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册 03 ​人生舞台,我在哪里?——生命故乡的呼唤

0|0评论|23人气|2021-11-06 14:06:11

  

我们来到世间这个大花园,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人生舞台,从出生到死亡,我们在哪里?我们如果对此毫无认识,将会像是舞台上突然冒出的一只小老鼠,东张西望,看到能吃的就抓来吃,不能吃的就糟蹋一番,然后匆匆消失。这样的人生与小丑无异,很快就被历史的时光隧道所吞噬,虚晃一遭,只是过客,没有人认识你;你死了,太阳照样升起落下;你来了,还是一样,来了又走,白白走一遭,毫无意义。


如果是很认真地在人生当中挖掘一番,攫取所得,那也很可能是社会所谓的政客。如果认真挖掘,所得却是一份破坏性的成果,那就成了人生的黑客。不管是人生的过客、黑客或政客,都是很悲惨的角色,然而这种人却普遍存在于我们的社会,报纸、新闻里所报导的几乎都属这三类人。我们试着来理出一个头绪,看看这三种人是怎么产生的?


事实上,他们有一个共通的特色,就是在人生舞台上找不到定位,结果慌张恐惧,为了肯定自我的存在,只好用自认为可行的手段,遂行人生的目的,或是盲目应付过去,活在肤浅的包装纸人生里。他们的可笑、无奈,如小丑一般,在在都透露着本身无非只是人生的过客而已。


很多人或许不甘心如此,他很认真工作,但认真到最后,带着几分无奈离开人世,背后遗留的却是一大串的破坏。这种人因为难以达到自己的理想,所以往往加倍努力而为,结果原来美丽的世界被他破坏得一塌糊涂,这便是所谓“人生的黑客”。


另一种人好像也很有福报,拥有权力,也兑现了某些理想,虽然表面上好像没什么破坏,事实上他的破坏程度可能更大,因为本来的情境完全被改成他理想中的样子,结果我们发现到头来这里不对劲,那里也不对劲。这种是“人生的政客”。


这些人纯粹都为了生存而努力,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人生舞台究竟是在干嘛。但是我们必须体会到为生存而努力的人,其实是在生死边缘——不是生、就是死——挣扎的人。换句话说,他的一生没有弹性,非生即死,非死即生。这种在生存边缘挣扎的人,事实上很可怜,也很痛苦。


人生舞台是给我们生活的,这生活、生命的本身富有弹性,具有空间。在这个舞台里,我们能够很优雅、很有尊严、很有风度的走台步。生存已经不是非计较不可的事了,所以不必为一丁点儿的事斤斤计较,生命不再只是生与死的问题而已,它还有更大的空间可供舒展,在成败得失、是非毁誉之间,依然可用优雅的态度去面对它,这就是风度。我们可以用欣赏的角度来处理人生的种种是非得失,生命的尊贵就在这里展现,否则徒然为了生存,也只有浮沉生死海了。


今天有很多人因为没有钱而不能活下去。各位,没钱会活不下去,那只是因为把自己锁在钱的象牙塔里。四十年前,谁会有钱啊?乡下地方常常为了一毛钱不还,两家大打出手。“你还了没有?”你说有还,他说没有,只为了一毛钱便打起来了。想想看,今天哪有人为一毛钱而大打出手的呢?


现在人吵的,不是为了区区几毛钱,也不是为了那一、两百万,而是一口气的问题。做人有没有生活的空间,就看你是不是活在那一口气里。哪一口气呢?用名牌、用好东西,要在金碧辉煌的饭店里跟人家交际应酬……活在这一口气里,便是在生存的边缘里挣扎。如果为这一口气赌到底的话,那根本就没有生活空间可言;失去了生命的弹性与空间,所以活得没有风采、不够优雅,甚至毫无尊严。


这就是我们对人生舞台的一种认识。你能不能区分自己是为生存,还是为生活而存在?不要以为王公将相很好,他们为了生存而处心积虑、勾心斗角。但我们却可以远离这一切,管他什么庙堂楼阁!钟鼎山林,悠游自在,无有逼迫和恐惧,生活便能很有风采、很有深度。这时候看清了人生与生命所为何来,那就可以自我定位了。人一旦清楚自己的定位,就会发现人生的舞台既不是打打杀杀,更不为了生存斗争的那口气而挣扎吶喊。人生舞台非常宽广,可以悠游自在,可以在山林间品茗下棋,可以采菊东篱下,永远活在桃花源里。


