人,除了像清凉国师那种人以外,那种根本不是人,他根本就菩萨嘛。他来到这个世间,什么苦难都没有,那否则你想要有所成就的话,你一定要大死一番。你不要以为说不经一番寒徹骨,怎么得梅花扑鼻香。这句话好念,那寒徹骨的感觉怎么样你知道吗?你要下雪天不穿衣服在那边冻一个晚上以后再来讲,那你才能够叫作一番寒徹骨是什么。你要是冻两下,抖两下,就跑进暖气屋里,那个不叫一番寒徹骨。


所以古人叫作大死一番。你有没有经过那一种,叫作剥皮、抽筋、剥骨。骨头抽出来析骨为笔,骨头抽出来当作笔杆写字的。你假如人生没有那种经历,那你别想说修行要成就。你只能够修行我知道,不能够说你修行有证道。听懂吗?差一点点而已。修行我知道跟修行我证道,那差很多。修行我知道继续生死轮回,修行我证道那就不生死轮回了,那差很多。一个轮回一个不轮回,虽然差一个字而已,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境界。


那我们在修行的过程里,或者你人生的过程里,没有经过那一番剥皮、抽骨的经验,那你难呐。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叫你一定要去试试看,皮剥一层起来煎,还是拿来当什么润饼皮,当春卷皮,我没有那个意思。可是你要知道,修行本身是直接应对,没有任何推理的。


在直接应对的过程里,它本来就有许多不合理的现象,很多不合理的现象。而你要能够在那不合理的状态中,重新去做生命的改造,这个是关键处。告诉各位不合理三个字很好念,不合理的状况产生的时候,你是待不住的,你的心没有办法安在那个不合理的状况中。


修行就是不合理的你能够把它当合理。这句话我不能跟你负责任。因为很多宗教野心家,他也会把那纯纯的绵羊,当作蠢蠢的绵羊,听懂吗?本来是很单纯的绵羊,现在变成很愚蠢的绵羊。一般的宗教信徒,基本上他都是很单纯,宗教师讲什么他都相信。


可是宗教野心家,他就抓住你这一点,把你当作愚蠢的绵羊来处理。那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把不合理当合理,那我就害你了,这种状况是除外的。因为你碰到的假如是宗教野心家的话,那不在这个里面,他根本就在害人的。但是你要是一个真修行人,这个人我不知道这个时代存在不存在。古代是有这种人,他是真修行人。他给他的上师欺负、欺骗,那可以,他还是会成就的,可是你这个时代大概不行。因为你的脑筋太会判别。所以我们只是说在一个适可的范围程度里面,你要懂得去接受那种叫作破我执、破法执的教育训练。这个也就是我们讲的,教学体系的建立。


你只要在完整的教学体系里头,那你可以接受某一个程度的那不合理的训练,那你就可以放心。可是离开这样一个完整的教学体系以外,那你可能碰到这个时代有很多的这宗教野心家,那我们没有办法跟你保证。这个所谓信仰自由嘛,言论自由嘛,那你可以自由选择啊。我总不能够说人家都不对,他都是外道,他都是魔,我不能这样讲。新兴宗教法律也保障它,准许它有弘法,接纳人家信仰的自由,那我们不能批评人家。但是当他在虐待信徒的时候,这个所谓的不合理已经超出一定的极限范围以外的。那你要如何呢?这个就是关键处。


我们一般在讲,那个不合理是指人性上的一种调教,他不会侵犯到你的生存权,不会侵犯到你的生存权的部份。那有很多地方他可能,可能会触犯法律。譬如说财产权,他可能要你把全部财产捐出来,那你到底听不听。说依教奉行,人家叫我全部捐就捐,所有财产全部捐了,过户也过了,到时候一看不对,不对是你自己捐的。那怎么要回来?那会不会有这种伤害的行为或者其他等等。所以像这个部份,不在完整的教学体系范围之内,我们不能跟你保证。但是有一些所谓的教育训练,那你是必须要接受训练的。譬如说我执、喜好,这个部份你要如何调教?


譬如说我们现代人有很多的富贵人。像各位在座富贵的人很多,有类似贵族。那这样的人要训练,那就有必要。他不是要你捐,假如要这样讲的话,那就有点过份了,但是呢他要你接受苦行,那这个可以。苦行就是你本来一天吃五餐,还嫌太少,吃七餐。怎么吃我不知道,假设啦。现在呢一天只能吃一餐。


好了,这个就是苦行了。你说那怎么可以,那没有不可以。你要不要接受锻炼,这一个。你本来是吃的好、穿的好、睡的好,现在很简单,规定你睡觉的时候不能躺下去,坐着睡,它有一个很好的名字,叫作不倒单。我们有个同修说不倒单,他以为蝙蝠挂在树上倒着睡,叫不倒单。对不对呢那你不管,反正叫你这样做你就这样做。这个即使虐待你、或欺骗你也不过在你自己的生活范围的某一个角落里对不对?他这里在锻炼你的。要突破你的生活惯性,他可能规定你不准洗澡。