反观自己,是否曾经问过:“我是谁?谁是我?”你常常说:“我是某某,你是某某。”其实这只是名字,正确的应该说,我的名字叫什么。严格而言,这个“我”的思惟模式,跟真正的“我”是不一样的。自我介绍时,我们都说我的名字、我的家乡、我的工作、我的嗜好……“我的”那个“的”,是一个包袱。假如真的能介绍“我是……”那还需要介绍吗?我就在这里了,我就是我,何需多言。然而我们很少仔细认识这个问题,因此产生了一种矛盾,活在“我的……”那个模式里,而非活在“我是……”的真实里,于是便产生了一种错乱,活在一个假象的我里面,而不是活在真我里。


各位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是什么?”“我是谁?”你是不是活在“我的名字”里?人家说你名字怎样,你就为此大战一番,你究竟是为了名字还是为了“我”?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实在”、“我的存在”?一旦能了解“我的存在”,你将会发现今天所生活的地方,可能跟你本身的存在完全无关。


今天我们就是无法弄清楚本身的角色,所以一直迷惑,就像那只跑到舞台上的小老鼠,东张西望以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牠追逐想要的东西,没办法肯定本身的存在,哪里有食物就往哪儿跑。财、色、名、食、睡等等,不同的动物被不同的东西所吸引,各位想想,你被什么东西所吸引?被什么吸引,就是什么动物。


你有没有认识到自己?认清以后,便可以重组这一切,然而我们没有办法,所以总是被吸引走了。没有了“我”,你看不到自己的本来面目。所以修行常常会问这样一句话来鞭策自己:“我是谁?”叫什么名字,自己当然知道,爸爸是谁、身在何处,当然也知道,但这些都是假象。真的“我”是谁?是什么?有没有认识到?本来面目是什么?你清楚吗?


“我”,这么一个简单的东西,连自己都不认识,那是人生在世最可悲的一个盲点,它使我们迷失了。你所看到的这个“我”,其实只是个影子和假象而已,因此总是无法肯定自己。要如何肯定自己,其实是人生真正必须奋斗的里程。要认识自己,必须先把“我的……”这种思惟模式做一番改造,这便是生命改造的工程。你能在这里有所觉醒,才能认识到“我是谁?”


第二个问题,“我在哪里?”人生舞台上,我在哪里?这就牵涉到前面所讲的定位问题,你定位在哪里?“我是谁?”这个问题太抽象了,但是“我在哪里?”的问题,却可以帮助你作意修行、帮助你定位。


你能够肯定自己的存在、为生命定位,你亦将逐渐转化,变成宇宙中那个万能的、全能的主宰。这一点,可能让你感到很震撼。任何宗教都说宇宙有个万能的造物主,但我在此提醒你,那个主宰、造物主其实是你自己。反之,被别人定位,就永远只是人家创造的一个棋子,只是宇宙中的一个因素而已,这个因素将随波逐流,以佛教的术语来讲,叫作“随业流转”。你将随波逐流,随个人身、口、意所造的业而流转。然而一旦你开始定位,启动生命的改造工程时,整个宇宙、法界的因缘,将以你为中心而重组、开展。所以在人生的舞台里,我们自己的定位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基本上,定位有两个层次,上次已经提过,一是定位在美丽的人生里,其次是定位在美丽的世界里。定位在哪个层次,我们都不反对,这是个人自由意志的抉择,并不是要把人绑得死死的。你认为美丽的人生重要,那就定位在那里,独善其身;你有广大的社会责任心,除了要让自己觉醒、拥有美丽的人生之外,也要促使整个社会觉醒,拥有幸福,那就定位在美丽的世界里。你愿意这样定位吗?如此一来,所要承担的责任和痛苦,将会比定位在独善其身时大得多。无论如何,一定得要定位。


人之所以不会定位,是因为迷失在人生的舞台上。今天我们必须从人生的舞台里醒悟过来,而后才能够定位。至于定位的抉择,需要本身来肯定。定位在哪个层次,是个人涵养与家教的问题。同时也由于我们从整体的生命洪流,只能看到现阶段的人生舞台,因而选择眼前如此定位。事实上,在整个生命的洪流里,我们有很多舞台,经常改变角色。在这一期生命里,从这个人生舞台觉醒以后,你想要定位成一位专家也好,一个简单的职场工作人员,或者一个家庭主妇都可以。定位成“专业的”,这个“专业”指的是生命学上的专业,也就是生命教育当中一个重要的立足点。期盼各位能从此处,开始正视生命的问题。


接着要谈个人觉醒到社会觉醒之间的关系。个人要如何觉醒,这个工程在生命的专业术语里,称之为“智正觉世间的建设”。所谓“智正觉”就是指智慧与觉醒。人,由于活在错误的观念和思惟模式里,所以老是自陷于象牙塔中钻牛角尖,看不到全方位的生命,不知生命的整体状况。因此,我们必须跳出这个窠臼,由此进行全盘的改造,以便拥有一个非常觉醒、自在、解脱,没有框框、不僵化、毫无意识形态的人生。这就叫作“智正觉世间的工程建设”或“智正觉世间的生命改造工程”。


这个工程不会一开始即一蹴可几,达到完全圆满。如果能一直到达圆满的境界,那叫“成佛了”,这时候你是整个宇宙的重心与主宰,是全能的、万能的;宇宙、法界中的一切因素、因缘都以你为核心,你可加以重组,任凭自己当家作主;生命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一切了然、清清楚楚。这是完成智正觉世间的生命改造工程时,所达到的止于至善的领域。


可是有些人发现,他不一定要到达止于至善,也可以带动整个社会,让每个人同时臻至止于至善的境地。这种觉知——觉知到社会的存在,觉知到人人之间所存在的那份关系——实在需要一个非常广大的心量。当一个人能够开始反省,觉知到自己的迷惘而愿意重新过醒觉的人生,对生命进行一番改造,这已不容易了。因为他的生命能量大概还不足,无暇顾及他人,所以能够守住自己坚持的这条路,已经非常不简单了。这时候,要他发现自己还能同时带动整个社会的生命改造,那更是难上加难了。不过,一旦他有多余的生命能量觉知到社会的存在和弊端,觉知到广大群众所犯的过失,与他以往迷失所犯的是同样的错误模式时,他便有足够的生命能量可以发起。


我们当然也可以带领社会跟着我们一起觉醒,进行改造,那是非常殊胜而稀有难得的。所以佛教社会里,对于菩萨行、菩萨道之所以那么歌颂与赞叹,原因就在此。一个人之所以成为菩萨,重点不在于那个称呼,而在于本身的觉醒之外,尚能带动整个人群觉醒,让社会离开错误、迷茫的范畴;不但自己进行生命的改造,同时也带动社会的每一份子参与生命的改造工程。难就难在这里,可贵也可贵在这个地方。


先前提过,个人的重点在于那个“觉知”;自己在象牙塔里能否跳得出来,过一个全方位而富有弹性的人生与生活,而不是为生存挣扎?这是个人定位的问题。至于第二个,社会的定位如何?那就必须跟社会的主轴相结合了。


好多人在社会上奋斗,自诩拥有社会责任,但是他没有主轴,只是一厢情愿,任凭权力的欲望作祟。上一季也提过所谓“竞争的经济学”,它是以欲望为出发点,以获得最大利润为目标去进行竞争,这也是今天社会所鼓吹的。但我们所强调的,是不带有欲望的,一种和谐、圆融,能使整个社会达到祥和目标的那种经济活动。


但社会的觉知不在此处,而是怎么样让社会达到祥和、稳定。祥和、稳定会把人性当中的优点全部留下来,将人性当中的缺点全部除掉,人性的优点因此得以保存。在保存人性优点的前提下,我们再来促进物质文明的发展,而在竞争的情况下则大相径庭,人们会为了达到物质文明的发展,不惜牺牲人性。因此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结论——当物质文明愈发达的时候,精神文明就愈堕落,两者如同水火难容。我们则提醒过诸位,这是一种错误的推理。


这种错误的推理来自于竞争经济学的结论。在祥和、和谐的经济理论里,它是以精神文明为前提来促进物质文明的提升,这种情况下,鱼与熊掌可以得兼,不一定非得牺牲精神的文明。真正具有社会责任的人,是要定位在这个社会主轴上。


众多社会菁英在奋斗过程中也一再提到,要与社会主轴结合才能成功。但是他们所谓的社会主轴,只是跟社会潮流相结合,而未包含社会责任,尚无顾及人性。社会潮流有一定的脉动,能够迎合它,便能够抓住群众的心,那么货物商品便能一下子带动,造成一股旋风,我们称之为“叫座”。能够叫座,就能卖出足够的票,获得可观的利润,这叫“与社会潮流相结合”。


可是我们所谈的,不只是跟社会潮流结合,还要能进一步提升精神文明,不必牺牲人性,这一点是个很重要的关键与差异,我们必须掌握。回归人性,然后与社会潮流相结合,这才叫作“与社会主轴相结合”。能做到这点,社会的定位就成功了。最后,要为各位确定一个问题,人生舞台中很重要的一个前提——社会将因我而更美丽、更庄严,因我的存在而更具价值与意义——这个对生命的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我们如何为自己定位呢?