这下完了,我一天要洗三次,现在他说一年都不准洗澡。这句话好像很好听,一年都不准洗澡,那就告诉你,从今开始到死都不准洗。那你问说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洗?他说你不洗澡到身体会有香味的时候,然后又不准用香水。又不准洗澡也不准用香水。那就要一直流汗,流到香汗淋漓才有香味。那这个叫作苦行。合理不合理,这是绝对不合理。但是这个不合理,它有没有侵权呢?它没有侵权。它是你自己愿意接受训练,那你去训练,跟欺骗人家的是不一样的。


那么这种情况通常它是在完整的教学体系里头才进行的。那我奉劝各位你自己在家里,不要自己就来这一套。你要是真的一年不洗澡,家里的人大概就把你踢出去了。这何方乞丐,拗在家里不洗澡,那不是。它是要有一个特别的环境来做这样的训练。


所以有这样的教育方式,那就一定要有这样的教学制度。这个教学制度呢,一定有严格的所谓上师,就指导者在指导你。我们假如没有经过这样的环境、制度来做训练的话,那你这个教学体系你不要轻易地去进行。自己不要在家里,自己就胡搞起来了。那你自己搞起来叫作肓修瞎练,这不叫苦行这叫肓修瞎练。


当年我在学打坐一样,两只脚翘起来像高射炮坐这样。为了要把这两支脚压下去,就拿砖块跟电话簿来压,屁股垫高高,弄到最后现在两条脚快要像魁儡那两条腿一样。那叫肓修瞎练,你会伤害你自己。尤其我们想精进的人,都会用特别恐怖的手段来虐待自己,那是不行的,它一定要在某种监督之下来进行。换句话说尽管有危险,那也是有惊无险,这个所谓的人道了。


你假如要用那种爱的教育那种方法,要尊重你的意见来,那根本就不用了,那就不要修了。打坐脚会痛,那能不能改变别的方法。那叫打坐吗?这置心一处不可能,不可能要怎么样,那能不能让我想一想,想不想你就不要置心一处了。就是要训练你止住妄想,你又为什么还要想一想,所以这个不能叫作爱的教育。


因为在做生命改造的过程里,它本身就有很多是你大脑想像所不能进行的部份,那你要用大脑爱教育,爱的教育来做处理的话,那没有办法进行。这是我们在这个地要跟各位谈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处。


所以透过这种生命教育的系统,来建立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让大众,广大的群众,来进行生命改造的工程,不是不可行,而是这套系统是我们从今以后要共同努力来架构的。这个也是这二十年来,我的一点心得。不是不可以系统化,因为我们学禅的人都知道。禅不可说。禅不可说吗?禅不可说的话如何教呢?所以唐朝禅风那么鼎盛的时候,那么慧忠国师说大唐无禅师。唐朝这么大,禅法这么兴盛,竟然说没有禅师,为什么?因为所有的禅师都不会说。所以他后面补充一句话,非无禅也,是无师也。没有老师,不是没有老师它没有教法,也就没有教学体系。


    那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你有那么好的环境,你就不能够再沿袭古代的观念说禅不可说了。我们勉强可以这么说,公案不可说,不是禅不可说,禅是在教学的。禅的那个境界那个生命的感受,生命的真相的那个部份是不可说。可是教学体系是可以说的,而且呢它也是必然要说的。但是遗憾的是,讲了一大堆的禅,我可以跟各位讲都不是禅。就好像我们在做自我介绍一样,你介绍了老半天都不是你,你所介绍的都是我的。我的名字,我的法门,我的兴趣,我的个性,我的嗜好。我的,都是我的嘛。我呢?我你没办法介绍。要自我介绍很简单,有没有看到?那个就是我。这还讲什么?所以你讲了老半天的禅都不是禅,都是禅的,禅的那个东西。禅的本身是不可说的,是没有错。可是禅在指导你进入禅的那个境界的那个部份,是禅的教学体系那要说了。

    我们透过这一套系统,把你丢到里面去,丢到禅的里面去,那这个是需要的。我们要跟各位谈的这个部份,那才是真正佛教要讲的到达真理的途径这是要说的。真理的那个东西是不可说没有错,而教学体系是到达真理的那个标的,那是一定要说。那个不说就没办法了,那我们怎么到达真理的目标呢。有没有?要体会的是这一点,我们在分别,我们在用功的也是这一点。

    至于那一个,那就不用说嘛。也没有人叫你一定要说,因为也没有人说得出来。因为那个部份是唯佛与佛始能知之。所以我们简单的跟各位谈到这里。

    休息一下再讲。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华严六科—经教

联系信息 ·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6

0赞  0评论  52人气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4

0赞  0评论  53人气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3

0赞  0评论  206人气

华严六科-经教与行法 02

0赞  0评论  48人气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