我们来到这个世间,从小就活在那种想当然耳的世界里。爸爸一直教你:“叫爸爸、叫爸爸!”你也莫名其妙就叫爸爸;有个女人告诉你:“叫妈妈、叫妈妈!”你就一直叫妈妈。然后长大好像懂事了,这人叫爸爸,那人叫妈妈,我是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名字叫海云,就这样子。你不知所为何来,便一直这样活下去;生命是被别人肯定的,而非自己肯定,人家认为你要这样,你就得这样。


看看电影演的、小说写的,电影︽铁达尼号︾的女主角就活在一个框框里,妈妈哭着要她嫁人:“不嫁给他,我们家破产,我就得去做女工,家里的名画就得卖……”那她能怎么办?想一想,跳不出那个框框,只好答应嫁给一个上流社会的人。这样的人生对吗?你始终是受人家肯定而存在,毫无办法肯定自己。


怎么样肯定自己生命的存在与价值?从这个地方来,我们才能觉醒,然后建立一个美好的人生、美好的生命感和生活状态,那时候才有生命尊严可言。要不然,也只是寄托在别人的阴影下活着,那叫“苟活”,不是真正的人生。


当我们能够肯定生命存在的价值以后,有能力、有生命能量足以超越自我的范围,可以带领一群人跟着一起前进时,那就证明你能肯定社会生命的存在与价值,这是人生止于至善、建构美丽新世界的一个蓝图。那时,你便可就个人的德行、性德、个性或脾气、习惯,来创造美好的新世界。谁说不能运用自己的个性和脾气?不过这种脾气跟习性,将会展现美好的一面,没有黑暗面,更无所谓的盲点,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样的生命特质、性德、德行要如何展现出来呢?就从训练当中来,必须接受完整的生命教育,才能展现美好的性德,此即“生命的改造工程”,要不然,你只是想当然耳。自己想的,不算!因为我们的大脑都在错误的模式里运作,没有办法走出生命的质感来。


什么是错误的模式呢?用大脑进行所谓合理的推理,就是错误。我讲这句话,不一定是真理,但是我们在社会上,都受过相同的教育与训练,你我都在台湾长大,我也是中兴大学毕业的,受过纯理论的训练。既然如此,你、我都用大脑的合理推理,那为什么你的答案跟我的不一样?看看政坛,民进党的推理为什么会和国民党推理的答案不一样?冲突为什么产生?


因为合理的推理,不一定等同真理。合理的推理有个假设的前提,而假设的前提即是“假的”前提。各人用各人的假设,都是假的,而不是真的。真理是“真如”,不是“假如”。真理的答案不是用大脑的逻辑合理推演出来的,记得这个部分!


这我以前都提过,那么要如何思惟呢?姑且名之为“生命的推理”。生命是不用推理的,但相对于大脑的推理运作,我们姑且称之,其实应该说是“生命的思惟模式”。这种思惟模式,你会用吗?这是人人与生俱来的,按理,应该谁都会用。宇宙中思惟模式千千万万种,只有一种错误,用大脑的就是错误。


解决人生问题不能用大脑,大脑只能解决知识的问题,唯有用生命的思惟模式,才能真正解决生命的问题。当我们很透彻地肯定、了解这一点以后,人生还会有空虚吗?人生哪有无奈?人生之所以有空虚、无奈和恐惧,就是因为用大脑思惟。你没办法解决生命的问题,因此便常常走入一种空虚、无奈的状况里,你会说:“明明就这样,我有什么办法?”


社会上有很多“恶妻孽子无法可治”的情形,其实恶夫也一样,碰到恶夫,太太就无奈了;碰到恶妻,先生也无奈;碰到不孝子,父母都无奈。为什么?因为都用大脑去处理,这时你所给予的一切,对方不能够如实拥有,生命的无奈感于焉产生。你会发觉所有的认真与努力似乎都成了一片空白,空虚当然油然而生,这都是我们对生命无法肯定的缘故。


若要肯定自己的或社会的生命,必须注意,过度使用大脑绝对没有好处,它不能帮我们解决问题。唯有透过生命的思惟,肯定存在的价值,才能真正解决生命中所存在的问题。因此,无论你肯定的是自己生命或社会生命的存在价值,都无所谓,只是大小之别而已,它们都是真理。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会发现自己的生命非常有价值,灿烂、光亮、色彩缤纷,而且馥郁芬芳!


看清楚了人生、看清楚了生命的存在,人生还有什么空白呢?看清楚了周遭环境和自己的角色,人生哪有空白、哪有空虚、哪有无奈?

祝福各位,生命拥有芬芳、拥有灿烂,阿弥陀佛!


0收藏文章 0赞起来+1

能心

禅 · 上海市 浦东新区 三林 

查看更多

留言板(0

添加表情
登录后评论

你可能还喜欢 换一换

收藏
创建收藏夹

创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确定
留言 点赞 收藏